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宸文字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在東京教劍道 ptt-090 攤牌鑒賞

Annette Tiffany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吃完宵夜,保奈美看了看手表,对和马说:“这么晚了,回东京大学剑道社住的酒店太远了,等到了都凌晨三点了,你根本没法睡。直接来我们住的总统套房休息一晚上吧,就在旁边。”
和马看着保奈美:“所以你从选吃宵夜的店的时候就想好了?”
保奈美只是笑。
晴琉高举右手,一副想发言的样子,于是和马摆出老师的架子:“晴琉同学……不对,白峰同学,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晴琉大声问:“今晚能和我对打一下吗?有好几天没跟师傅交手了。”
和马还没开口,保奈美就叹气道:“总统套房可不会附带道场啊,这种事情等回去再说嘛。”
“晴琉只是想多些跟和马在一起的时间啦。”美加子在旁边揶揄道,“毕竟我们可是把她丢下跑到九州来了呢。”
晴琉瞪了眼美加子:“师姐,说起来我也很久没有和您切磋呢。”
“对不起,我错了。”美加子非常干脆的认怂了。
晴琉得意了起来:“哎呀,师姐教我一下嘛,师傅毕竟是男性,很多女性练剑时遇到的问题,师傅没法给我解惑呀。”
美加子眼珠子一转,忽然笑了:“原来是这样啊,早说呀。晴琉琉也到年龄了,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特别难受,根本练不了剑呢。不怕,我教你怎么用**棉。”
玉藻忽然插进来:“和马还在呢,别说这种。”
和马正想说我们新中国的暖男最擅长在妹子每个月难受的时候熬红糖和提供不限量热水,但马上反应过来了。
这是日本。
面对玉藻的制止,美加子指着晴琉:“她说的!她起头的!你骂错人啦!”
晴琉涨红了脸:“你在说什么呀!”
“在说女孩子练剑的不方便啊,不就是那点事嘛!”
“我才不是这个意思啊!我是说,练剑的时候重心什么的和男人不一样!”
美加子扑哧一下笑出声,看着晴琉的钢板:“不一样吗?啊,我懂了,和马的胸肌比你大,确实不太一样。”
晴琉一副要爆发的模样,和马动手按住她的头:“好啦,美加子就这样,别太较真。”
晴琉看了和马一眼,吊起眼角对美加子翻了翻白眼,双手抱胸不说话了。
美加子摇了摇头:“是我的错觉吗,自从进了我们到场,晴琉之前的傲气就只对我一个人了。明明你刚登场就跟和马打了一架来着。”
“要你管。”晴琉撇了撇嘴,“和马叫我不和你较真。”
“哎呀,我们好歹也是同一个到场的好姐妹呀,还是得处好关系的呀。对了,你要考音高也要学英语吧,毕竟音乐高中声乐课要教很多西洋的东西呢,姐姐我上智大学英文系才女,我来教你呗!”
晴琉断然拒绝:“不要,和马的发音比你溜多了。”
美加子一副自信心很受伤的样子:“作为上智大学英文系的学生,居然被鄙视发音了……”
和马心想其实不怪你,日本的英文教育本身就有问题,教出来一堆日式英语使用者。
他桐生和马可是正经外贸企业练了好多年英语的,那当然不一样。
这时候南条家的车终于来了,保奈美招呼众人:“上车吧,别在门口站着了,风挺凉的。”
和马点头,然后拉着晴琉的手就往车走去。
**
戸祭晃这个时候,正在听部下小西的报告。
“警察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证明桐生和马加害佐佐原的证据,也找不到任何能证明峰尾的失踪和他有关的证据。
“现在警察正在搜索包括神社后山在内的几座山,但是夜晚光照效果不好,真正的搜索会等明天天亮之后再展开。”
戸祭晃用力猛击桌面,让桌上的水杯都跳了起来。
“连让警方拘留桐生都办不到?法务部在干什么?”
一直站在旁边的法务部部长擦了擦汗:“警方没有找到证据,我们完全没有办法。”
“他肯定对佐佐原做了什么!”戸祭晃又敲了一下桌子,“这种事还用想吗?”
“可是医生的检查报告,表明佐佐原小姐除了手臂上的伤之外,就只有少量淤青,而所有目击证人都证明手臂上的刀伤是失踪的峰尾留下的。”
戸祭晃长叹一口气:“他就这么甩得一干二净?妈的,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说话啊,第三开发部的大人们!”
第三开发部的科学家不慌不忙的推了下眼镜:“我们也是第一次确认这种情况。不过我们之前收集的各地的灵异现象目击报告,都市传说的报告当中,都有类似的现象。
“爱好者和民俗学家一般把这称为神隐。世界范围内也有这种情况,最有名的就是百慕大传说……”
戸祭晃:“我知道了,说点有用的。”
科学家又推了推眼镜:“虽然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是谁开启的设备,操作员全都没有相关的记忆。但是设备自带的记录仪记下了那次开启的参数,还有启动的时间。
“如果这是由我们的设备引发的神隐,那我们可以明天同一时间再试一次。如果成功,应该就能见到同样神隐的峰尾。”
戸祭晃盯着科学家,满脸都是不信任:“你是说我们等明天——不对。”
他看了眼时钟。
“是今天,你是说我们今天晚上再来一次?”
