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fdyj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芝加哥1990 txt-第一千七十九章 未脫離危險閲讀-ll4i2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这家医院各方面条件都一般,斯隆毫不费劲溜了病房区,穿行在走廊里,从一个个门口往里看,很快找到了合适的目标,一位脚上打着石膏,正扶墙艰难行走的白人姑娘,身高体型都和自己接近。
“Hi!”
她主动打招呼,“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也是车祸?呵呵,进来吧。”对方抬头,看到她身上的血迹后很友好的笑道:“真倒霉,是吗?”
“是的……呃,恕我冒昧,我想换一下衣服,你有换洗的吗?我可以付钱……”
斯隆从口袋里取出个精致的金属纸钞夹,上面夹着厚厚一叠对折的崭新二十刀。
“哈,不用,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白人姑娘扫了眼她那一身显然很贵价的职业套裙,“我这只有居家的衣服,医生说要尽量穿得舒适,都很旧了。”又一蹦一蹦地走回储物柜前,从里面拎出来一个大旅行袋,将里面的衣服倒在病床上。
“没关系,真的很谢谢你。”
斯隆过去,本来想随便挑两件,但面对一堆卡通风卫衣和纯棉运动长裤实在下不去手,难以自抑地拨拨捡捡,最后挑中一件,也是唯一的一件北欧风毛衣,碎花衬衫,以及条蓝色牛仔裤。
“ah?眼光很不错。”白人姑娘也不知道是真心称赞还是阴阳怪气。
她向对方挤出个笑容,又看到了几套还没拆包装的纯棉内衣裤,拎起自己的衬衫领口往里看了看,“我坚持付钱。”也伸手拿了一件夹在腋下,打开纸钞夹。
“不用。”
“我坚持。”
“好吧……可以了。”白人姑娘抽出一张二十刀晃了晃示意。
她对眼前那张绿色米刀愣了愣,又有点想哭。
“你可以在这换,把帘子拉上就行。”白人姑娘说。
“好的,谢谢……呃,电视机可以……”
“你看吧。”
‘据可靠消息称歌星APLUS身中多枪,目前生命垂危……在被枪击之前,他曾多次在不同场合提及有人要暗杀他,在互联网上的最后一次发言是指责微软总裁鲍尔默,他称微软涉嫌垄断和不正当竞争,鲍尔默正在出卖灵魂……APLUS目前拥有大约价值一亿五千万到两亿的网景股票……’
边看新闻边将血迹斑斑的衣服换下,塞进对方提供的购物袋,“很合适。”白人姑娘打量着她,用手比划着鼻翼两侧说:“但需要补补妆。”
她苦笑,“我会的,谢谢……那……再见?”
“Bye。”
她出门又去了趟洗手间,刚才换衣服时发现腕表上的血迹忘记清洗了,盯着从APLUS宋亚的梵克雅宝闪闪发光表带上随水流消失的血珠,她捂住眼睛,手撑着洗手台,陷入回忆……
她正和琳达与戈登商量明天录制的细节,突然不知什么方向的枪声响起,戈登就和A+CN的黑人工作人员以及琳达瞬间全趴在了地上,只剩自己还傻愣愣地站在原地,她看到有人骑马向土堆上正张开双臂的APLUS冲去,更多的枪声响起,APLUS身体突然激灵了一下,手按住脖子往回跑。
“你疯了!?”琳达爬起来将自己的肩头往下按,“快卧倒!”
她扑倒前看到APLUS也一头栽倒在积雪里,“NO!!!”琳达在耳边痛苦地大叫。
骑马的人冲到近处用手枪补枪,但很快被老麦克带人击退,现场一片混乱。
“把车开过来!快!”老麦克大吼。
琳达好像晕过去了,她不知哪来的勇气,把压在身上的水桶大妈推开,在保镖将车开到近处停下的时候也冲到了跟前,APLUS背部朝上,嘴里啃着雪和泥,黑色风衣周围到处是斑斑血迹,看起来已经死了。
“OMG!”她无助地捂住嘴,雪还越下越大,和泪水一起迷住了双眼。
“急救包!”
老麦克边在APLUS身上摸索边喊,保镖从后备箱取出急救物品,两人简单处理了下就一同将APLUS弄上了车,“你下去!抓到那些牛仔,再去看看马沃塔他们怎么样了!”老麦克又疯了似的对那名保镖吼。
“斯隆,你按住他这里,还有这里。上来,别像个被吓傻了的小女孩!”
她赶紧钻进打开的车后门,按老麦克的指挥做,她看到老麦克一边飙车,一边咬着绷带处理胳膊上的伤口……
不,不是回忆的时候,她深深吸气,取出口袋里的小化妆盒快手快脚补妆,然后对镜抿抿大红唇,小拇指勾去嘴角的多余口红,又利落地将头发拢好,匆匆赶回急救中心门外。
这里已经来了大量警员把守,很多制服警正靠着墙喝咖啡,任便衣重案探员们穿行忙碌,主要工作就是色迷迷地打量年轻护士,她经过时还有人小声吹口哨。
“情况怎么样了?”她走到正和一名便衣探长说话的古德曼、哈姆林面前。
“还没脱离危险。”
古德曼面色凝重的摇头,并和哈姆林不约而同上上下下打量她。
“有事吗?”
她挡住毛衣上的卡通驯鹿。
“没有没有……”
“嘿!那是什么?老家伙!”
这时候探长冲老麦克嚷嚷了起来,从现场赶过来的两名APLUS保镖正将一些胶卷交给他,被探长的火眼金睛发现了,“那是现场照片吗?”
老麦克翻了个白眼没理,把胶卷收进口袋,哈姆林用手推住正带人冲过去的探长胸膛,“他会配合警方的,在得到我们律师确认的前提下。”
那就是不给我们咯?“吸血鬼!”探长骂骂咧咧也没办法,只好先找保镖录口供。
“斯隆,帮我弄发言稿。”
哈姆林招呼她走到外面窗前,电视台的直升机已经被院方赶走了,正在飞离,楼外医院门口全是警车,还有成群的记者,警员们排成列单薄的防线,将他们推到道路边,疏浚交通。
“不等医生出来吗?”斯隆问。
“医生说手术要做很久……”哈姆林停顿了下,“很久很久……”他回答。
两人讨论了会儿措辞,“斯隆!斯隆!”古德曼又叫她,“你认识他吗?”指着一位刚被允许进入,神色惊慌的西装白人问道:“他说他是CNA保险公司的人。”
“是的。”
斯隆端详了下对方,点头确认,“你的主管呢?一般都是他过来……”
“他接到电话后就心脏病发了,现在大概也在医院吧。”CNA保险公司的人苦着脸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