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5oc熱門都市言情 茅山鬼王 愛下-第2978章 渾身的骨頭疼相伴-gv4mf

茅山鬼王
小說推薦茅山鬼王
在薛家药铺都没呆上两天,这边就要出发去金陵了。
这个把薛小七给气的不轻,好不容找到两个免费的苦力,两天活儿都没干,直接就要走人,寻常的时候,哪次不要呆个十天八天才离开,薛小七还说他们两个是故意逃避干活,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
不过这也都是在说笑,周一样也知道他们二人也不会因为这点儿小事儿才走。
周一阳这时候站了出来,说这些活儿都让他包了,周一阳才笑骂着让他们二人离开。
薛小七哪里舍得让他这个大舅哥干活儿,毕竟娶的可是周一阳的亲妹子。
二人不敢耽搁,怕是事情有变,当天下午便订了两张飞往金陵的机票,两个小时左右,便在金陵机场下了飞机。
一出了机场,就看到有一个年轻人手中高高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葛羽”两个字,正朝着出口处焦急的观望。
葛羽和钟锦亮径直朝着那个年轻人走了过去,来到了他的身边,钟锦亮便客气的说道:“你好,是冷先生让你在这里接人的吗?”
那年轻人上下打量了葛羽和钟锦亮两眼,疑惑道:“是啊,你们是……”
“我就是葛羽。”葛羽沉声道。
那年轻人有些不太相信似的看了葛羽一眼,又道:“您真的是葛先生?”
“不错,我就是,冷先生呢?”葛羽开门见山的问道。
“在车上,我带你们过去。”说着,那年轻人便带着二人直接去了机场的停车场,五六分钟之后,就出现在了一辆奔驰商务车的旁边,那年轻人敲了敲车窗,车窗打开之后,一个面容憔悴的人的中年人的脸露了出来。
此人有着浓重的黑眼圈,头发花白,而且乱糟糟的,看上去有些油腻,脸上也是胡子拉碴,应该有好几天都没有打理了。
“冷总,人我给您接来了,这位就是葛先生。”那年轻人恭敬的说道。
被称之为冷总的中年人,听闻此言,颓然的眼神才有了一丝光彩,看向了站在一旁的葛羽,不由得也是一愣。
在电话里听着就感觉很年轻,可是冷先生没有想到,见到的人比电话里听到的声音还要年轻,看着跟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样子。
俗话说嘴上没毛,办事儿不牢,这样年轻的人如何救自己女儿的性命呢?
不过那冷先生并没有表露出心中所想,很快起身打开了车门,伸出了手去,说道:“您好,我是冷先生的父亲,葛先生,您终于来了……”
葛羽伸出手去,跟那冷先生轻轻一握,然后简单介绍了一下钟锦亮,说是自己的朋友,跟着一起过来瞧瞧的。
那冷先生也很周到的跟钟锦亮握了手,然后就请他们上了车,便让接他们的那个年轻人,带着他们去医院的方向而去。
这边一上了车,葛羽便忍不住问道:“冷先生,实不相瞒,我跟冷冰心小姐在数年之前,的确是有一面之缘,阴差阳错之间将她给救了下来,要不是您给我打这个电话,我差点儿都将她给忘了,俗话说,相逢即是有缘,既然她还能再联系到我,就说明我们之间有缘分未了,说说吧,冷小姐究竟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我可不一定能够帮上忙。”
“葛先生您真是谦虚了,之前我就听我女儿提起过您,说您是有大本事的高人,要不然也不会将她从那么危险的地方救出来,您放心,只要你们能够救了我女儿,这报酬方面,咱们都好商量。”那冷冰心的父亲一看就是生意人,说话客气,面面俱到。
一上来就要用利益来衡量这件事情。
不过看这个冷先生,应该也不是太过有钱的样子,从他的座驾上就能看出来,他的这辆车,估价也就一百万左右,估计还没有谭爷的身价大,更不用跟陈泽珊他们家相提并论了。
顶多也就是有个两三千万的身家。
如果葛羽跟他要报仇的话,估计这冷先生真的要倾家荡产了。
“报酬的事情暂且不提,您先跟我说说冷小姐的情况吧。”葛羽又道。
一提起这事儿,那冷先生便是一声长叹,眼圈都开始微微发红了,好一会儿才道:“这事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女儿她是怎么了,事情发生在三天之前,那丫头回到家里没多久,就说自己身上疼,浑身的骨头都疼,一开始还能忍受,可是过了一会儿之后,便开始疼的满地打滚,惨嚎不止,我一看这情况不妙,便开车带着她去医院,在半道上,那丫头就疼的晕死了过去,发起了高烧,浑身烫的厉害,到了医院也没有检查出来什么,只是说突发性高烧,留院观察几天,我当时也没当回事儿,当天晚上半夜的时候,那丫头醒过来一次,抓着我的手,说她很快就要死了,然后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让我联系上面的人过来救她,很快再次晕死了过去,这一次醒来,就再也没有睁开过眼睛,而且病症越来越厉害,高烧却是退了,但是生命迹象开始变的薄弱,这两三天来,已经进了好几次抢救室,目前还在重症监护室里面呆着,随时都有可能没了呼吸……”
说到这里,冷笑声再次看向了葛羽,颤声道:“当时那丫头没来由的说了一句自己就要死了,吓了我一跳,以为她是烧糊涂了,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她当时给我的电话号码就是葛先生的,虽然我不知道您是做什么的,可是既然她说您能救她,我也只能姑且一试了。”
听到冷先生的话,葛羽和钟锦亮不由得对视了一眼,也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奇怪起来。
“冷先生,当时冷小姐给你电话,让你联系我们,为什么拖了这么久?”钟锦亮问道。
“这……当时我真没有想那么多,以为那丫头是高烧烧糊涂了,这两天一直担惊受怕,抢救室都进了好几次,才突然想起来她说的那个电话号码来。”冷先生有些局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