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sof熱門都市异能 重返2008年 線上看-第六百四十三章 選擇題展示-1vuc9

重返2008年
小說推薦重返2008年
唐悠悠和洛冬青将食材处理好了之后,贴好了创可贴的李达就过去炒菜了。
唐悠悠和洛冬青并没有离开厨房,两人一左一右站在李达的身边,洛冬青似乎有些无聊,在玩着砧板上的菜刀。
呃……
这迷之危机感是怎么回事?
好不容易等做完了饭,菜都端上了桌,气氛依然很诡异。
洛冬青并非不擅长伪装情绪,但是,她现在在李达面前没办法掩饰,脸上几乎是写着我有心事,李达又看了看唐悠悠,心知她们可能是有所察觉了,不然的话,也不会他只是出去买个创可贴的功夫,气氛就忽然变了。
此时三人坐在饭桌前面,李达莫名想到了最后的晚餐。
不知道这一顿会不会成为他最后的晚餐呢?
李达深吸了一口气,原本他是打算好好酝酿一下的,但其实不管怎么酝酿,这件事都不怎么好开口,最后还不如那个普通的开场白。
“其实,我有一件事想和你们说。”
洛冬青和唐悠悠闻言也是精神一震,她们知道,李达要说的事情,来了。
“你说吧。”
唐悠悠抓了抓筷子,其实,她也很紧张,虽然已经猜到了事情是什么,但没到最后的时刻,她多少还是存有一丝幻想,希望自己是想多了。
然而,李达还是开了口。
洛冬青却是没忍住,先问道:“你是想说,你和龙雅的事情么?”
李达:“……”
这才一天的时间,洛冬青和唐悠悠就知道了,果然,他选择坦白是对的,因为欺骗并没有意义,只会让她们更伤心。
李达点了点头。
也是在这个时候,他反倒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放松,就像是高考结束后的学渣,反倒是一点都不慌了。
考都考了,还慌有什么意义。
不如坦然地去接受结果。
李达缓缓说起了事情的始末。
从那个夜晚,一切错误的开始。
到出于个人性格原因,导致错误越来越严重,继而演变成了现在这样,和龙雅维持了一段时间的不该有的关系。
等李达说完,房间里安静了很久。
洛冬青一脸严肃,唐悠悠也是一样。
两人都没有说话,李达也没有再开口,属于他的回答已经结束了,李达并没有为自己辩解。
相反,他把自己心里的想法都剖析给两人听了。
他承认,一开始他没有打算和龙雅怎么样,但是,他的确是因为发生了这种事情,因为内心的大男子主义,开始对龙雅特别在意起来,然后又因为被一个人这样爱慕,内心的贪婪也开始涌现。
责任感,占有欲,色心,种种因素,最终导致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洛冬青咬着嘴唇,李达有些担忧地看着她,他很怕洛冬青会哭。
洛冬青以前也在他面前哭过,但那时候,李达知道怎么去安抚她,而现在,李达甚至不敢去安抚她。
洛冬青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最后还是没有流出来,她委屈地看着李达,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盯着他,李达看着她的眼睛,竟然不敢和她对视了。
终于,唐悠悠开口了。
“那么,你现在是打算怎么办?是想要我们原谅你,既往不咎,还是说,想要我们同意你和龙雅也在一起,我们四个人在一起幸福快乐地生活?”
这句话颇有讽刺地意味,李达知道,唐悠悠也生气了。
比起表现得很明显的洛冬青,唐悠悠这样的冷刀子威胁更大。
洛冬青本来没说话的,听到唐悠悠的提议,顿时咬牙切齿道:“不可能!我可以既往不咎,但绝对不允许那个女人还呆在你的身边!”
洛冬青都快气哭了。
之前知道李达帮助龙雅,只觉得龙雅确实是比较可怜,她也就没有过多地阻碍。
结果,龙雅居然还对李达有想法!
这是龙干的事吗?
