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c5x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重生東遊記 起點-第1070章 曼陀羅花推薦-dpaye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当时逢蒙还是一个婴儿,连话都还不会说,而外面的世界又何其凶险,烛龙担心他们母子二人在外面遇到危险,所以临下山之前,又将自己的贴身法器——擎天戟,赠予了化蛇公主,并嘱咐她将来把这柄擎天戟传给逢蒙。
后来逢蒙长大之后,果然继承了这擎天戟,并且凭着擎天戟的威力,在妖界可谓是大杀四方,无人能敌。
只可惜当年与妖圣一战,导致他的擎天戟不翼而飞,后来又被关押于忘川河底,那就更加没有机会寻找擎天戟了。
哪里料到如今才刚到大方山,擎天戟就自己飞过来助阵了,逢蒙心中的欣喜之意,简直无法言表了。
当下右手朝着天空挥了一挥,一道灵气闪过之后,那擎天戟如同长了眼睛似的,朝着逢蒙的方向疾飞而来,穿过了一众妖将的包围之后,稳当的飞落在逢蒙的手掌心中。
手中紧握擎天戟的那一刻,逢蒙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大杀四方的自己,一股豪迈之情不免滋生出来。
而且擎天戟在大方山中吸收了四千多年的灵气,早就已经灵气充沛了,此番力竭的逢蒙在握住擎天戟之后,立即感应到擎天戟的上方传来一阵温和的力量,透过他的手掌,直接融入到他的经脉之中,然后穿过手少阳三焦经,直接进入他的气海丹田之中,如此一来,这一道灵气无异于强心针,一下子就将他快要枯竭的灵气给填满了。
当下眼中精光一闪,整体修为瞬间恢复到了九成以上,手中擎天戟更是金光大作,那戟身隐隐传来阵阵龙啸之声,端的十分吓人。
“这就是传说中的擎天戟吗?”
“想不到擎天戟真的横空出世了!”
“这擎天戟看起来威力真的很强啊!”
“不愧是上古神兵!”
一众妖将见状忍不住纷纷赞叹了起来,而花药仙子站在远处看着逢蒙金光焕发的样子,更是心里一阵的崇拜之情滋生出来,这种崇拜之情是发自内心的,这么多年的修行之路,她只崇拜过妖圣青玄,如今她隐隐在逢蒙的身上,似乎看到了新一代妖圣的气质。
如此一来,也就说明她那日在半生客栈确实没有压错宝,这鸿冥的战斗力果然是非同凡响,有了这擎天戟的加持,再有化蛇一族在背后撑腰,那他取代妖圣青冥,成为新一代的妖圣,简直就是早晚的事情了。
“哼哼。”
此情此景,花药仙子不由得嘴角一扬,露出一个得意的冷笑。
“给我杀了他!”
“还愣着干嘛!”
“一起上啊!”
这时还在上空中与南海鳄神斗法的冥王,大声朝着地上愣住的妖将们呵斥了起来。
听到冥王的呵斥之后,众妖将这才从方才的震惊之中清醒过来,当下纷纷亮出兵器,朝着逢蒙疯狂的进攻。
而且这一波进攻比之前还要猛上三分了。
因为此时逢蒙的手中持着上古神器擎天戟,此戟的诱惑力之大,可想而知,他们这么多妖将跑到大方山,为的是什么?
为的不就是想抢夺这擎天戟吗?
如今正主出现了,焉有懈怠之理?
