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kje好看的都市小說 精靈之黑暗蟲師討論-第1180章 怪物,實驗融合展示-36mc6

精靈之黑暗蟲師
小說推薦精靈之黑暗蟲師
黑夜中,一个身影在飞快的移动着,阴影下的它非常诡异,身躯仿佛巨大的圆球,四周张扬着上百根条状物,有一些充当了脚在快速使身躯移动,圆球中央,有一张人脸。
“可恶可恶可恶!”
多鲁达现在心里满是后悔又后悔,他明明只要安静的在这里再呆上十天半个月,再偷偷摸摸吸食几十只血气旺盛的野生灵兽,就可以恢复自己和千邪的伤势,偏偏刚才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女人的原始欲望控制了脑子,让他出手去对付那俩个奇怪女人。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多鲁达嘴里发出了压抑的低声咆哮,就算知道背后的怪物正在不紧不慢追赶着,他也怕太大声了会进一步触怒对方,那俩个女人拥有的奇怪灵兽实力都不弱,背后肯定有更强的人,他就不应该大意,结果现在惹到不能惹的怪物了!
从一座山头逃到另一座山头,整整几十公里路过去了,时间也过了午夜,月光清清冷冷撒在平原和群山上,天地一片静谧,可如果深入林子和平原草丛与地穴里,又会听到生机勃勃的夜行性灵兽们捕食与被捕食的热闹声音。
多鲁达终于逃不动了,圆球已经缩小到两米多,触手只剩下十几根,已经没有希望再逃得了。
他突然转过身,朝着背后好像如影随形摆脱不了的怪物,跪下双膝,已经没有手的他,用触手做出叩拜的动作,口中大呼:“我错了!我错了!饶命!饶命!”
那怪物十几秒后,飘然来到他的面前。
这里是一片小山坡,林木稀疏,月色如水银流淌,铺满这里。
越来越强壮到体长快接近三米的风速狗,现在称得上大型犬精灵,它浑身金黄毛发柔顺的在夜风中飘荡,背上乘骑着一位黑发年轻人,年轻人翻身下狗,动作灵敏矫健。
他站在了真正的怪物面前,年轻人有着强壮高大的身材,背后看他的背部宛如倒三角,有着宽阔肩背肌肉,臀部亦是挺翘,双腿特别是大腿肌肉结实饱满,就像那些被作为英雄雕像所雕的健美男子一样,黑发年轻人的身材尽显阳刚俊美的力量感,同时侧脸看去,鼻与眉都像线条硬朗阳刚。
梧桐猫戏老鼠般的把眼前这个“东西”驱赶到这里,此时见他求饶,突然开口,说的是纯正大陆通用雅言,让眼前的怪物一愣,他面无表情问道:“你的灵兽,或者说邪兽,是千邪,对吧?”
“是的!是的!”这个人听了,连忙点头,实际上他做不了点头的动作。
眼里这个男人只剩下一张脸还是人类存在的痕迹与特征,整个身体只是一个漆黑的肉团,他的脸镶嵌在正中央,完全与千邪这只邪兽整合在了一起,在这月夜下的山坡上,显得十分恐怖诡异。
只不过在梧桐眼前,这个能让小儿止夜啼的怪物,也只不过是条强力点的虫子,他和他的精灵们曾经在精灵世界的回流岛过去时空的真实战场上,进行过血淋淋的战争厮杀磨练,一身血腥杀气为了回归重入精灵世界而深深收敛,可是依然改变了他的意志,经过血与火的洗礼,现在根本不会为眼前怪物的恐怖诡异外形而动摇意念。
梧桐在思索,他开口问道:“你是邪兽师……介绍一下自己吧。”
多鲁达听着看着对方好像没有真要马上杀他的意思,心里存了几分侥幸,小心翼翼的开始说道:“大人,小人叫多鲁达,是一位邪兽师,原本只是一个普通人,可是被一位强大的邪兽师看中,抓走了我,用我来进行和邪兽的身体融合实验,然后在一次那个邪兽师的仇家找上门大战时,我趁乱逃跑,于是逃到了这里。”