以后不要叫她龙雅了,叫她狐狸雅!
洛冬青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了自己的底线,她轻易地就说出了可以对李达既往不咎,也坚决地表示了不可能接受龙雅继续呆在李达的身边。
这在李达的预料之中,果然,这是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但是,这并不是最完美的结果,心里还是有些堵得慌,但他知道,这已经是洛冬青最大的让步了。
她不可能再接受再多一个女人,洛冬青不会接受,唐悠悠应该也是。
李达却是不知,唐悠悠现在的心情更复杂。
她现在很后悔,其实……
那天晚上,她都已经做好了和李达发生点什么的心理准备,若非如此,她怎么会大胆地去李达那边睡。
她已经有了献身的觉悟了。
洛冬青和李达都已经不知道腻歪多少次了,唐悠悠一直觉得自己进度落后太多,跟不上他们,所以,她心里暗戳戳着急。
但是这种事,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好意思说出来,也就只好若有若无地撩拨李达了,而且,她表现得欲拒还迎,半推半就,李达更是难以自持。
但没想到,她操作了半天,最后却是引狼入室。
她低估了李达的毅力。
为了不伤害她,李达忍住了。
但李达的忍耐是有极限的。
龙雅刚好就是在李达忍耐到达极限的时候,过去稍微撩拨了一下,就把李达点着了,然后阴差阳错,就发展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这才是唐悠悠最懊恼的地方。
如果那时候,她没有那么多的小心思,也许一切都不会发生。
如果那天晚上,她能不那么害羞,像洛冬青一样,勇敢地把李达留下,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
现在,李达在坦白认罪,将事情归罪于己身,洛冬青则是怪龙雅勾引李达,却没有人知道,其实在这件事里,唐悠悠也有一部分责任,她并不是犯了最大的错的人,归根结底,还是龙雅和李达的错。
龙雅不该喜欢上李达,李达错在不该没有守住底线。
而唐悠悠只是在关键的地方,阴差阳错地推动了这件事发展。
她本意只是想和李达恩爱而已,想要维持三个人平衡的关系,却没想到,正是因为她那样的小心思,却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她心情能不复杂么?
她从一开始,就没有太生李达的气,大概是因为早就有预感,就有了一个比较长的缓冲期,再加上觉得李达也没有错得太多,她反倒是最快原谅了李达的人。
之所以讽刺李达,看似挖苦挑逗,实际上却是帮他探出了洛冬青的底线。
“达叔,你觉得呢,如果让你选择的话,你会选谁呢?是我和冬青,还是龙老师?”
唐悠悠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维护他们的感情。
这是他们三个人的感情有史以来最大的挑战。
唐悠悠很懂李达,她知道,以李达的性格,如果是最开始就没有和龙雅继续深入发展,可能那时候一切都还能遏制住。
但已经到了现在这样的局面,李达不可能真的放下龙雅,如果强行让他选择放手,他也许会放手,唐悠悠还是有这点自信的,她和洛冬青都比龙雅重要。
所以,李达会选择她和洛冬青。
只不过那样一来,龙雅就会成为李达心中永远无法愈合的一块,会记得很深,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重要。
然而,为了对她和洛冬青忠诚,他只能不停地压抑自己,而这样会让龙雅更加深刻地烙印进李达的心里。
唐悠悠就是故意提出这个选项的,她表现得很生气的样子,对李达也很不留情面。
她这样做了,洛冬青或许反倒会因此对李达网开一面也说不定。
这就是唐悠悠的策略。
但是,唐悠悠不觉得洛冬青能接受龙雅的存在。
如果她能接受,这就不是最大的挑战了,而是一个普通的问题。
事实上,她也无法接受龙雅。
但为了他们三个人许下的诺言,唐悠悠觉得有必要采取一些策略。
不过,之前的策略生效,现在却有些不管用了。
洛冬青并没有因为唐悠悠的态度就放过了李达,反倒是站在了唐悠悠这边,凶巴巴地盯着李达,道:“就是,你是要选我们两个,还是选狐狸精!”