不过这一次妖将们可能要失算了,因为逢蒙拿到了擎天戟之后,力量已经恢复到了以前的八九成,而且有了擎天戟加持,他的战斗力瞬间翻倍,早就已经无惧这些妖将的进攻了。
当下将手中擎天戟一挥,力量所及之处,冲在最前方的两名妖将当场被无形的力量给斩成数断,死状很是惨烈。
斩杀了最前方那名妖将之后,逢蒙并没有丝毫的停留,立即冲到了妖将大军之中,手中擎天戟左右开弓,每一招击出,都会有妖将应声倒下,现场可以说是血肉横飞,惨叫连连。
见大表哥大发神威,赢郁和赢积等人又哪里敢懈怠呢,一个个跟在逢蒙的身后,一同冲锋陷阵,四人这一联手,威力更是无穷。
也就一转眼的功夫,场上就已经发生了本质的变化。
原本步步紧逼的妖将们,此时早就已经被杀后溃不成军,一百多号妖将,也就是死剩下不到二十名妖将还在苦苦抵挡,而且这二十多名妖将的也都是缺胳膊缺腿的,看起来很是悲惨。
不过出人意表的是,花药仙子却是一点事情也没有,她没有受到半点伤害,虽然一直在与逢蒙交手,但是逢蒙每每出手之时,都会留三分的余地,所以等到那些妖将都快要死绝的时候,花药仙子也仅只是胳膊上被划了一道口子罢了,根本对她产生不了什么实性的影响。
“砰……”
随着最后一名妖将应声倒在地上,一百多名妖将,转眼间全部死于擎天戟之下,那擎天戟在饮了血之后,变得更加金光闪闪,尤其戟身上雕刻的那一条独眼龙,此时更是栩栩如生,仿佛这根本就不是雕刻的,而是一条呼之欲出的真龙,此情此景,倒也无愧于上古神器的称号了。
此擎天戟威力之强,恐怕只有像金箍棒那样厉害的法宝才能与之硬碰了,当然二郎神的三尖两刃枪,以及哪吒的火尖枪肯定也是完全不输此神器的。
不过手持擎天戟的逢蒙,其战斗力可不在哪吒和悟空之下,之前在没有神器的情况下,他还与悟空斗了三天三夜,并且不落下风,若不是小猴子孙影前来搅局,他也未必会被孙悟空给打伤。
所以此番拥有了擎天戟之后,他就更加不怕悟空了,若是单打独斗的话,他未必会输给悟空。
且说他将最后一名妖将给杀死之后,现场原本黑压压一片的妖将,此时却已经是尸横遍野,一阵血腥味在四处弥漫,而逢蒙则手持擎天戟站在原地,脸上写满了坚毅。
阳光从背面洒在他的身体上,将他高大的身材点缀得更加伟岸。
这是逢蒙在妖界的第一场大战,也是他的回归之战。
自此,妖界的天空便算是要变色了。
“呼……”
看着前方杀红了眼的逢蒙,花药仙子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暗叹自己当初果然眼光好,若不是与他达成了共识,那么今日血溅当场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至于赢郁等人则相对比较平静一些,虽然说他们与这个大表哥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集,可是早年也曾听父亲说过一些关于大表哥的事迹,知道这个大表哥实力非凡,如今看来,父亲果然没有说谎。
而在上方与南海鳄神斗得不可开交的冥王,自然也是察觉到了现场的变化,此时的他心中更是惊诧万分。
原本以为自己带着三大弟子外加一百多名三千多年的妖将前来,拿下逢蒙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哪里料到一转眼的功夫,就发生了番天覆地的变化。
最可怕的是,现场自己带来的人里面,除了花药仙子之外,就剩自己孤家寡人了。
原本还以为自己必胜呢,现在自己的处境却是万分危险了。
这样的转变显然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
原本这冥王的法力就与南海鳄神相差不多,虽说他胜不了鳄神,但鳄神想要胜他,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二人就这样斗法的话,就算斗上三天三夜也未必会分出胜负。
可是此刻的冥王早就已经没有了争斗之心,除了想要逃走之外,他别选择了,毕竟一个小小的花药仙子,根本就起不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就算二人联手,也不可能再逆风翻身了。
所以此刻他根本没有闲心再顾花药仙子的死活,只想找个机会逃走罢了。
不过他越想逃走,他在打斗中的章法就越乱,以至于交手了一会儿之后,他就已经处于下风了。
“受死吧!”
此时南海鳄神的士气正高,一见对方心中有了逃走之意,鳄神立即加强了进攻,手中大刀前往隔空一劈,一股强大的上古原力迸发出来,劲直朝着冥王狂轰而去。
而冥王此时正想着逃走呢,哪里料到南海鳄神会有如此拼命的打法,心中大惊之下,连忙举起自己的白骨鞭往前一挥,同样一股强大的力量迸发出来,与鳄神的法力撞了个正着。
“砰……”
但听一阵轻响传来,鳄神的法力劲直震开了白骨鞭,然后重重击打在了冥王的身上。
冥王伧促应战之下,不小心便被震得往飞出去,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径直跌落在地上。
待到跌落在地之后,他不敢有丝毫的停留,立即双掌往地面一拍,力量所及之处,身形如同弹簧一般弹了起来,然后头也不回的朝着山下的方向疾飞,试图逃离现场。
但是这一次他却失算了。
就在他刚刚飞起的刹那,却忽然见一道紫光在空中闪了一闪,随即感觉自己的右脚似乎被什么东西给缚住了一般,根本无法施展御风术。
心中大惊之下,连忙低头一见,却见自己的右脚已经被一根紫色的绸缎给绑住了,而释放紫色绸缎的人,却是花药仙子!
