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宸文字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討論-第439章 來了個採花賊?展示

Annette Tiffany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她开心的跟着邵乐成一起前去寻找蛇,倪月杉看向身旁的景玉宸:“其实我觉得他们两个挺般配的!”
景玉宸在旁边笑着点头说:“其实我也觉得……”
二人一同回去,青蝶看着二人,眼神中带着一丝无奈,景玉宸开口提议说:“我们去将万燕也抗走吧,还有那个小厮……”
青蝶错愕,显然没太明白。
到了第二天,倪月杉等人在马车内正在熟睡,但在不远的小林子里,杂草丛中,景玉娥惊恐尖叫着醒过来了。
她用力去甩手上的蛇,可偏偏她自己吓的忘记松开,怎么甩,蛇都紧紧的黏着她……
在她的惊恐尖叫声中,地上躺着的万燕和小厮也被惊醒了。
他们觉得脑袋很沉,而四周的场景吓了他们一跳,他们竟然是在林子里清醒过来的。
而且脑袋有些沉,景玉娥一跳一跳的尖叫着是干什么?
万燕想起昨天撞见了白衣鬼一事,脸色瞬间白了白。
但很快镇定了下来,她从地上站了起来,始终不太相信是鬼,一定是人假扮的。
她朝林子外走去,景玉娥将蛇甩开,蛇如景玉娥也同样吓的不轻,加上药粉的原因,逃跑起来,都不利索。
而景玉娥看着手掌上的咬痕,双眼一翻又要晕死过去。
小厮立即上前将人扶住,对马车方向大喊道:“快来帮忙啊!”
之后有下人快步走来,将景玉娥扶着上了马车。
此时的景玉娥衣衫以及头发皆是乱糟糟的,身上全是灰尘与草屑,由此可见,是有多么狼狈。
倪月杉等人被吵醒后,各自打着哈欠,景玉宸在马车内钻了出来,对在场众人开口提示:“时间不早了,赶紧出发赶路吧!”
一行人着急出发,随行大夫给景玉娥处理好了伤口,景玉娥也悠悠转醒,看见马车内的老者立即瞪了瞪眼睛,一脸的惊恐与戒备。
老者对景玉娥主动开口解释说:“长公主,你的伤口已经处理了,放心吧,没有毒了!”
景玉娥狐疑的看着老者询问:“昨天,你可有听见狼叫?有没有见到什么东西?”
听见这话,老者皱着眉细细思考了一下:“惭愧,老夫昨天睡的有点沉……”
所以什么都没有听见,什么都不知道。
景玉娥的眼里闪过失望,神色看上去有些憔悴,但大夫在刚刚景玉娥的话中已经听出了猫腻,他开口安慰道:“长公主是不是在昨天夜里看见了什么不干净的?”
景玉娥抬起头,用力的点头,全然没了从前的半点优雅与高冷。
“其实昨天长公主被蛇咬了,那蛇含有毒素,若是因为被蛇咬,而产生了幻觉,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长公主不必当真!”
听了这种解释,虽然没有彻底打消景玉娥内心的恐惧,但多少还是有些安慰的。
她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万燕原本还想好好的侦查侦查,昨天撞见“鬼”的地方,但景玉宸要求出发,她也不好张口插嘴说什么,只能乖乖的跟着配合了。
在她的马车中,是她的丫鬟,她开口询问:“昨天我出去与人打斗,你怎么没出现?”
丫鬟显然被万燕这句话给惊讶到了,“小姐你与人打斗?奴,奴婢……没听见啊!”
万燕原本觉得事情有蹊跷,想着在丫鬟身上问出什么线索,可惜,丫鬟睡的太沉?
白天赶了一上午的路,到了一个市集,段勾琼立时来了精神,好似身上的疼也感觉不到了,她欢快的下了马车,朝集市中跑去:“我要买买买!”
邵乐成跟在她的身后无奈的开口提示说:“不是我小气不给你买,只是我们队伍不方便!”
段勾琼却是噘着嘴说:“有什么不方便的,多雇几个人,买几辆马车,按照我们提供的地址,送到苍烈去不就得了?”
说着她嘴巴一噘:“买是不买?”
邵乐成有些无奈,最后只能妥协,每每在付钱的时候,总是会嘟囔一句:“卧槽,这都可以买给孩子们一个上好的狼毫了!”
一边走着一边感慨,段勾琼听的有些腻了:“若是你讨好我父王,父王一个开心赏赐的东西都可以给你盖十个学堂了!所以你还是赶紧讨好本公主,不要在这里卧槽卧槽!”
邵乐成摸了摸鼻子,觉得好似有点道理。
景玉宸和倪月杉走在二人的身后,二人要安静许多,倪月杉看见了好看的发簪也会拿起来比对比对,景玉宸会在旁边开口提示说:“喜欢就买!”
