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5djm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神話版三國 txt-第三千六百六十八章 老套路新玩法看書-mbgg6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当然,天国副君什么的,米迦勒什么的,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也就只有一个,张任将第四鹰旗军团干翻了。
好吧,在张任的眼中第四鹰旗军团只是认识到了自身的不足,发现渔阳突骑有弄死自身的可能,所以选择了转战,要说胜利的话,除了场面上的表现,真摸着良心说,勉勉强强。
可对于生活在罗马帝国之下的基督徒来说,罗马的强盛从他们诞生开始就在传唱,虽说历史上也曾出现过各种翻船事件,但大体上说的话,罗马帝国在这一时期确实是傲立于世界之巅。
再加上罗马各种屠神事件的发生,就算是最虔诚的基督徒也认为罗马确实是足以和神角力的大恶魔。
现在来自于东方的神秘力量,当着他们的面击败了罗马第四鹰旗军团,又有天国副君米迦勒降临于张任之身,那毫无疑问的讲,张任就是主在人间的代行体,是堪比圣灵的存在。
一直渴求的大腿就这么降临在这些人的面前,就算有一些理智的基督徒有着其他的认知,面对早已陷入绝境的现实,更多的是那些渴求救赎,渴求更美好生活的信徒,这一刻他们看到了光,看到了未来。
没错,来自于东方汉帝国的这位统帅,就是天国副君米迦勒的人间代行体,就是主在人间的传话筒。
至于说为什么来自于东方,这并没有任何的问题,主可以来自于任何的方向,主的伟力是无尽的,所以不论是什么都是合理的。
对于绝大多数的信徒而言,张任就是救世之人,哪怕张任自己不知道,在绝大多数人这么认为的时候,他就必须是了。
毕竟基督徒在罗马活的太悲惨,而现在他们看到了一缕希望,岂能不死死的抓住这一抹希望。
“大致就是如此,他们认为你是救世之人,乃是他们宗教神话之中,天国副君米迦勒的化身,乃是主指定的讨伐罪孽的圣灵炽天使。”王累将自己搜集到的情报告知给张任。
“这种扯淡你信吗?”张任没好气的说道,王累的情报搜集工作做得很快,短短一夜,已经搜集完整了前因后果。
“自然是不信,但你不觉得很巧合吗?”王累笑着说道,“我们搞出来了六翼形态,和他们所谓的炽天使非常近似,而且维天之门刚好符合他们的天堂之门。”
“那你想说啥。”张任翻了翻白眼说道,“我什么底子,你不知道吗?这些东西还都是我们一起搞的。”
“我实地调查了一下,这些人和罗马之间的仇恨其实很深,只不过罗马太强了。”王累收敛了笑容看着张任说道。
“我们还和羌人仇恨很深呢,和鲜卑人仇恨更深。”张任摆了摆手说道,这年头仇恨是叛乱的理由吗?并不是!
月氏和匈奴的仇恨大到爆炸,毕竟老上单于上手将月氏王脑袋砍下来作为酒器,结果月氏在汉室找来让帮忙一起干匈奴的时候,月氏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恨匈奴。
“咱们都是和贵霜交过手的,宏刚你觉得‘地肥饶,少寇,志安乐,又自以远汉,殊无报胡之心’是真的吗?”张任带着几分嘲讽说道,这年头仇恨从来不是问题。
恨汉室的人更多,但一个国家立于世间,其他国家的人民不敢动手,只敢怨恨,那么恨得越多,只能说明你越发的强大。
“是啊,仇恨不是问题。”王累点了点头,就算基督徒再恨罗马,面对罗马人的屠刀也只能伏低做小,这就是现实。
只要足够的强大,就会有人敬畏,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强大。
基于此,在这个时代,基督徒无论如何怨愤罗马的狠辣,至少在面子上也需要遵从着罗马人的指挥,罗马在这个时代,就是欧陆的天,他们的命令,比神的命令更有效。
因为神只能在你死后清算,而罗马能让你插队提前见到你所信仰的神,就这么现实,就这么粗暴。
“可我们有力量。”王累从一旁拿起茶壶,天然冰雪融化,煮着哀牢地区的新茶,别有一番的滋味。
“基督徒没有力量,只有仇恨,我们对于罗马其实没有什么仇恨,可我们有力量。”王累饮了一口热茶,暖了暖身体之后,对着张任温和的说道,他有一个不错的构思。
