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宸文字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紅樓春 線上看-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熱推

Annette Tiffany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翌日清晨,天还未亮。
贾蔷起身前往前院校场打熬筋骨力道,即便往后会是火器时代,但矫健的身手,依旧是不可小觑的保命基础……
辰时三刻,回到宁安堂,见李婧匆匆回来。
贾蔷笑道:“哟,这是回来奶孩子了?”
李婧却面色肃重道:“爷,李晓死了!”
贾蔷闻言目光一凝,皱起眉头来。
李晓之死,当然和他没任何干系。
他先前也听说过,被废为庶人后,李晓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垮了,沉浸于颓废怨恨中,情况很不好。
但却未想到,会这样快就死了。
虽说一个恨他入骨的毒蛇暴毙,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
可是……
如今他也为人父,再清楚不过,一个父亲对孩子的爱有多深沉。
而隆安帝,恰恰又是一个对皇子极用心的天子……
麻烦了。
要是,隆安帝驾崩于前,那也还好说。
如今让其白发人送黑发人……
“爷,要紧不要紧?”
李婧执掌夜枭,自然清楚隆安帝的心性和一些心思,所以才担忧不已。
贾蔷起身来回踱步数圈后站定,缓缓摇头道:“不要紧……那位终究还是将江山看作第一位,今岁数省大旱未雨,藩库里的粮食支持不到夏粮收上来。且还有内务府钱庄那边的大雷,早晚要爆。户部那一块,更离不得先生。无论如何,近来几年,最起码近二三年内,他还动不得我!”
李婧闻言松了口气,道:“果真能给二三年的功夫,总能从容些留出一条后路来。”
贾蔷眉头未舒,轻声道:“大意不得,我们这样想,别人未尝不知道我们会这样想。咱们许多东西都在明处,也没法子,这原是别人的江山,想干大,藏着掖着办不成事。既然在别人眼里,你说他们会不会防一手?”
李婧点了点头,使狠道:“爷放心,大部分的确都在明处,可暗地里也不少,同样也在飞快的壮大。即便果真到了那一日,他若敢不放爷走,我让他整个神京城都给爷陪葬!爷若出了事,我管他是烈焰焚天,还是天塌地陷!”
贾蔷笑道:“不至于此,也到不了那一步……”
正说着,听到隔壁婴孩哭声,贾蔷忙道:“先别说这些,把我闺女儿子喂好了再说!”
李婧听闻哭声,脸上的狠辣和煞气也一下散去大半,听贾蔷的话,先去奶孩子了……
哭声暂歇,贾蔷正要去园子里用早饭,就见平儿进来。
平儿笑容温婉,着一琵琶襟上衣,外罩撒花烟罗衫,下面则是撒花纯面百褶裙,清秀俏丽。
贾蔷笑道:“难得今儿没去西斜街那边?”
平儿笑容里有些愁,道:“去年的账才刚轧完,可总有几处对核不准。我虽一直在学掌柜看账的手艺,可家里的数目太大了,随便一笔差了都是了不得的事。关键也不在钱多钱少,果真让人贪了去,那就是人性的事,更要紧。”
贾蔷想了想,道:“芸哥儿那边怎么说?”
平儿笑道:“东路院那边和西路院不挨着,东边儿也热闹。听那些命妇们说,如今都中各家年轻子弟都爱往那边跑,不想去都不成。那边列了龙虎狗三榜,龙虎榜上不去也就罢了,若是连狗榜都上不去,家去是要被打个半死的。东边儿那边自己都忙不过来,且我们这边多是女人用的东西,也不好让东边儿插手……”
贾蔷隐约明白了些平儿的来意,道:“那你的意思是,想请几个女高才来帮你?”
平儿笑道:“正是,凭白放着家里的大才不用,岂不可惜?”
贾蔷笑道:“凤丫头字也认不得许多……”
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外传来啐笑声:“呸!哪个在背后嚼舌?谁说姑奶奶我不认得字?如今连诗也做了的!”
转眼间,就看到凤姐儿进来,面色不善的侧眸盯着贾蔷。
哼哼,竟被她抓住了在背后说她坏话!
贾蔷岂会惧她?
审视了番,见她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褙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身量苗条,体格风骚。
说起来也不过二十来岁大学尚未毕业的年岁,如今日子过的顺心顺意,神色也好看许多,精明中不失娇俏。
贾蔷笑骂道:“你做的那破诗不通的很,一点道理也无。”
凤姐儿竖起眉头来,那句诗连一众大姑子小姑子们都赞了又赞,贾蔷就说一点道理也无?
她冷笑道:“你倒说说哪里不通?说得出则罢,说不出,我可要去寻人评理了!”
黛玉也是夸过的!
贾蔷如此糟践,岂不是连黛玉一并糟践了?
贾蔷笑道:“哪来的一夜北风紧?分明是一夜熙凤紧……”
“噗!”
平儿正与三人都斟了茶送到跟前,她自己端起茶盅来才吃了一口,就听闻此言,怔了怔后,一口喷出!
