sx8fd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爛柯棋緣 真費事-第761章 胎動邪靈相伴-212tz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胎动得厉害,确实是要生了,不能拖下去了,计先生以为如何?”
摩云老和尚的话打断了计缘的思路,而床上妇人虽然因为计缘的虚点封穴减轻了痛苦,但依然冷汗之流,确实也不适合多想,也更不可能对胎儿下狠手。
不过就算黎夫人要生了,就算计缘和莫云和尚在,但他们两也不是挥挥手就能让胎儿诞下的,尤其是黎夫人肚中的这个,还是以更自然的方式降生比较合适,就连黎夫人身上都不可以太过施法刺激。
屋舍外头,因为莫云老和尚的手段,等在外面的黎平和黎老夫人等人并没有听到刚才屋内妇人的惨叫,此刻还不知情况,甚至不敢到半开的门口张望,生怕触怒了国师和计缘。
正在众人好奇屋内如何了的时候,屋内的丫鬟“砰”的一下拉开门一下冲出了门口。
“老爷,老夫人,夫人快要生了,计先生和国师让你们将产婆找来!”
黎平还没说话,站在一群仆人中间的一个老妈子就挥起手来。
“哎哎,在呢,产婆在呢!”
自从一年多以前,每当黎夫人状况比较差的时候,这老妈子就会被招到黎家来,很多时候一待就是几天,为的就是那个可能的万一。
来来回回钱没少拿,忙一次都没帮上,产婆心里也挺在意的,这会听到终于要生了,赶紧站出来,本就是农家人,连原本背熟的黎家规矩都忘了。
不过这会哪怕是治家很严的黎老夫人都没心情怪罪产婆了,黎平更是赶忙道。
“那还不快进去!”
“是,对了,热水、毛巾、铜盆、剪刀……快准备好,马上都送来!”
黎平立刻看向身边下人。
“还愣着干什么,去准备!”
“是!”
产婆和几个丫鬟一起进了屋子,更多下人则手忙脚乱地散去,各自去准备东西。
黎平这会也想进去,立刻被原本坐在一旁的黎老夫人拉住。
“你干什么?”
“孩儿也进去啊!”
“你懂不懂规矩,里头现在开始就是阴房,看皇上专程派国师过来,或许是要恢复你官职,本来就进步的,现在更是不可进了!”
黎平一拍脑袋,只能在边上干着急,他现在可没那定力如母亲那样能坐在廊道侧板上。
没过多久,一桶桶热水和诸多毛巾以及干净的剪刀都被陆续送入屋内,屋门也被从内关上。
外头的人在干着急,屋内的人同样紧张不已,甚至可以说被吓坏了,就是接生经验丰富的那个老妈子也被吓得不轻。
在他们面前,黎夫人的肚子正在不断隆起收缩,隆起又收缩,更有一些人手人脚的形状浮现,还带着一丝丝诡异的光亮从内透出,让他们能看到腹中胎儿的样子。
“这……这……”
老妈子吓得在一边不敢上前,计缘朝她点了点头。
“稳婆莫怕,就算有什么事,计某和国师也能保你周全,尽量不要伤及他们母子,尽你所能接生吧!”
“哎……知,知道了……”
老妈子硬着头皮也得上,先是将准备好的大块红盖头盖在黎夫人的腿上。
莫云和尚更是在此刻念珠甩了甩,令床边帐纱撕下一块,落到床面上撑开罩住了黎夫人的半个身子。
产婆先是自己在热水里洗手,然后开始安抚产妇。
“夫人,曲腿……不要这么快喘气,喘几口气再憋气使劲……”
“啊……”
黎夫人再次惨叫起来,仿佛腹中胎儿也知道此刻准备差不多,产婆迅速帮黎夫人脱掉睡裤,已经能见到羊水在迅速流出。
“啊……”
黎夫人惨叫声中,一阵红光在腹中变换,将产婆煞白的脸色都照红。
“噗……”
一片血雾飚出,产婆下意识伸手阻挡并闭上眼睛,但脸上和身上不可避免的被溅了血,连莫云施法遮挡的沙帐都染红一片,但稳婆这会反倒不慌了。
“快,毛巾!”
见丫鬟被吓傻了,稳婆直接自己走到脸盆那边揉毛巾,然后给妇人下身擦拭血迹,然后再换洗毛巾,边上妇人的贴身丫鬟也反应过来,赶紧一起过来帮忙。
“啊……”
妇人一声痛呼,口中的枣核都差点吐了出来,计缘干脆伸手虚空一点,只见将枣核粉碎,一股灵气迅速溢出进入妇人口腔,而枣核碎末则全都从口中飘出。
“心明心清观自在,忘愁忘忧念安定,相中安,相中稳,色身不灭,神魂安宁……”
莫云老和尚不断拨动念珠,淡淡的诵经声回荡在整个屋中,为众人和产妇带来安宁,计缘则再取出一个枣子,直接将枣子整个粉碎,抽出其中灵气,裹挟着果肉一起送入妇人口中。
屋外的黎家人早就焦急坏了,而且一直能听到屋内妇人的惨叫声,时不时还能见到丫鬟出来倒水,全都是被血染成鲜红,令观者以为这一盆全都是血,很多胆小的小人看得都有些晕眩。
“出来了出来了,夫人用力啊!”
