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宸文字

精品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50章 去割一把野草,救一把老程展示

Annette Tiffany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贵妇被贾平安在外面看了一眼,那一眼冷冰冰的,所以就缩了。
但女子报仇从早到晚啊!
所以揪住贾平安的错处就开始猛攻。
可谁曾想……
贾平安回头看了她一眼。
“棒槌!”
贵妇面色发红,欲言又止。
“来人!”
庆源却冷冷的道:“送他们出去!”
贾平安突然笑了起来,“你早就知晓我的身份,却故弄玄虚说什么剑眉主杀伐,又说什么杀人太多有报应。此乃大争之世,你不杀人人便杀你,征战杀人盈野又如何……大唐的神灵莫非便不再护佑?若是如此,这神灵为何供奉?”
两个道人上来。
陈冬冷冷的道:“离远些。”
徐小鱼跃跃欲试的道:“许久没杀人了。”
这……两个道士退了。
“今日有恶人在,贫道要闭关了。”
庆源起身。
“闭关?”
贾平安笑道:“你能见到道尊?或是你能见到谁……贾某虽然不喜管闲事,可却也无法坐视骗子横行。”
那个贵妇激动的道:“我半年前就来了,先说是有小人作祟,让夫君不喜,我便给了好些钱财;接着又说我面色发黑,怕是有血光之灾……再过一阵子,又说我面带晦色,怕是要撞邪……我一次给的钱比一次多,事也越来越多……这是为何?”
“因为你是棒槌!”
贾平安淡淡的道:“你若是没钱也就哄一次,既然有钱,那他自然要勾着你,让你时刻心慌意乱,渐渐的就对他敬若神明,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最愚蠢的便是……他说你不该吃饭,你就会绝食……”
棒槌!
庆源转身。
“拿了他!”
贾平安示意两个婆娘带着孩子出去。
“冲啊!”
老大在叫喊。
兜兜嚷道:“我不出去,阿耶,我不出去……”
陈冬一把揪住了庆源,喝道:“此刻交代还能免受皮肉之苦!”
庆源淡淡的道:“对贫道下手,自然会有报应。”
陈冬哆嗦了一下。
“报应?”贾平安指指里面,“夏活去搜一搜。”
夏活进去,没多久就惊呼,“好多钱。”
庆源冷笑,“那些都是为了修葺道观积蓄的钱财……”
“至为可笑!”
贾平安淡淡的道:“问问那些人,自从来寻了庆源后,原先的麻烦可都消散了?”
庆源面色惨白,“那是缘分。”
“那贾某打断你的腿可是缘分!”
贾平安突然喝道:“说!”
“是……贫道原先……”
“不见棺材不掉泪!”贾平安见他犹豫,就拍拍手。
徐小鱼上前,贾平安吩咐道:“去一趟百骑,就说我的吩咐,让他们出几个人来彻查此处。”
“武阳侯!”
庆源跪下,“贫道……贫道原先只想哄些钱财……可……可她们太好骗了,贫道收不住手。”
贵妇柳眉倒竖,“贱狗奴!”
她冲上去劈手就是一巴掌,大概是损失的钱财太多了些,所以依旧不解恨一脚踹去。
“嗷!”
庆源捂着下身惨嚎。
贵妇眼中凶光四射,“这半年老娘日夜煎熬,竟然是被骗了。”
她双手成爪,就这么抓了过去。
“啊!”
女人对九阴白骨爪都是无师自通的吗?
贾平安看了两个媳妇一眼,心想要是哪日她们一起暴动……
贵妇福身,“多谢武阳侯,先前在外面时……奴却失礼了,若是不弃,奴请二位夫人一聚。”
贾平安打个哈哈。
庆源刚想起身,贾平安指着他,“跪好!”
庆源一个哆嗦。
“令人去寻了金吾卫的来。”
今日好歹也算是积德了,贾平安随后带着妻儿就在附近转悠。
……………………
中午,狄仁杰去了东市。
“涤烦茶屋……”
他一路问了过去,但大多人都很是诧异的看着他。
——你竟然不知道涤烦茶屋在哪?