凤姐儿一张脸也是涨红,咬牙啐道:“呸!”
一双丹凤眼里,却是起了雾气……
平儿也红着脸,上前提醒道:“肚子里的要紧……肚子里的重要。”
这个紧字,说出口怎么那么羞臊呢……
凤姐儿这才收回了想将贾蔷吞下去的念头,贾蔷也言归正传,同平儿道:“去园子里寻姑娘,先问问林妹妹,不过她对此道不大感兴趣,多半会推荐你去寻宝妹妹。另外,琴儿妹妹也通这些。寻她两个来看,准没错。”
平儿点头笑道:“好,原就这样想着,先来同爷招呼一声。”
凤姐儿笑道:“她们不能拿这个当正经的事来做,其他姊妹们都在园子里快活,单她们姊妹俩帮你做这个?我给你荐一人,可以跟着学,又通文识墨的,上手的快,能顶用。”
平儿忙道:“哪一个?”
凤姐儿笑道:“那邢岫烟邢丫头。”
贾蔷笑道:“你还留意着她?”
以凤姐儿和邢夫人当年的深厚婆媳情义,先前在扬州若非贾蔷开了口留人,凤姐儿能把邢岫烟卖了……
凤姐儿感慨道:“这姑娘凭白被这姓氏给耽搁了,我冷眼旁观了许久,发现真不像邢家人。本分踏实,却也一直在寻思着做些甚么,好报答你。与其做些针黹扫洒的活计,不如让她来干这个。”
平儿看向贾蔷,贾蔷点了点头,道:“去和林妹妹商议罢。”
平儿莞尔一笑,凤姐儿也嗤笑了声。
不过,也好。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偌大一个国公府,也不知要有多少女孩子落坑里,没一个主心骨镇着,早晚要出乱子。
有一个定海神针在,就乱不起来。
二人刚嘲笑完,李婧从里面出来,三人说起话来。
贾蔷正觉着无趣,吴嬷嬷进来道:“前面传话进来,那位五皇子又来了,看着神情不大好,吵吵着骂人要国公爷快去。”
贾蔷和李婧对视了眼后,道:“我先过去了。”
李婧颔首,看着贾蔷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天家的人金贵,死了怕又要生事了……
……
宁府前厅。
贾蔷到来后,看着一脸悲戚眼睛也红着的李暄,眉尖一挑道:“怎么了?你藏在后街的小娘子跟人私奔了?”
“放屁!!”
李暄怒吼一声,看那狰狞模样似乎要吃人。
贾蔷提醒道:“早点出手,远远的打发了才是正经。这件事瞒不了多久,如今又和云家闹成这样,你再留下去,早晚成祸。”
李暄用力抓了抓头发,恼火道:“今儿不是来听你扯臊的!贾蔷,爷三哥没了。”
贾蔷沉吟稍许后,缓缓道:“虽然我很同情王爷失了手足,但实在难以感同身受。若是王爷想寻安慰的话,不如去后街……”
李暄狠狠瞪了贾蔷一眼,随后长呼出一口气,道:“只他一个人没了,爷虽也难过,却不会这么恼火。可三嫂她……三嫂她也吞了金。就留下一双儿女,遗书求父皇看在亲孙子孙女儿的份上,能将其养大。又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些话,只道不孝,可身为皇上的儿媳,不能给皇上丢脸。又担心三哥地下没人照顾,所以就一道去了……”
贾蔷闻言,也震惊了好一会儿后,缓缓道:“倒是个泼辣的。算了,我不记仇了。王爷放心,既然你都出面了,我不会将仇恨记在你的侄儿侄女身上的。”
李暄:“……”
瞪了贾蔷好一会儿后,方又恼火道:“少胡扯臊!你麻烦大了!贾蔷,三嫂在遗书里还写了你!”
贾蔷心里一叹,果然没那么容易,捏了捏眉心,道:“都写了甚么?”
李暄仰倒在椅子上,双眼无力望天道:“说你阴险狡诈,陷害皇子,当初和你家王氏勾结的,根本不是三哥。三哥临死都不认,没做过就是没做过。说三哥是因为被你陷害了,才生生怄死的,请父皇为他们做主……贾蔷,这是血书,命书啊!”
贾蔷眼睛眯起,缓缓道:“无妨。天子圣明,自会明辨是非。”
李暄沉默了片刻后,道:“三哥是被宗人府除名了的,天家玉碟上也没他的名字。他的丧事,父皇母后都不能出声……贾蔷,咱们两个把这事办了罢?”
贾蔷闻言笑了笑,道:“我倒是无所谓,可你觉着,你三哥三嫂要是看到我埋他们,会不会从棺材里活过来?”
李暄狠狠“呸”了口后,转身就走,只留下一言:
“你自己当心些,不行就先称病些时日……”
语气中,满是担忧。
只是,李暄刚走没多久,宫里就来了中官传旨,召贾蔷即刻进宫觐见……
……


Copyright © 2021 隆宸文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