梧桐依然面无表情,心中波澜升起,没想到这个其实挺肥壮的虫子竟然只是邪兽师的一个实验品,他也许应该对这个灵兽世界的真正高端力量,要抱有更加深刻的警惕性才行,怀着这样的想法,他继续说道:“既然这样,你作为实验品,平时应该打听到不少信息,说说邪兽师的事情,包括抓走你的邪兽师,以及他所在的住所,还有他的实力,说得越多,你越没用,我越有可能放你一条生路,因为我不喜欢浪费力气处理没有用处的废物。”
“是是!”多鲁达连忙绞尽脑汁的回想过去记忆,把它们变成文字从口中说出。
梧桐静静听着,双手抱臂,右手手指无意识在左手手肘上面一块肌肉上轻刮摩挲,眼睛微微眯着盯紧眼前的实验怪物多鲁达,暗地里的精神力编织成了一张无孔不入的轻柔如梦境轻纱般的网,去渗透多鲁达的心灵意识,辨别话的真伪,同时刺探更多隐秘的信息。
当多鲁达以为嘴上说谎可以瞒过去的时候,心里就肯定会泛起关于真相的意识能量流动,他会在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被悄无声息的弄明白所有真实的记忆。
差不多二十分钟后,多鲁达明明是在寒冷的秋夜里,已经满头是汗,可脸色有压抑不住的欢喜,忐忑的转身,慢慢远离,然后越走越快,最后快得身体撞在无形墙壁上被压扁后又被火焰吞噬,在极端的燃烧痛苦中吼叫起来。
“你不信守用!我要诅咒你……”
梧桐叹息,耳力太好也不是件好事,如果这家伙真的老老实实满嘴真话,他还真可能考虑一下会不会让其一条生路,可惜的是这个叫多鲁达的蠢货还是选择了九真一假,隐瞒了一些真相。
黑暗中,太阳伊布阳雪迈着优雅的“猫步”回来了,半空中随它而行的还悬浮着一堆东西,上面沾着些血肉,它十分嫌弃的用念力操纵着扔到了梧桐的面前。
梧桐也很嫌弃,释放出白海狮,让它吐出水流把这团东西沾着的血肉冲洗干净,然后才用念力操纵着它飞到自己面前,在月色下观察。
多鲁达讲的九真一假,假的部分在于隐瞒了动机,真实的多鲁达故意在被邪兽师外派出去的时候,留下痕迹,引来邪兽师的仇家,然后趁着大战混乱中又盗取走了邪兽师很珍贵的几样东西离开,也不是个老实的家伙。
至于多鲁达原本惨不惨之类的,梧桐并不在意,过去种种与他无关,只看刚才多鲁达不老实,还报了假的地名,试图把自己引去一位脾气暴躁的邪兽师老巢里送死,光是这一点就足够多鲁达死上好几遍了。
在月光下,这团挺大的东西在被冲洗后,分成了三件东西。
一朵金属般的小花,白银花茎,花瓣偏偏有七彩,美妙的是,它在月光下,给予梧桐一种同时具有金属和活性血肉特质的目视质感。
他移开目光,看向第二件东西,这是一件圆球,球有点儿像精灵球,但被锁死了,可能感受到里面明显的生物气息,根据多鲁达的记忆,这是那位邪兽师杀死一位强大灵兽师后得到的战利品之一,只是由于特殊的技术原因,不敢随意打开这个东西,也没办法轻易打开,否则会刺激里面的灵兽暴走,不分敌我的乱杀一通。
这是一种灵兽师常见的防范他人盗取灵兽球的手段。
“有意思,灵兽球,不就是精灵球么,原来这个世界也发展出这种东西了。”
梧桐伸手握住它,轻轻抛了一下,质感是金属加植物,有点儿像树果制造,看来这个灵兽世界能和精灵世界相互传送,果然是有着挺大的相似与联系,再考虑到究极世界的存在,好像不会出现什么仙侠、魔法之类的奇怪画风。
他看向第三样东西,第三样是一根羽毛,混沌灰,光是肉眼看着就让人感觉有一种莫名的沉重感,伸出手去接,差点儿被它掉到地上。
“特殊的材料,和金属小花一样,这两样都暂时用不上,灵兽球我也不好随便乱开,精神力也透不进去,那就先放着。”
