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宸文字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ptt-第359章 道不行乘桴浮於海讀書

Annette Tiffany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刘协虽然在同龄人里算聪明的,但他那点小把戏,要是李素身为穿越者加上辈子外交专业的,都还看不穿,那李素两辈子人都算白做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359章 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展示
刘协在正式接见之外,要非要留大家晚上再赐宴,李素随便想想都知道,皇帝肯定是有些话当着所有人的面不好问,所以要私下里单独问。
李素这边,刘协或许是想避开赵云马超的耳目,不希望被听见,如果能稍稍拉拢李素,甚至让他和刘备之间产生猜忌,那就更好。
而刘协自己这一方面,他有些话同样不希望董承听到,万一他向李素请教重新恢复朝廷威望的办法,会伤害到董承的利益,听见了多尴尬。
不过李素倒是不怕刘备因为“刘协单独找他问话”而猜忌他,他知道刘备的识人之明。历史上刘备能在糜芳说出“赵云投北而去”时,果断说赵云心如铁石非富贵可动,何况今日?
而李素自己,说句心里话,他这次为刘备谋划北伐时,原本的推演当中,是觉得刘协大概率会死在李傕手上。但现在刘协自己果断逃了出来,那李素的很多对外态度战略规划都得推倒重来。
李素自己眼下,都没彻底想明白后续要怎么做呢,他也是希望借着这次面圣了解刘协的具体为人,然后因人制宜重新制定对策。
不过有一点,经过白天的会见,李素已经想明白了:皇帝既然脑子清醒,也没有过激举动以为自己又行了、妄想直接掀桌子解决全部军阀……那么,让皇帝多活一阵子,静观其变也没什么不好。
不就是皇帝到了194年还没死么?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刘备今年三十五岁,以刘备历史上的寿命,他还远远等得起。
历史上刘备多等了二十多年,照样等。
后续的变数还很多,说不定一两年之内,朱儁就死了。说不定未来董承和段煨还会冒出矛盾,说不定刘协在处理二袁的时候还会激怒外部军阀,到时候朱儁一死中枢又没人罩得住……
只要出现任何一个机会,那大不了就是刘备坐稳雍凉与益州,再往东救驾一次的事儿。反正只要秉持“不可慕虚名而处实祸”的思路,打下来的地盘不让出去,而名分可以暂时忍让,那就是立于不败之地了。这样每救一次地盘大一块,没什么不好。
而之所以要这么坚持,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李素不能自己打脸,他这辈子开创了“首倡必谴,殿兴有福”的百世自然法则,就要去维护这套自然法则的千秋万代有效性。
他不能一边说首倡者天谴,一边还帮刘备当这个首倡者,甚至还在首倡的情况下让刘备得到江山。刘备必须正当防卫,让别人做弑君或者废帝的事情。首次发明一种最高权力更替方法的政权,历史上都是不得好死的。
所以,后续的核心思想就是一句话:待天下有变!
只不过这一切,李素已经没有对历史的先知先觉可用了,他得开着“战场迷雾”跟别人公平斗智。换个别的低智商穿越者,或许会害怕这种彻底脱离历史轨道的推演,但他李某人何许人也?他还怕跟其他人公平斗智?!
……
晚宴就在这样双方都想试探的诡异氛围中开始了。酒菜都不怎么好,毕竟弘农挺穷的,吃喝都是段煨平时的标准。
大灾之年,普通的浊酒用包茅过滤一下,肉菜是一道獐子、一道傻狍子。皇帝还小,就算下面武官狩猎到猛兽,他也不爱吃。
这吃得还不如李素在成都侯府的时候呢。
李素抿了几口酒,氛围稍微坦诚了些,刘协主动问道:“李卿,今夜饮宴之间,不必拘束朝廷之礼,朕请卿直言诤谏——卿真心以为,大汉还能恢复昔日权威么?若要恢复,君谓计将安出?”
对于这种问题,李素其实觉得听得有点耳朵起茧了:皇帝怎么就不相信刘备和自己的绝对忠诚呢?就算这种忠诚的动机不是出于“为了忠于皇帝本身”,但哪怕是为了维护“殿兴有福”的自然法则,李素也不会明面上不忠于皇帝的。
所以,李素严肃地说:“陛下何故又问?我等皆勤王之臣,莫非还有私心?陛下为何始终畏首畏尾?陛下读过臣写的《殿兴有福论》和《蔡李公问对》么?