“难道那地方很出名?”
他到了长安后也没好好的逛过,此刻正好慢慢欣赏。
“排队!”
一声断喝,让正在看杂耍的狄仁杰不禁回身看去。
前方一家店铺外面,此刻排起了长龙。
“这是买什么?”
狄仁杰好奇,踮脚看了一眼。
“我要十斤!”
“每人一次最多一斤,十斤……你想得美!”
狄仁杰看到了牌匾。
“涤烦茶屋。”
这是何物?
他好奇的跟着排队。
前方的队伍太长了,有人喊道:“尿急!”
一个大汉上前,随即顶替,那人撒尿回来后,给了他几文钱。
这是……代为排队的报酬?
还有人在边上悠哉悠哉的看着热闹,前方有人喊道:“到了到了。”,这才慢条斯理的过去。
黄牛党提前问世了。
轮到了狄仁杰时,他问道:“这是何物?”
伙计乐了,“你不知何物还来买?这是茶叶。”
茶叶!
狄仁杰看了一眼。
里面堆叠着满满当当的油纸包,伙计们来回穿梭,送货的送货,收钱的收钱。
“多少钱?”
伙计随口道:“我家的茶分三等,第一等五百钱一斤,第二等五千钱一斤,第三等一万三千钱。”
狄仁杰干咳一声,“肚子疼。”
可伙计大概是见多了这等情况,很是客气的道:“客人只管去,回头再来。”
多体贴!
狄仁杰悄然退去。
一万三千钱!
就算是最便宜的五百钱也算是高价。
小贾这是卖的什么茶叶?
狄仁杰寻了个排队的男子试探,“这五百钱一斤也太贵了吧?”
男子看了他一眼,“贵?这茶天下独一份,贵?你没喝过吧?”
狄仁杰摇头。
男子的优越感再也压不住了,淡淡的道:“这茶不知是如何弄的,茶汤让人一见忘俗,嗅一嗅雅香扑鼻,再喝一口,那股子幽香……”
狄仁杰懵了。
五百钱一斤……可市面的其它茶叶从数钱到三五百钱不等。这里最低的就是五百钱,中档直接飙升到五千钱……一万三千钱,那得是权贵有钱人才喝得起的吧。
小贾这个生意……不得了。
狄仁杰回想起了贾平安的话。
——要稳住!
“给我来半斤!”
前方已经白热化了。
看这个样子,每日卖个数百斤轻而易举。
一天能挣多少钱?
狄仁杰想到自己说要出门寻事做……
难怪小贾当时看我的眼神不对。
老贾家不差你一家子的饭菜!
但!
狄仁杰回到了道德坊,刚进了贾家。
“狄郎君来了。”
杜贺很是恭谨的拱手,“狄郎君可要用饭?”
“这中午也吃?”
大唐是两餐制,这几日狄仁杰已经很不解了,但不好意思问。
杜贺笑道:“郎君说了,朝食与晚饭相隔太久,人扛不住。又担心狄郎君会觉得不自在,这几日的午饭就简薄了些……”
简薄!
这几日的饭菜吃的狄仁杰已经忘却了自己会做饭的事儿。
太美味了。
“阿耶!”
“冲啊!”
杜贺微微一笑,“大将军回来了。”
狄仁杰不禁莞尔。
贾平安一家子回来了,见狄仁杰在,他随口道:“可去了东市?”
狄仁杰点头,“那个生意……”
“贾家的。”
贾平安笑眯眯的道:“怀英兄可把贾某当做是友人?”
“当然。”
“我是长孙无忌一伙的对头,坏了他们不少好事。山东门阀曾想拿我来作伐,下山捡便宜……我叫皇后阿姐,皇后的对头也是我的对头……”
狄仁杰只觉得头皮发麻,“你……”
“可是惧了?”贾平安微笑。
狄仁杰摇头,“我不惧这些。”
“那便帮帮我。”
贾平安拍拍他的肩膀,随后进去。
“可我的谋划并不出众。”
“会出众的。”
狄仁杰不禁笑了,“那……我就给你出些馊主意!”