此情此景,冥王就算再笨,也已经知道这花药仙子反水了,但是他仍然有些不敢相信,这花药仙子怎么就无缘无故的背叛了青冥呢。
不过在他思忖之际,花药仙子已经略一发力,轻松便将他从天上给拽了下来。
本来冥王就已经被南海鳄神给打伤了,此时再被对方这一拽,身体悬浮在空中根本不受力,于是身形一恍,便被拽得跌落在地。
与此同时,逢蒙已经身形一恍,疾速来到了他的身边,手中擎天戟往前一递,便挡在了冥王的脖子前方。
如此一来,冥王根本连站起来的机会都没有了,更别提逃命之事。
想他冥王在万妖之城也是属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而且这些年在万妖城中以残酷的刑法著称,万妖城中很多人都叫他活阎王,每个人见了他都跟见了阎王似的,根本不敢正面和他对视。
可是现在的他却被打得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对于不可一世的冥王来说,这还真是头一遭啊。
不过相对于自己被生擒一事而言,他最生气的还是花药仙子的背叛,这件事情让感觉有些云里雾里,老想不开了。
“冥王这就想走吗?”
“咱们不应该留下来叙叙旧吗?”
这时花药仙子已经身形一纵飞了过来,并且与逢蒙并肩而立,看起来双方的感情似乎非常要好,并不像是什么生死仇家,而是老熟人了。
“你……你背叛了青冥妖圣?”
冥王生气的皱了皱眉,朝着花药仙子质问了起来,语气里充满了怒意,显然,对于花药仙子的背叛,他是绝对无法容忍的。
若换在平日里,让他知得花药仙子背叛一事,恐怕他早就已经用上了最残酷的刑法来对付花药仙子,又哪里能轮到花药仙子在这里颐指气使呢?
“背叛?”
花药仙子不从然的耸了耸肩,反问道:“我原本就是天上的花仙,若非青玄妖圣收留我,我现在可能已经死了。”
“在我的认知里,我尊敬并且守卫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青玄妖圣,至于你说说的青冥,他是你的妖圣,不是我的妖圣,我为什么要听他的话,为什么要为他卖命?”
“自从他当选妖圣以后,无所不用其极,整个万妖之城的百姓早就已经对他怨声载道了。”
“我这样做也不过是顺就天命,替天行道罢了,青冥,他没有资格当妖圣。”
“无论修为,谋略,还是胸怀,他都只有市井之徒的境界,若非妖后在背后撑腰,他能走到今天吗?”
“如今他还想着与上古魔族结盟,那根本就是与虎谋皮,这样的妖圣,他不配统领万妖之城。”
“所以对于我来说,不存在什么背叛与否的问题,我不过是做了许多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罢了。”
“至于你冥王,也不必假仁假义的来呵斥我,你的人品比青冥好不了多久。”
“在整个万妖之城中,想找你报仇的人多不胜数,而今天,就是你遭报应的时刻。”
“哼。”
被花药仙子这一通呵斥,冥王又何尝不是出离愤怒了,若放在平时,花药仙子哪里敢对他这样颐指气使啊。
可是现在却被花妖仙子骂得跟个孙子似的,最要命的是脖子处还有一柄上古神器架着呢,他想起身教训花药仙子,但是却无能为力。
内心的那种愤怒之情,自然也就是无以复加了。
冷哼一声过后,冥王生气的呵斥:“花药,你以为青冥妖圣会放过你吗?”
“你最好现在就躲得远远的,否则一旦落入我冥王手里,那我到时候要把冥宫中所有的刑法都在你身上用一遍,让你一辈子都不能忘记那种痛苦!”
“你还有这个机会吗?”
花药仙子并没有半点的生气,只是嘴角微微一扬,冷笑道:“今日你落在了逢蒙的手里,就别想着还有机会回冥宫去了。”
“你作为青冥妖圣的心腹之人,是不可能活着离开大方山的。”
“所以你现在要考虑的绝对不是如何虐我,而是想想一会儿怎么活命吧,毕竟只要活下来,才有机会对我进行报复啊!”