梧桐把这三样东西用身上的一个小布袋装起来,然后转身骑上莱伊,迅速离开这一带。
迅速返回到城里住所的时候,城市已经宵禁,不过到“家”里时,艾儿已经安全回到这里。
“这边都听到打架声了。”绿乔看了他一眼,脸色冷冰冰。
“遇到几个不错的对手,一会儿给你们讲讲。”梧桐微笑着回应,一点儿不介意她的“冷酷”。
他又不是傻瓜,以绿乔的脾气完全可以一句话不说,毕竟双方是合作态度和地位,她并不是他的女仆什么,会在这时候开口说一句话,就是表示她还是有点关心的意思,在变相询问他的情况,只有不愿意动脑多想的钢铁直男会忽略她那暗含的关心担忧。
他先去浴室洗了个热水澡,才回到大厅。
这时候,由于外面夜里混乱则没睡的绿乔,还有艾儿,俩人都在研究他随意放在桌上的三样东西。
梧桐坐在桌边,喝了口水,给俩人讲起今晚的行动,只隐去他的意图,对于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做太多隐瞒,只在一些关键地方没讲,不过也透露了足够多的信息,再加上他的口才,让俩女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灵兽攻山,神秘强者,邪兽师,实验体……诸多充满非日常气息的新奇名词,都让绿乔和艾儿两个少女在油脂灯的灯光下,美丽的脸蛋满是认真,倾听着黑发年轻人低沉略沙的声音讲述今晚他的遭遇。
艾儿期间补充了一下今晚她遇到的时候,让三人都对今晚发生的事情,有了一个更立体的了解。
“杀了沙罗,不会对你加入总部有影响吗?”艾儿担心的问,她在梧桐教导下,已经表现得比较活泼开朗一些。
绿乔也好奇,如果那时候换成她的话,肯定不会做出那种事情,毕竟她很羡慕有超能力的人,也吃惊于超凡者的庞大势力与成员的实力,能加入总部核心那么好的事情,怎么会随便破坏。
“没有人知道的事情,就没有发生过。”梧桐一脸无所谓,道:“沙罗当时对我的恶意过于明显,已经很难弥补双方关系,再说这里是异世界,种种意外都有,就算被我干掉了,总部那边也不一定能查得到,总之眼前的隐患要先除掉,才需要去考虑产生的后续隐患。”
绿乔关心另一个方向,好奇的问道:“那你接触的那些邪兽师和灵兽师,我们精灵世界的人,也可以获得像他们那样的力量,和这个世界的灵兽与邪兽契约吗?”
“灵兽和邪兽,其实都是灵兽,都称为精灵也可以。”梧桐纠正了一下她的说法,解释道:“至于契约这件事情,我还没有尝试过,也还没有见过我们精灵世界的其他过来的超凡者进行过契约,也许可以,也许不可能,等我们以后有足够自保实力的稳定状态后,我会弄一些相关东西,让大家尝试一下,在这个世界能尽量提升实力是好事,毕竟这里太原始了,到处是打打杀杀,很危险。”
听到这话,绿乔白了他一眼,心想再危险也没有你这个动不动就杀手的黑心辣手大魔头那么危险,只是想归想,绿乔并不恐惧或者憎恨梧桐,相反是他给了她许多帮助,给了她更多向莉佳报仇的希望。
至于荼萝,绿乔之前也纠结,不过最后决定是先借助梧桐的承诺和帮助,尽可能提升她自己,把莉佳的问题解决了,再来处理荼萝的问题,尽管知道这是一种逃避,可也是一种折衷的解决办法。
艾儿突然道:“这里不会安全了。”
梧桐有点意外,惊喜于她的敏锐,道:“没错,绿乔你觉得呢?”
绿乔见他在“考”自己,于是仔细想了想,才说道:“按照现在这个大陆的风气,凡纳国为了时空传送的事情付出得太多,收获太少,又已经暴露太多,也许不久后,就会有大国或者邻国真正的动手,战乱随时可能会到来,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