最后倪月杉还是将发簪放下了:“算了,麻烦,不喜欢戴这些东西!若不是不想成为另类,我或许就剪短发了!”
景玉宸诧异的看着倪月杉,倪月杉从哪里来的这种大胆想法……
四人在前走着,景玉娥则是头疼的在马车内不愿意下去,万燕很想跟去,但她觉得自己会成为空气人,最终没有选择跟上,也默默的留在马车之中了。
倪月杉四人逛累了,便在旁边一家看上去不错的酒楼内吃饭去了。
四人穿着普普通通的衣着,可一眼看去,丢在人群中,器宇不凡,店小二立即快步走来,热情的开口询问:“诸位客官是住店,还是吃饭啊?”
四个人选了一间雅间进去吃饭,睡了一觉之后,四个人还算有精神,段勾琼开始说昨天的事情:“咱们今晚要不要继续啊?昨天我都没有玩到。”
邵乐成开口嗔怪道:“玩多了是会被发现的!咱们要适可而止!你若想玩他们,需要换一种方式!”
段勾琼愕然,“他们若是聪明,岂会第一次就被捉弄到!你就是不想配合本公主!哼!”
段勾琼一说就要生气,邵乐成立马就认怂:“好好,我错了,我错了,按照你的要求再来一次行了吧?”
此时倪月杉却是沉着脸,开口说:“其实,亲王说的没错,玩多了同一个把戏,就会让人容易发现漏洞,所以我们除非用新的法子!不然就不要生事!”
段勾琼扫兴的看着二人,之后又看向景玉宸:“你也这样觉得?”
“惊吓存在很多种,内心中有鬼,是一种惊吓,公主喜欢玩,那就换一种方式!”
段勾琼双眼亮了亮:“还是太子说话中听,不会像某人,净说一些扫兴的话!”
她狠狠瞪了邵乐成一眼,然后将茶杯放在邵乐成面前:“给本公主倒水!”
四个人在酒楼内吃饱喝足之后,出了酒楼,回到马车停放的地方时,景玉娥和万燕还在马车上并未离开。
得知四个人回来了,景玉娥开口道:“我们就在这个地方找客栈住下吧,在郊区睡觉太不舒服了!”
倪月杉站在景玉娥的马车外面开口说:“也不知道之前是谁,死命的催促着赶路,现在好了,不想了?”
景玉娥攥着拳,开口说:“这也是为了大家舒适考虑!”
这句话带着威严,好似她真的在为在场人考虑一般。
倪月杉淡淡的看着她,之后对景玉宸说:“我先上车了!”
景玉宸瞅着景玉娥的神色憔悴,故作担忧的询问:“是不是生病了?如果是,那就去看大夫,好好的歇一歇,勾琼公主也确确实实是比较讨厌着急赶路。”
景玉娥没犹豫,扶着额回应:“就在这地方找个客栈吧。”
景玉宸没有反对,对车夫吩咐:“找个好一点的客栈,让我们歇脚吧!”
之后马车摇摇晃晃走了没多远,停靠在一家客栈前。
又是一个入夜后,景玉娥让下人在房间里面点满了蜡烛,将整个房间照的明亮,才让她感觉到彻底的心安。
她朝床榻走去,然后睡下,到了半夜后,好好关着的窗户被风吹开,原本入眠极浅的景玉娥也跟着被惊醒,她睁开了眼睛,房间里的蜡烛被风吹灭了一半,她着急的对外面大声道:“来人啊,来人!”
可外面根本没有人回应,在她的房间内却响起一道声音来:“美人,再找谁来呢?”
这道声音仿佛就在她的身后,景玉娥诧异的转身去看,在床帐外,站着一个男子,只是因为床帐的缘故,是隐隐看见是一个男子,却无法看清楚相貌……
“啊,你是谁!来人啊!”
她原本想大喊一声抓刺客,可对方却是低低笑了起来,迅速出手,他袖子一挥,银针朝她射来,她原本要大喊的话,瞬间咽了下去。
景玉娥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男子,她喊叫不出来,只能沙哑着嗓子,低低的质问道:“你是谁,谁派你来的?你想做什么?”
“在你上楼与我擦肩而过的那么一瞬间,我便被你的容貌所吸引,但看你满脸愁云,是不是yu求不满?所以我大着胆子,入了夜后,过来约你一起共度良宵!”
景玉娥着急的去回想,今天上楼时,她撞见了谁?
当时她神色恍惚,根本没有留意!
她的神色变的精彩:“你,你,你是采花贼!”
“嘘,不要这样说,我是你的解语花!”


Copyright © 2021 隆宸文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