李达:“……”
这个问题,他早就猜到自己会面对了。
但他依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就像是押中了高考的语文作文题目,但临到考试了,他还是不知道这个作文题目应该怎么解题。
就像现在,洛冬青和唐悠悠都在看着他,李达依然开不了口。
他不会再辜负两人的信任了,所以,这个承诺做出来,他是不能再违背的,要是他再辜负了两人的信任,他大概也不会再有颜面来见她们。
只是……龙雅就这样成了牺牲品了么?
她是自愿的。
但是,李达的念头依然不通达。
深吸了一口气,李达终于还是看向了洛冬青,他的眼神不像是刚才那样闪躲了。
“冬青,悠悠,如果这是个选择题的话,毫无疑问,我会选择你们。”
唐悠悠听到这里,忽然觉得有些怪怪的,就像是一场游戏,她虽然赢了,却也输了。
如果李达为了她和洛冬青,就可以放下和他牵绊如此深的龙雅,将之弃若敝履,那以后,她会不会也有同样的一天呢?
比如,他们三个人的关系被洛冬青的家里人知道了,让李达在洛冬青和她之间做一个选择,那他会怎么选?
虽然很痛苦,却还是将她抛弃?
唐悠悠不愿意去相信李达会这样,但如果李达现在真的抛弃了龙雅,她无法不这么想。
不过,她其实也没办法接受龙雅。
这也是唐悠悠最纠结的地方。
她觉得自己的性格一定是有些问题,总是会自相矛盾,一方面不愿意李达抛弃龙雅,一方面又不愿意接受她的存在。
总不可能让李达抛弃她们吧?
李达怎么可能做到?
她简直是在为难李达。
可是……
她改变不了自己的想法,她确实就是这样想的。
李达依然看着洛冬青,他没有再逃避洛冬青的注视,缓缓道:“冬青,你是我最喜欢的女孩子,是你让我相信爱情,也是你让我觉得生活这么美好,我无法接受没有你的未来。”
唐悠悠默默听着李达的这一段深情告白,心里却是隐隐有些酸涩。
洛冬青才是最喜欢的那个啊,她只能排在第二咯?
要是不小心一点,龙雅都能爬到她都上去了。
明明是她先!
明明李达先喜欢的是她!
洛冬青原本还有些怨气的,听到里的这么说,心马上就软了。
唯独在李达面前,她始终是心软的,因为她把心里最柔软的部分,都给了李达。
李达看着她渐渐温柔的眼睛,便知道她已经原谅自己了,但正因为这样,李达内心的愧疚感更深了。
他怅然道:“我本以为我能成为守护你一生的人,却没想到,我总是在伤害着你,其实我根本配不上你。”
洛冬青终于有了反应,她上前捂住了李达的嘴,坚定地道:“我说你配得上,你就配得上,不许再说配不配这种话了。”
李达看到她的眼里隐隐有担忧之色,忽然明白,洛冬青是在担心。
她是在害怕他不选她了。
虽然十拿九稳,但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她依然会害怕。
这担忧的眼神,反倒更深地刺痛了李达的内心。
他忍不住伸手,揽住洛冬青的腰,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唐悠悠看着两人抱在一起,仿佛冰雪尽消,顿时感觉更不自在了,虽然说三个人约好了一直要在一起,但此情此景,她总觉得自己没办法好好的融入进去。
“我其实想说的是,明明我知道我不配,但我还是想要占有你一辈子。”
洛冬青这才露出微笑来,她嘟囔着道:“都说了不许说配不配了。”
她任由李达将她抱在怀里,温柔地抚摸着李达的脸蛋。
唐悠悠看着都有些无语了。
喂,这是出轨诶,你就这么哄一下就不生气了?
唐悠悠看向李达,她隐隐觉得不太对,李达这好像没完啊!
他从开始就是说,假如这是选择题。
那么,为什么要假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