如今天下已经重新平复,再次想要首乱天下者,必遭天谴!如若天意一时不明,权摄汉中王与臣自己,都笃信这些理论,臣等自然会亲自实施这个天谴。
《蔡李公问对》中,臣明言‘天谴不可被先作乱者应验、而导致后来者肆无忌惮’,因为只要先乱者被灭、天下归于统一,那就说明再战者依然是在使天下人由治入乱而非由乱继乱。所以张角、董卓、李傕都不算‘能让后来者不是首倡的那种首倡’。
陛下可以不相信臣的人品,但应该相信臣对自己道的信仰。此问便如同质疑伯阳、仲尼是否相信他们所宣扬的‘道’,唉……”
孔夫子身前,可以容忍别人怀疑他的人,但也不能容忍别人怀疑他的道。孔子求官,官可以打折,道不能打折,所行非道,那官不做也罢。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还别说,刘协一开始,内心是觉得“无论李素和他说多少话,来证明刘备没有野心,他都不敢相信”。
因为臣在君面前说自己肯定会誓死效忠,会如何如何,这些话都是不值钱的,古往今来哪个乱臣贼子在皇帝面前不是这么说的,再赌咒发誓最后该造反还是反了。
都是客套话,假大空。
但是,李素特地说了一些看似无礼的大话,但却非常巧妙,让刘协放松了戒心。
因为李素提醒了刘协:什么位极人臣,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最高追求,我是要做一个传颂千秋万世的开宗立派哲学家的,开创一套政治哲学理论。你不能拿一辈子的富贵,来侮辱我千秋万代的被供奉膜拜,让我用违背打脸自己哲学理论的方法得天下。
这就好比说佛祖孔子老子要拿生前富贵去换被人永世膜拜,可能么?
你给克劳修斯一个世界首富甚至德国皇帝,他也宁可要被历史书写“这个人发现了宇宙的永恒法则,热力学第二定律”。
话说到这份上,刘协算是豁然开朗:是自己的境界低了,竟然在拿皇帝的诱惑怀疑圣人。皇帝只能做一辈子,死了就没了。
“自古为臣者所说的效忠君父的誓言,不及李卿这番话透彻,是朕失言了。”刘协忍不住自嘲了一句,端起酒杯,若有所思的几秒钟,亲自起身走到李素席边,作了个邀请的手势,
“说起天道,朕读《殿兴有福》及《问对》,却有些不解之处,卿若是不饿,能跟朕先去书房解惑几个问题么?”
李素看了一眼赵云马超,那些武将当然不会回去后乱嚼舌头,李素也就光明正大吃饭吃了一半跟刘协单独去书房。
董承也不能跟随,宦官们也不行。
刘协这番“但求赐教自保之法”的做派,就差一个阁楼一把梯子了。
果不其然,到了书房之后,刘协亲自把房门关上,拱手对李素说:“实不相瞒,朕原先确实惧怕过皇叔废立……今日卿如此开诚布公,朕才也以诚相待,彻底相告。此地再无外人,出卿之口,入朕之耳。
还请卿教朕如何释诸侯之疑,让他们不怕归兵朝廷而被追究,让他们不至于因为骑虎难下而不肯重新听命,朕也知天下重归一统绝非易事,也不知能否在朕手中完成,只请教为诸侯释疑之法。卿以知天命闻于天下,先帝时便赞誉久矣,若天下有人能答此问,非卿而何。”
李素默然了几秒钟,决定说一些对双方都有利的话。
至于什么叫对双方都有利,那就比照刘备的另一个“侄儿”刘琦找诸葛亮问计求自保的标准呗。历史上诸葛亮给刘琦出的主意,也是在不损害刘备利益的前提下的,那是合则两利,刘琦去了江夏掌权后,他那些势力后来赤壁之战时刘备也用上了。
李素便说道:“陛下倒是有自知之明,天下重归太平,确实非朝廷安抚就能做到的。但陛下只是要释疑,让诸侯不再觉得‘天子被奸臣挟持’,让诸侯对朝廷派出的天使多多少少愿意听命,那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臣以为,陛下首先还是应当下罪己诏,之前朝议所说,不可遗漏,其次,应当立一个盟誓,对于当初讨董诸侯,彻底定性,承认他们的功绩。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陛下对于袁氏,尤其是当初在陛下为董贼挟持期间、倡议过拥立燕王刘虞的袁绍,要彻底安抚。
人氣都市异能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笔趣-第359章 道不行乘桴浮於海
陛下如果能承认‘朕当时确实被挟持,袁绍另立之议也是忠于国家的表现,是为了防止社稷落入董卓控制’,那么,想必将来天下士庶对朝廷清算的恐惧,会大大降低。”
这番话,不能算对刘备有多少利,但绝对也是无害,而且是出于公心,为了天下人谋福利的大实话。