……
“新罗人慌了。”
李治目光炯炯,“大唐以前有求必应,金春秋得意洋洋。如今大唐冷眼旁观,金春秋慌了。”
“是好事!”
长孙无忌说道:“吐蕃大败之后,禄东赞会继续舔伤口,而突厥和高丽便是大唐的目标。如今大唐兵精粮足,突厥依旧苟延残喘……老臣以为当先击突厥,以免渐渐势大。”
每当突厥势力渐渐庞大时,大唐就会出兵,一次次的消磨,就像是野草般的,割了复生。
李治点头。
吐蕃太高,一路荒凉,大唐若是想攻打的话,补给太难了。
突厥想剿灭也很难,大唐从先帝时就在打,眼看着打散了,可没多久又能重新聚起来。
大唐攻打突厥更像是割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而高丽却不同。
高丽人据城而居,一旦攻下,大唐就能据城而守。
而且大唐还有移民的招数。历史上李治灭了高丽,旋即把高丽人迁徙出去……后续那些厚着脸皮给自己认祖宗的……一言难尽。
呵呵!
所以高丽但凡灭了,就不能反复。
但高丽有城池,不好攻打,这也是要考量的事儿。
一旦清理了高丽……
“随后便是吐蕃,突厥。”
大唐能腾出一只手来,两只手组合拳才更有力。
李治想清楚了战略,说道:“突厥那边……让程知节去。”
呃!
皇帝竟然连续派了程知节出击两次。
“苏定方为前军总管。”
皇帝栽培苏定方的用意堪称是昭然若揭啊!
但苏定方也六十多了。
“副大总管……王文度。”
王文度原先是水军副都督,跟随先帝征讨过高丽。
这个安排无懈可击。
群臣并无异议。
李治晚些回了后宫。
“要打突厥?”
武媚揉揉眉心。
“突厥人就像是野草,不管不顾,很快就能生长起来。”
李治喝了一口茶水,皱眉。
怎么比朕那里的好喝?
“野草吗?”武媚若有所思,“那便该隔一阵子就去割一茬。”
李治点头,“你不割他们,他们就会来割你。”
“五郎呢?”
“在后面看书。”
武媚得意的道:“五郎好学,臣妾再没见过他这等孩子,捧着书就看……”
“叫来。”
儿子好学,老子心情就愉悦。
“见过阿耶!”
李弘来了,手中还带着书。
李治皱眉,“莫要做了书呆子。”
李弘应了。
“看什么书?”
李治要了这本书来,一看……竟然是故事集。
他看了一眼,抬头道:“写了什么?”
李弘说道:“今日看的故事是说有一个男子掉下悬崖,在半山腰的树上挂住了,山顶来了个和尚,男子喊:大师救我。和尚说:你上来些我才够得着。于是男子就爬啊爬,他半途爬不动了,就喊:大师快救我。和尚摇头说还是够不着……男子就这么一步步的爬了上来,呵斥和尚:你为何不救我?”
这个故事……
李治放下书,若有所思。
李弘一口气说了许多,累的不行,歇息一下继续说道:“和尚说……说悬崖那么陡峭,我救不了你。男子大怒,呵斥他,说你既然救不了我,为何要几次三番的说再往上些?和尚说……我只是给了你希望,救你的是你自己啊!”
李治看了武媚一眼。
“许多时候,人唯有自救。”
武媚笑了起来。
她一直坎坷着,从在家中到后续进宫,再到变成了先帝的无子嫔妃,进了感业寺……谁来救她?看似李治出手救她,可若是她没有积极的自救,又有何用?
李治想到的是自己。
从小就是小透明,几个兄长打生打死,他整日和小老鼠似的飞速穿行,不敢滞留。但他从未停止过努力。
读书,请教,琢磨……
当几位兄长全数倒霉后,先帝才发现,原来这个儿子竟然这般出色。
不努力,机会来了你也抓不住,窘境永远都不会改变。
“这个故事说了什么?”李治含笑问道。
李弘想了想,“不知道,好像和尚是骗子。”
武媚捂嘴笑。
李治摇头,“这个故事是说,许多时候旁人无法帮助你,你唯有自助,明白了吗?”