“没错。为了完全再现当时的情景,我们需要再调一个狼人半妖过来。”
戸祭晃猛击桌面:“哪儿来那么多半妖!就用你们的设备不行吗?”
“如果不能准备好所有的元素,那我们不能保证实验的结果。”
“那要你们有何用?”
第三开发部的人板着脸看着大发雷霆的戸祭晃:“第三开发部并非九州分公司的下属机构,我们不需要向您负责。
“实际上我们已经把今天的报告整理出来,并且通过传真发往总部了。
“总部应该会很开心的,这是个不得了的发现。”
戸祭晃嘴角颤抖着,但是就如同第三开发部的人所说,他们只是派驻这边进行研究,平时接受他的管理而已,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被总部调走。
他不再看第三开发部的人,而是转向自己的直属部下:“就没有什么能教训一下那个桐生的吗?”
部下们面面相觑,然后刚刚做报告的秘书小西代表大家开口道:“总部的要求是我们只做合法的行为,至少是表面上合法的行为。如果不顾总部的要求,倒是可以拜托博多本地的极道做点什么。”
戸祭晃想了想,摇头:“极道靠不住,那个桐生可是两次把拆了极道的组织,现在极道都管他叫关东之龙,普通的极道一听他的名号就被吓死了。”
他顿了顿,忽然想起来什么,便问道:“对了!昨天玉龙旗上不是有个用了我们的办法提升的家伙败给了桐生吗?”
小西马上回答道:“是的,叫速谷伸弥。”
“他怎么样?可以引导一下他,让他发疯吗?一个疯子怀恨在心,突然下杀手,和我们福祉科技完全无关。”
戸祭晃兴奋的说道:“总部也无法怪罪下来不是吗?”
“关於这点,速谷伸弥曾经来过我们的心理治疗机构,根据我们和福冈县警的合作协议,我们甚至可以预先报备他有犯罪倾向,这应该可行。”小西顿了顿,抢在戸祭晃开口前继续说,“但是考虑到速谷伸弥跟桐生和马之间的实力差距,他只依靠能随意弄到的刀具击伤桐生的可能性不大。”
戸祭晃大手一挥:“不一定要击伤桐生,击伤他身边的人也行。只要让桐生和马付出代价就可以了,什么代价都行!”
小西看着自己的老板,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有这个必要吗?虽然桐生和马从中作梗,让我们失去了至关重要的半妖和C位巫女,但是实验已经超额完成目标……”
第三开发部的人帮腔道:“确实,今天确认到的神奇现象,足够我们研究很久,在和新成立的第四开发部争夺资源的时候,想必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戸祭晃哼了一声:“你们不懂。吃了亏不反击,其他人都会觉得你好欺负。其他的分公司一定在等着看我的笑话,今后总公司也不会提拔一个失败者。我要让桐生和马付出代价!至少形式上付出代价,让我有个交代。”
在场的众人都没有说话。
这时候第三开发部的头目身后一个小弟忽然上前,在头目耳边耳语了几句。
戸祭晃大声说:“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不要藏着!”
第三开发部的头目推了推眼镜:“我们注意到下稻叶警视总监的三公子,现在对桐生和马怀恨在心。虽然还没有对他进行正规的心理量表测试,但是我的部下认为也许可以试着让他被不干净的东西附身。”
戸祭晃看着这帮穿白大褂的家伙:“你们不是科学家吗?这么会儿功夫就说了一堆神隐啊、附身啊之类的不科学的事情,跟民俗学家似的。”
“正因为我们是科学家,所以才能用这样平静的态度来说出这些东西啊,科学终将解释一切,而解释的前提是承认它存在。”
戸祭晃撇了撇嘴:“我真是服了你们这帮穿白大褂的了。那么这个让脏东西上身的计划有多少成功率?”
“老实说,成功率不大,首先我们不知道我们掌握的都市传说里,哪些是真的哪些是以讹传讹,只能根据失踪人数大概猜一个。然后我们要想办法把下稻叶公子带到那附近去……”
戸祭晃打断了第三开发部头目的话:“不用告诉我细节。试一试没什么坏处——前提是我们能用比较合理的办法把三公子骗过去。”
小西开口道:“用剑圣的名义给他一张纸条,约他去那里见面应该问题不大。纸条可以伪造成日本体大的学生恶作剧。根据我们的调查,日本体大的学生里私下不满下稻叶彰闲的可不在少数。”
“很好,非常好。”戸祭晃露出笑容,“不过,这个下稻叶彰闲也和桐生和马打过吧?战况如何?”
小西面露难色:“呃,被碾压了。甚至不如速谷的表现,速谷至少跟桐生和马有来有回。”
戸祭晃扭头看白大褂们:“就不能让不干净的东西上这个速谷的身吗?”
“根据我们对速谷最新的心理测试,他不具备相关的条件。”
“什么意思?”