历史上,汉献帝在这个问题上,处理得不好。因为他是董卓所立,所以他跟讨董联盟的诸侯关系,只有一两家处理得比较好——那就是曹操和孙坚/孙策。
因为曹操是在袁绍驻足不前的情况下,坚持说“诸公北面,操但西向”的人,然后引兵西进追击,在荥阳、成皋战败。
曹操说的“诸公北面”,就是指当时袁绍已经暗中动了心思,不想救刘协了,想另立刘虞。
而孙坚不用说,他至少坚持攻打进了雒阳,这个功劳,导致他和他的儿子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会不会因为“皇帝重新统一天下后,清算他们家当初有没有希望逼皇帝退位,有没有试图拥立其他人”。
董卓罪孽再多,至少刘协是他立的,刘协在这点上暧昧不明,才是哪怕董卓、李傕郭汜都死完后,天下依然不能重新听朝廷的必要条件。
当然了,必要条件不等于充分条件,就算刘协这么做了,二袁还是99%概率不会放下武器的,但至少给了一丝理论退路。
换言之,哪怕192年的时候,王允杀了董卓,没有被李傕郭汜反推,袁绍袁术就能心安理得跟王允一团和气、重归一统么?不可能的,袁绍已经骑虎难下,他的核心利益还是希望刘协这个祸根没了,换刘虞。
“我提出过废掉某个皇帝”这个倡议,哪怕最后没实施,这根刺也会被那个他想过要废的皇帝记恨一辈子的,哪怕皇帝真心不怀疑了对方也会自危,这个猜疑链无法斩断,除非其中一方彻底团灭,另一方才放心。
这也是为什么历史上,只有曹操能挟天子,甚至孙策在官渡之战前也想过挟天子,因为只有曹孙是跟天子没有任何过节的。
袁绍在196年以前的逆风状态下,在河北风生水起,把强势的公孙瓒压回去,堪称逆风楷模,196年曹操挟天子之后,袁绍的水平似乎瞬间降了一大截,也犹豫了一大截——
这不是袁绍忽然被开降智光环了,而是他实在学不来曹操的挟天子操作,所以只能犹豫左右横跳,他当初是跟刘协结了仇的!
袁术之所以不得不称帝,也是这个道理。狂妄是一方面,怕被清算也占好几成。袁家是反董反废立的带头人,他们怕皇帝恨他们。
而李素,无非是趁着今天没有外人,洞若观火地把这个道理挑明了。
说实话,刘协就算听了,也不一定能做。
他就算彻底赌咒发誓、指洛水为誓指黄河为誓,说袁绍是有功之人。袁绍会像于谦信赖明英宗一样信赖他么?
只要董承这个董卓提拔起来的将领,还是朝廷一把手,或者至少是最重要的中枢武官,而段煨还在侧,袁绍袁术能放心?
如果刘协干了,那么董承段煨会不会不放心?他们会不会另外控制皇帝、矫诏破坏皇帝跟二袁的和解?
这个世界上,如今能够容忍汉献帝继续当皇帝而不怕清算的地方实力派军阀,李素已经算过了,只有刘备、曹操、孙策、朱儁。因为只有这四家是当初既真心在讨董的第二阶段出力,又完全没牵扯到另立皇帝、或者迎立废帝刘辩的嫌疑中的。
你不光要讨董,你还不能是“首倡讨董”,因为首倡讨董就是首倡不希望刘协当皇帝,因为首倡的时间节点时,刘辩还没被毒死呢,刘辩是董卓听说了有人讨伐他之后,才仓促毒死的。所以每一个在刘辩死亡消息传到之前就已经讨董的,都有“废了刘协重新立刘辩”的嫌疑,这根刺是拔不掉的。
你得是跟在后面讨董的那个,起兵时间点必须是“刘辩死讯已经传遍天下后”,这样才能证明你的动机就是真心对付董卓,不对付刘协。
这时候,当初李素安排刘备入蜀、因为道路断绝而躲过了第一时间知道诸侯讨董、躲过了第一时间就响应,反而成了今天的一个重大优势。
或许,这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殿兴有福吧,“我们是被迫拿起武器”。
这些分析,李素也不可能全部告诉刘协,哪怕是关起门来说也不行。但挑重点说是没问题的,他希望刘协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方式本身就有瑕疵,必须取舍释疑。
刘协忽然发现自己的处境原来如此痛苦,身为皇帝,要别人相信他没有坏心、相信他以后不会清算,都那么难。
刘协想来想去,长叹一声:“朕这几日就想想,罪己诏怎么写,给袁绍袁术他们示好的嘉奖旨意又该如何说。唉,为君者,在旨意中盟誓嘉奖为臣者,亘古未有啊,要是反而引起二袁愈发忌惮,如何是好啊……”
李素拱手:“这便不是臣所知了,辞藻文赋,非臣所长。陛下可寻心腹文学之臣,徐徐图之。臣告退。”
该挑明的矛盾都挑明了,今天这些话说得这么彻底,一方面也是在帮刘备缓解刘协对他的猜忌。李素的目的就是点出“刘备、曹操、孙策、朱儁这四个人,是不怕刘协当皇帝当得更久的,反正他们从头到尾没有对不起皇帝的黑点,不怕清算”。