皇帝就是个孤独的生物,别想着谁来帮你,当你生出了这个念头后,危机就来了。
要强大!
“是。”
李弘应了。
“谁弄的这个?”
李治问道。
武媚说道:“是平安弄的,说是冥思苦想,给家中的两个孩子弄了好几本,上次来给了五郎一份,五郎每日得闲就看看,晚上要看一个故事才肯睡。”
李治点头,随即走了。
到了前面,他沉声道:“叫沈丘来。”
沈丘来时,李治抬头,淡淡问道:“贾平安最近在作甚?”
“最近他频繁说是编书,随后多是回家,据闻在家带孩子。”
李治不动声色,“听闻有人强闯禁苑?”
这个话题转的太快,沈丘愕然,“是。”
所谓的强闯,不过是几个纨绔子弟喝多了发酒疯。
李治淡淡的道:“杀了!”
沈丘身体一震。
回过头他看了那几人的身份,发现其中两个是最近为褚遂良发声的官员子弟。
帝王!
随后贾平安就接到了命令。
“右虞侯军总管。”
贾平安心中一喜,“谁是大总管?”
内侍说道:“卢国公。”
老程啊!
跟着老程别的感受不到,就一个:稳!
其实就是苟!
老程的锐气跟随着年纪不断在流逝,当然,他自己是不肯承认的。
贾平安熟练的塞钱,内侍熟练的把手收进袖子里,再出来时,空空如也。
呃!
这动作是不是太熟练了?
内侍有些尴尬,“苏将军为前军总管,副大总管乃是王文度。”
老苏也去?
贾平安不禁暗喜。
老苏和他堪称是珠联璧合,二人上次在吐谷浑联手杀的天翻地覆。
王文度?
贾平安呆滞了。
“武阳侯这是欢喜狠了吧。”
内侍笑了笑。
大唐官员是闻战则喜,贾平安的反应倒也不奇怪。
“平安!”
狄仁杰觉得贾平安的反应大了些。
“无事。”
贾平安的脑海里全是王文度的点滴资料。
程知节大半生荣耀,可临了临了却栽了跟斗,而罪魁祸首就是这位王文度。
是了!
就是这一战。
但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贾平安不大记得清了。
“王文度!”
贾平安眸子微缩,冷冷的道:“耶耶看你如何跳梁。”
无论如何,也不能看着老程晚节不保啊!
此战之后,程知节老脸丢尽,幸而逃脱死罪,但也只能黯然退隐,一直到离去。
“兄长!”
李敬业就像是嗅到血腥味的老虎来了。
“去问英国公!”
他很忙。
高阳发狠了。
“再怀不上……不可能怀不上!”
贾师傅在风雨中飘摇着。
贾平安出了卧室时,肖玲面红耳赤,指着边上的木棍子说道:
“武阳侯……我寻了根拐杖。”
你确定要羞辱我吗?
贾平安缓缓走出去。
李敬业鼻青脸肿的来了。
“被谁打了?”
“卢公。”
老程越发的暴躁了。
这不是个好消息。
随后进宫。
“突厥人最近在西域不断窥探,安西都护府那边的移民一夕三惊。”
李治的语气变得尖锐起来,“移民移民,不能保护移什么民?百姓不安,随后书信往来,后续谁愿意前往!”
主辱臣死!
群臣低头。
皇帝提出要求了。
“阿史那贺鲁靠的是什么?靠的便是宽阔的草原,可草原再宽阔,也拦不住朕的虎贲们!此次出征……不胜不归!”
将领们轰然应诺。
长孙无忌起身道:“粮草足够,诸位只管奋力厮杀,若是因粮草短缺导致败绩,老夫领罪!”
兵部任雅相说道:“兵部已经准备就绪,若是出错,老夫领罪!”
李治起身,“朕在长安等着诸位将军凯旋!”
皇帝目光炯炯!
……
晚安!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Copyright © 2021 隆宸文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