“速谷的恨意非常的肤浅,流于表面。总而言之是个废物。”
戸祭晃撇了撇嘴:“那就算了。就按照这个计划执行吧,小心一点,别留下马脚。如果不成功就算了,当是三公子桑体验了一下人心的险恶好了。”
第三开发部的白大褂之首点了点头:“明白,我这就把整个博多最可能引来那种存在的地方整理出来。”
小西接过话茬:“我去找笔迹专家熟悉日本体大学生的笔迹。”
“去吧。”戸祭晃挥挥手。
部下全都领命离去后,他转动老板椅,面向窗户,看着窗外那轮明月:“哼,桐生和马,我戸祭晃睚眦必报。”
他顿了顿,又冷笑道:“你还找不到我动手的证据!你绝对想不到这个世界还有这样一面!”
**
神宫寺玉藻一进总统套房就打了个喷嚏。
“你也会感冒?”和马惊讶的说。
“我越来越像人类,自然有一天会得人类的疾病。”玉藻小声说,“我可是异常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不过这个喷嚏大概不是感冒。”
和马挑了挑眉毛,但这个时候美加子看过来了,所以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美加子大声嚷:“好啦!终于到了没有外人的地方了!保奈美,你的那些保镖大叔应该搜过窃听器吧?”
保奈美点头:“搜过了,早上搜过一次,我们回来前搜过一次。而且这里还布置了我们南条财团最新开发的有源干扰器。”
她拍了拍摆在电话机旁边的装置。
和马惊道:“我以为那是个传真机。”
“它确实有传真机的功能。”保奈美耸肩,“但同时它也能干扰这个房间发出的一切电信号。除非敌人装设了使用闭路回线的窃听器。但是我们今早才换的房子,而且专门叮嘱不要房间服务,所以敌人应该没有时间装设这种东西。”
和马挑了挑眉毛:“这么周到啊?”
“那当然,这是南条财团迎宾部门的VIP流程。”保奈美双手抱胸,“所以你应该知道我们今晚不光是拉家常这么简单吧?听了美加子说晚上的情景之后,我觉得我们应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美加子忽然双手堵住耳朵:“我不想听,我超级怕痛,一拷问就一定会招供的,我洗澡去了!”
然后美加子就真的跑了。
和马挠挠头,说实话既然要摊牌,他觉得把美加子排除在外好像不是很好。
但是他又觉得美加子的自我认知很准确,她确实看起来就是被拷问就一定会招供的那种。
剩下的俩姑娘嘛……和马看看保奈美和晴琉,她们俩真要被抓了,只怕会咬舌自尽。
晴琉现在还一副状况外的表情,瞪着大大的眼睛满脸迷惑。
保奈美继续说:“从温泉回来,我就发现玉藻自言自语的时候变多了,一开始我没太在意,但渐渐的我发现,她不是在自言自语,她在跟你说话。
“不像是使用了通讯设备的样子,这就很奇怪了,因为有时候我在她身边都听不清她说啥,但你明显能听到。”
晴琉:“有吗?”
和马对晴琉笑了笑,斟酌着该怎么开口。
“这次的事情也是,”保奈美继续说,“突然你们就消失了,把美加子仍在现场,然后又突然在山顶出现。还有下午玉藻从我这边离开的时候也很奇怪,我的保镖没有一个看到她走了,我也是从她留下的字条才知道她去找你。”
晴琉这时候好奇心已经完全被煽动起来了,她眨巴着眼睛,来回看着和马和玉藻。
玉藻叹了口气。
“如果,”她看着保奈美,“我说我不是人类,你会信吗?”
哐啷一声巨响,众人一起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结果看到美加子手忙脚乱的捡起掉地上的盆:“我、我在拿洗澡的用具,偶然路过而已!”
玉藻笑眯眯的看着她,然后用了一招平行漂移接近她。
美加子吓得坐到地上,发出悲鸣:“不要啊!不要杀我啊!”
玉藻一把抓住美加子的衣领,单手把她提起来,扔到沙发上,和马身边。
和马一把搂住美加子的肩膀,笑道:“既然都听了,那就听到底吧。”
美加子看和马的表情,到是不怎么惊恐:“和马你也不是人类?”
“姑且还是。”和马挠了挠头,“但是领悟心技一体的我,到底还能不能算人类还得打个问号。”
领悟心技一体,就可以超过30级,然后和马现在认识的那些30级以上的家伙,没几个像人类的。
从直升机上肉身空降都毛毛雨的家伙,这能算人类吗?
美加子:“我作为一个普通人,觉得听到这已经够了,让我去洗澡吧。”
和马一把拽住又想跑的她,把她死死抱在怀里。
“虽然在座的妹子里,只有你没有领悟心技一体,但是未必将来就不可以。”和马说,“而且我还挺喜欢抱着你的感觉的,因为软。”
“啊哈哈,是吗,那太好了……”美加子干笑起来。
这时候晴琉咳嗽了一声,打断了和马跟美加子的**:“所以,到底怎么回事?”
“还是我来说明吧。”玉藻上前一步,“这个世界,还存在一些科学之光尚未照亮的角落,虽然科学之光照亮它们只是时间问题,但毕竟在现阶段还做不到……”


Copyright © 2021 隆宸文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