“哼哼哼。”
说到即兴之处,花药妖仙同样也忍不住冷哼了起来。
想她作为四宫三门之一河宫的宫主,这些年在妖界其实也是有一定势力的,但是自从妖圣青冥上位之后,她就被冷落了,地位是一日不如一日,甚至经常还要遭受到冥宫的挤兑,尤其前段时间冥宫还以调查为由,将他河中的女弟子抓到冥宫去享乐,这一点早就令花药仙子恨之入骨,如今有机会亲生杀死这冥王,心里那种复仇的痛快感自然是不言而喻。
“那你想怎么样?”
冥王眼神中闪过一丝丝的惧怕之意,望着花药仙子那阴沉的脸庞,他已经可以预知到今日的下场了。
“当然是让你生不如死。”
花药仙子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个阴冷的笑意,接着右手一扬,一道青光闪过之后,她的手掌心中多了一枚紫色的丹药。
那丹药闻起来倒是挺清香的,并且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灵气,似乎并非什么妖邪之物。
不过冥王当然不可能天真的认为对方会在这个时候给他吃仙丹,所以看到丹药的刹那,他当场眉头一皱,疾声反问:“这是什么东西,你想怎么样?”
“当然是想喂你吃药啊。”
花药仙子的嘴角闪过一丝丝的得意之色,随即右手一抬,便将那丹药塞进了冥王的嘴里。
丹药入嘴之后,先前那一股淡淡清香味此时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与冥王体内的口水稍加融合,立即变成了一股辛辣的味道,然后顺乎他的喉咙进入他的腹部,最终流入丹田气海之中。
气海是所有修行之人存贮修为的地方,也是整个身体最为脆弱的地方,一旦气海被别人给控制住,那么整个人就会完全受制于人,根本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那枚丹药进入了他的气海之后,立即生根发芽,在他的丹田之迅速长成了一颗小树模样,根部更是深深的扎进到了他的肉本之中,并且有着向经脉里蔓延的驱使。
显然,此刻冥王的神识也已经感应到了气海中的变化,当下心中一惊,连忙疾呼道:“你这妖女给我吃的什么,为何我的身体时会长出一株小树来?”
“哼哼。”
花药仙子闻言不由得冷哼一声,笑道:“冥王大人不必惊慌,这不过是一株曼陀罗花而已,你身为冥王,想必应该也知道,曼陀罗花乃是生长在极阴之地的奇花,而且此花水火不浸,如今它在你的体内已经生根发芽,那么你就无法摆脱它了,除非你自毁丹田。”
“你这妖女好狠毒!”冥王心中一惊,当场大呼了起来。
“别急,这还不算太狠。”
花药仙子以为然的耸了耸肩,提醒道:“这柄曼陀罗花注入我的一缕元神在里面,如果你想借助外力拨除此花,那么我会在第一时间感应到。”
“到时候我会催动灵力,让曼陀罗花在你的体内疯狂的生长,直到长满你的整个身体,让你变成一个傀儡。”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了,这曼陀罗花虽然阴毒,但却也并非无方可解。”
“只要你愿意与我合作一起推翻青冥,那么我可以定时给你服用曼陀罗花的解药,如此一来,他的长势就会缓慢许多。”
“等到青冥下台之后,我会把真正的解药给你,彻底杀死体内的那株曼陀罗花,之后咱们两不相欠,如何?”
“我凭什么答应你?”
冥王不满的皱了皱眉,怒声道:“我这一生只忠于妖圣,上一任妖圣青玄,这一任妖圣青冥,我的主人只有他们两个,其它任何人都休想奴役我。”
“我冥王一族从出身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命中注定要为了维护妖圣的荣耀而死,今天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但是想让我跟你们这些妖魔鬼怪同流合污,你想都不要想!”
“找死!”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逢蒙,这时也忍不住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嘴里则怒声道:“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杀了你便是。”
言罢,逢蒙手中擎天戟一扬,便准备好要动手了。
“稍等。”
然而就在逢蒙准备动手的刹那,花药仙子却是当场摆了摆手,制止道:“杀死一个落魄的冥王并不是什么难事,你只需要动一动手中的神器,就能将他的妖魂一并给灭了。”
“但是,这并非解决问题真正的办法。”
“与其杀死他,不如想办法将他纳为已用,这样你才能更大程度上扩充自己的势力,从而真正达到与青冥势均力敌,而冥王则是一个很好的突破点。”
“如果能将冥王给收服,那么青冥就等于是被斩断了一只胳膊,这对他来说,将会是极大的打击。”
“收服?”
逢蒙不满的翻了个白眼,质问道:“方才你连曼陀罗花都已经用过了,他就是不肯屈服,那还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