稳婆见到孩子的头出来了,赶忙伸手去拖住,然后让妇人继续用力,只要出来再多一些,她就能帮着助力一把。
“呜哇……呜哇……呜哇……”
血淋淋的婴孩忽然开始大声啼哭,声音尖锐刺耳,仿佛要炸穿所有人的耳膜,不过计缘反应更快,几乎在同一瞬间就已经施法圈住了这声音的一部分威能,所以就连最近的稳婆都只是觉得耳朵嗡嗡作响,除了最开始一声刺耳,后面至多觉得有些吵,并无什么身体伤害。
但这啼哭最开始的一声已经随着穿透性极强的声浪传递出去,仿佛穿越了九天。
“轰隆隆……”
天空一声沉闷的雷响,计缘和摩云全都抬头,看的自然不是天花板,而是仿佛穿透屋顶看向天空。
只不过计缘看的是九天之上,而摩云更多着眼于黎家府邸上的气相,在老和尚眼中,黎家大吉大利的气相正在隐约改变,变得晦暗不明,吉凶说不准,但这孩子绝对不凡倒是更确定了。
外头的黎家人也全都激动起来,听声音显然是已经顺利生产了,至少孩子是没事,只是却没有人立刻从里头出来报讯,也不知道生男生女。
而屋内的人,除了计缘和摩云和尚,再次被吓住了,稳婆脸色苍白,捧着才被剪断脐带的婴孩的手都在微微发抖。
这婴孩明显是男孩,比寻常孩子大了一圈,带着一头浓密的红发,也不知道是不是血染的,而且生来便张目,一双眼睛睁大,在此刻沾血的婴儿身体上显得有些骇人,边哭还边无意识地看向室内所有人,关键产婆还感觉到手中的婴儿一阵热一阵冷,变来变去十分诡异,简直不像是人。
接触这婴儿视线的人,除了计缘和摩云都心头发憷,哪怕是婴儿的母亲黎夫人,此刻感觉去了半条命后终于解脱了,看到自己的孩子望来,心里有的不是慈爱,而是恐惧。
“小孩子,还是多睡一下比较可爱。”
计缘平和的声音响起,伸手轻轻抚在不断“哇哇”啼哭的孩子额头。
下一刻,孩子蹭了蹭头,声音开始安静下来,然后慢慢闭上眼睛睡去。
只是即便如此,产婆还是身体僵硬得很,好一会才缓和过来,小心地简单清理一下,将婴儿放到黎夫人身边的时候,却吓得黎夫人抖了一下,被折磨了快三年,没有谁比她这个做娘的更能感受到这个孩子的恐惧了。
所幸黎家这种大户人家是肯定会有乳娘的,不用黎夫人自己喂养。
没过多久,一个丫鬟很快冲出了屋子,告诉黎平和老夫人。
“夫人生了,夫人生了,生了个男孩!”
“生了,男孩?”“男孩?”
“太好了!太好了!苍天有眼啊!”
“太好了……”
外头的人之前听到婴儿啼哭,早就已经等不及了,此刻听到消息也是神色激动,黎平更是直接吩咐。
“让稳婆把孩子抱出来给我看看!”
丫鬟点点头就进去了,一会之后稳婆才略有紧张地抱着孩子到了门口,强颜欢笑道。
“恭喜黎老爷,恭喜黎老夫人,是个男孩……”
“好!好!重重有赏!”
老夫人笑得面容起皱,拍着手直叫好,黎平也略显激动,只是当他伸手接过孩子,顿时感觉到一阵凉意从手臂上窜入全身,令他打了几个寒战,然后又是一阵热流涌动。
“黎老爷稍安勿躁,此子怀胎三年才降,自然有些不凡的……”
摩云老和尚的声音传来,他同计缘也一起到了门口,后者看着孩子,淡淡道。
“这孩子马上就要饿了,快给他准备吃的,最好直接准备好鲜奶用碗喂他,不要直接让乳娘抱着喂,会吸干的……”
计缘尽量说得委婉些,一边的摩云老僧也直言补充道。
“黎大人,这孩子不可等闲视之,随便让乳娘喂养,会出人命的。”
“哎哎,好!”
黎平不敢怠慢,将孩子递还给稳婆,吩咐下人操办眼前事去了,而计缘则皱眉看向屋外天空,在他看来,黎府气相更为诡异了,更是隐约能感觉到天边有一股躁动的气息。
天空开始昏暗起来,那是乌云急速汇聚。
“轰隆隆……”
又一声雷鸣过后,哗啦啦的大雨就落了下来。
“咔嚓……”
一道落雷直接劈落在黎府周围,将府上的人都吓了一跳,摩云老和尚口中佛经不断。
“善哉大明王佛,计先生,刚刚小僧好像察觉到邪气和灵气都在汇聚……但再看却并无变化,可否是小僧道行不够,所以产生了错觉?”
计缘看看身边的和尚。
“并非错觉,这孩子天生食气,灵邪不忌,汇邪聚灵,精怪妖魔都会被引来的,而且似乎会先来一个老相识……”
计缘眯眼看向天空,此刻虽然并没有瞧见什么,但心中天人交感,隐约间好似能预见什么,背后的青藤剑更是已然轻颤。
“嗡……”
这种剑鸣声极低,却让摩云老僧有种浑身汗毛过电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