如此一来,把天下军阀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再分个级,把己方阵营拉到更安全的那一级里,政治收获不算小了。
跟皇帝的接洽,也算圆满完成。
……
第二天,李素就结束了朝见,带着赵马典回华阴,徐徐西归。
同行三人,也得到了官职赏赐,至于其他没来的人,也由李素把旨意带回去。
赵云从伏波将军进一步升为安南将军,真定乡侯,食邑加到了两千户。
马超实授越骑校尉,都亭侯。
典韦改为步兵校尉,爵位不变,毕竟他这几年也没什么明显的军功。当步兵校尉,也不过是因为刘备即将收复长安,到时候可以进入北军五校系统,继续承担警卫工作。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步兵校尉这个官职,曾经是吴匡被从左中郎将贬下去后担任的。但现在吴匡吴懿即将杀回长安,吴匡显然要拿回他被西凉军夺走的荣华富贵,所以步兵校尉空出来也不值钱了。
其余没来的诸将,赏赐大致如此:
关羽由镇南将军加为前将军,侯爵也在原基础封地上加到县侯,五千户。
张飞由征虏将军加为平西将军,乡侯三千户。
好看的都市言情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359章 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展示
吴匡为强弩将军(杂号将军),乡侯三千户。吴懿为射声校尉,亭侯一千户。这俩纯属刘备的姻亲而加官,加上后续可能需要他们笼络京师北军旧部,收编逃出来的其他北军五校。
其余徐晃、高顺俱为偏裨将军,太史慈等为杂号校尉,严颜张任等只是北伐中勉强捞到个防御战机会的,那就只是升为都尉。
没有参加北伐的将领,比如周泰甘宁,也没落下稍微升官,或是至少原有官职正式得到朝廷认证,周泰也算是个杂号校尉。
文官方面,承认钟繇为右扶风,荀攸为大司马长史、法正为大司马主簿,鲁肃也给了杂号将军号“楼船将军”,继续领长沙太守。
还在蜀中的刘巴,被调为秩千石的大司农丞,也就是司农的副职,负责调度整个关中的救灾劝农与经济改革,是个得罪人的活儿。
种辑、许靖那些原本被董卓陷害放去益州当地方官的,也都放回朝廷中枢填坑。主要是这些人资历年限比较老,在董卓时期就可以实打实当两千石的郡守,现在回来哪怕给个九卿占个位置,也没人能说刘备乱用人、培植亲信排除异己。
当然也不是所有当初被朝廷排挤外放后回京的,都是吉祥物属性,也有实打实掌权或者地位清贵的——比如李素的岳父蔡邕,今年都六十一岁了,这个资历绝对够老。实授巴郡太守当地方官都当了五年了。当初何进一开始给他巴郡太守,都是为了“留为侍中”过个桥而已,没想到真的一当就是那么久。
既然是五年前就有资格当侍中的人,现在朝中公卿直接被杀空出来那么多缺,都换了两轮了,当初跟蔡邕同时期的王允都死那么久了,自然不会再有人质疑给蔡邕高位。
所以蔡邕直接挂名司空,成了三公。司空是三公里偏技术型内政的,大致相当于后来六部里的户、工,再加上分管一个九卿里的宗正。而司徒偏人事、太尉偏军事。
让蔡邕当司空,正好压住目前旧的、还活着的大司农和宗正,帮着刘备在雍凉同时推行救灾、水利建设和税制改革。
当然这些统统要等长安城攻下了,才举行实授的仪式。反正也没两天了,所以刘协的圣旨也是先打个提前量,默认刘备已经能板上钉钉拿下。
……
李素一行四月二十七日从弘农出发,二十八日过华阴,月底抵达长安。
李素回来的时候,长安城东南西三面的佯攻攻城战,果然都已经打了两三天了,李傕的守城兵力已经被充分吸引到了这三面。
刘备的佯攻演得非常逼真,属于那种“敌人只要敢露出破绽就能随时转为主攻”的将计就计,所以李傕根本无法避免捉襟见肘。
刘备看到李素也非常开心,置酒问了朝见始末、众将众臣封赏,非常满意。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刘备非常意气风发地拉着李素观战:“伯雅来的正好,且看孤数日之内便破城。”
——
这一更六千字,算两更吧,一会儿还有一更,放心今天可以破长安。
我觉得我不是水,这本本来就是计谋文,没有政治博弈没有大义名分只有直接杀杀杀,那跟那些当朝廷不存在的打游戏有什么区别。
三国志游戏里朝廷的名份用处被严重低估了,现实历史上二袁的多少掣肘都是因为他们跟皇帝有疙瘩,只看军事牌是无法解释的,这一点不说明我觉得不吐不快。


Copyright © 2021 隆宸文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