汉室和罗马的仇恨并不重,至少主体上并没有打的冲突,双方虽说是霸权势力,但都有些主动维护双方关系的意思,但袁家确实是被罗马拉黑了,其中有很大的原因在于,袁家收了罗马很多讨厌的东西。
凯尔特人,安息人,斯拉夫人,这些都是罗马人讨厌的东西,再加上双方的道路存在一定的冲突,所以罗马和袁家无休无止的摩擦。
当然对于罗马而言这就是普通的地方势力摩擦,虽说投入的练兵势力很多,但对于现在已经扫平内部纷争的塞维鲁来说,这点主力鹰旗的投入,也就是以前收拾蛮子的规模。
可对于袁家来说,确实是有些拿生命进行摩擦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接收这些基督徒?”张任也不是傻蛋,尤其是在恒河的时候,张任也曾见过关羽的操作,自是对于这一套有些认识。
“为什么不呢,这些人虽说有老有少,但青壮能接近一半,而且规模足足有三四十万,而且他们会种田,也会一些简单的手工业。”王累端着茶杯转了转,看向张任。
“这个倒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提议,但这么大的动作,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而且如果我们要带走这些人,宏刚,你觉得你能组织几十万人的迁移吗?”张任看着王累询问道。
十万人规模的迁徙已经非常要命了,二十万人那已经是极其要命了,而四十万人规模的迁移,那需要准备的人力,组织的人手,绝对不是那么简简单单就能做到的事情。
别看当初陈曦和鲁肃联手,将两百万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编户齐民,又迅速的进行了安置,但那次是陈曦唯一一次在军管的前提下,下达了万一局势未按照自身估计的方向运转,直接抽杀的命令。
因为陈曦知道那种规模的人口迁徙所需要的管理能力,已经超过了自身当时掌控的极限。
在中原能做到迁徙百万百姓,还损失不大的,摸着良心去保证自己能做到的,不超过五个。
这个规模缩一半,能做到的人能成倍增加,可这都需要考虑路线规划问题,以王累的情况,现在要能做到才是见鬼了。
“我不能,但米迦勒能啊。”王累笑眯眯的说道,“信徒的战斗力虽说不强,但信徒对于神明的信仰是真实的,所以只要你是天国副君米迦勒,那么你就一定能做到,哪怕有一些疏漏,有我在一旁查漏补缺,应该也就差不多了。”
张任闻言沉吟了一会儿,回忆了一下关羽当时在恒河的情况,默默点头,确实,信徒的平均战斗力垃圾,但信徒却坚信自己的神明,也会努力的完成神明的吩咐。
“我需要和袁公商议一二,而且我们现在只是靠近了黑海营地,距离全面拿下这里,进行迁徙还是两码事。”张任想了想之后解释道,“准确的说,第四鹰旗还没跑呢。”
菲利波是一个硬茬,实力很强,之前张任靠取巧越过了马其顿防线,给对方造成了大量的伤亡,但等菲利波确定了张任的情况之后,必然会来找场子,这人能以西徐亚蛮子出身站稳罗马军团长之位,也是有着真才实学的。
“第四鹰旗还能打过由你率领的几万武装狂信徒不成?”王累笑着询问道,而张任闻言叹了口气,他不想弄虚作假,可现在形势如此,不下海看来是不成了,算了,下海吧。
“西凉铁骑有羌族护卫军,你作为镇西将军,我们益州的头牌,有一批翼骑士护卫什么的,不也合情合理吗?”王累就像是看穿了张任内心的抑郁一样,笑着劝说道。
“好吧,你说服了我,给我说说设定吧,那个叫什么米啥啥的。”张任想了想之后,有些自暴自弃的说道,自己当年就不应该走天命指引这条路,没有走这条路,自己就不会开创兵演技,不开创兵演技,自己现在就不会在弄虚作假这条路上持续前行。
王累眼见说服了张任,笑着开始给张任讲解米迦勒的设定,当然这些设定都是王累结合之前的情报整理出来的,虽说有些偏,并不完全符合米迦勒的设定,但这不重要,我堂堂天国副君放出来的话,还能是假的不成,当然是你们的福音书记载出错了。
神怎么可能会让你们一窥全貌,你们现在所看到也只是我一面而已,主与我同在,所以你们自己领悟就是了。
因为这套关羽已经玩过了,张任大致也明白其中的操作,更何况比演技,我张任可是随身自带剧组的影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