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宸文字

好看的玄幻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 ptt-775. 所謂名氣

Annette Tiffany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酒吧里喝过几杯,岩桥慎一又转战夜总会。
今天晚上,朝日电视台那边招待他,吃好喝好,连连续摊。电视台的黄金时代,招待经费多到花也花不完,负责招待的人出手大方、毫不手软。
这年头,最简单的表示诚意的方式就是看招待时的钱花了多少。最简单的表示领情的方式就是使劲儿花招待方的钱。
社会上,不知多少公司里负责招待的工作人员,因为钱花得不够多被上司一顿臭骂,生怕接受招待的那一方、因为钱花不尽兴认为对方没诚意。
如此神奇的时代,过后不崩坏才怪。
岩桥慎一吐槽归吐槽,但也安心享受。他越是痛痛快快的玩乐,花的招待经费越多,负责招待的人就越是高兴。
刚做成了件大事、在业界扬名的社长桑正春风得意。
纪录片一播出,岩桥慎一在业界彻底扬名。
不仅朝日电视台这么招待他,正在合作当中的唱片公司对他更加看重,积极联络新的合作,就连各路广告赞助商,都对他另眼相看。
从前,作为音乐制作人,岩桥慎一就已经展现过“点金手”的能力。而这一次,企划广告和纪录节目的联动,则让整个业界见识了他在音乐之外的才能与魄力。
预定要在朝日电视台常规化的那档整蛊节目,制作组就准备搬出他的名字吸引广告商。
如果企划了节目的是音乐点金手制作人岩桥慎一,广告商未必会多看一档同样是他参与的、跟音乐八竿子打不着的整蛊节目一眼。
但是,这一次露了这一手给整个业界看过以后,一切就大不相同。
不过,岩桥慎一这次不仅在业界扬名、普通大众对他的关注和好奇心也十分强烈。
原本以为只是节目刚播出以后,一阵风的热度。结果没想到,节目播出几天后,仍有往朝日电视台打电话,询问关于岩桥慎一的事的——这部分基本上都是家庭主妇。
而行动力更强的年轻人,早就查到岩桥慎一唱片公司的地址,把信寄过去了。
这些人不仅像粉丝一样的给他寄信,纪录节目里出现过的、由他和美和酱中村兄合伙的LIVEHOUSE,除了让地下音乐人们扎堆去面试,门票也变得异常抢手。
“岩桥桑现在众所瞩目,大众对您的好奇心可重了。”负责招待他的工作人员恭维道。
岩桥慎一听了,为之一笑,“我本来只是个幕后黑衣人。”
不过,嘴上这么说,心里知道,自己其实早就在打主意,要借着这次THE BLUE HEARTS和企划专辑的联动,在业界扬名。
准备接手乐队的时候,就已经在考虑筹划了。本来也该如此,如果不是有所图,他也不会无缘无故仗义出手,去接住这只烫手山芋。
现在节目播出,计划大成功,他本人在业界名声大涨,而乐队还没重新出发,知名度先已经刷满。平均36.7的收视率,相当于半个红白歌会。何况,这还不是出场五分钟唱首歌,而是把乐队摊开了放在观众面前。
千算万算,唯一让岩桥慎一意想不到的,就是节目播出以后,他这个只在节目里露了一面的幕后黑衣人,莫名其妙投中了家庭主妇们的心,成了太太们的新欢。
电视台是不放过热点和热度的地方,THE BLUE HEARTS的热度炒起来以后,朝日电视台怀抱金鸡,于是卖力制作节目。而现在,岩桥慎一在主妇之间人气爆棚,每天打进电视台询问的电话,让朝日电视台又忍不住想把主意打到他身上。
毕竟,家庭主妇可是收视主力军。
“岩桥桑有没有考虑过,上电视什么的?”
工作人员恭维的话说完,玩笑着提起来,“像是《彻子的部屋》这样的清谈节目,就算是您这样的幕后人士,去参加了也不算是破例。不是吗?”
说是玩笑,百分百也是借着玩笑说出来试探他想法的真心话。
“而且,黑柳桑也对采访您这件事很感兴趣。”工作人员补充道。搬出黑柳彻子,并非为了施压,而是为了表示他们那边的看重。
《彻子的部屋》是朝日电视台从1976年起开播的长寿节目,每周一到周五的午间十二点播出,时长三十分钟。“彻子的房间”顾名思义,这档节目的主持人是黑柳彻子。
岩桥慎一对黑柳彻子这名字熟悉得很,她同时也是《THE BEST TEN》的主持人,而DREAMS COME TRUE曾数次登上《THE BEST TEN》的舞台。
不过,彼时乐队是刚走红的新芽,黑柳彻子是业界一流的大物,也没什么机会在后台跟她见面交流。黑柳彻子忙得很,甚至乐队去她的休息室拜山头时,几乎都是她的助理代收礼物。
而除此之外,这一位还有另一重身份,是那本《窗边的小豆豆》的作者。
岩桥慎一读她的书时,都不知道她原来还是个主持人、并且是这么一副形象。
《彻子的部屋》一周五期,这档节目邀请的嘉宾无所不包,歌手演员、体育界人士、漫画家、词曲作家……只有想不到,没有请不到。
而且,因为是午间档,收视率主力军正是家庭主妇,但凡是太太们喜爱、好奇的人物前去参加,当天的收视率必定可观。
顺带一提,节目至今的最高收视率来自曾经太太们的心头最爱三浦友和。不仅如此,还是刚跟山口百惠结婚时的三浦友和。
对午间档收视率实在不怎么样的朝日电视台来说,《彻子的部屋》绝对是午间档的王牌。
清谈节目的内容,无非是聊天而已。节目布景是“黑柳彻子家的客厅”,黑柳彻子与嘉宾分宾主而坐,畅聊有关到场嘉宾的各种情况——宛如播出给观众看的采访现场。
去这档节目当嘉宾,不会掉身价、甚至是种对他的认可。
朝日电视台虽然不想白白错过热点和热度,但也不是贸贸然乱出主意消费岩桥慎一的名气,而是手头正好有这么档合适不过的节目。
“能参加《彻子的部屋》,当然是我的荣幸。”岩桥慎一说着,话头一转,“不过,现在不是我这个幕后黑衣人站到台前来的时候。”
对岩桥慎一来说,想要的名气既然已经到手,就没有必要再过多在台前表现,换取这些没什么用的关注度。
现在这个节骨眼,事情并非已经过去,而是新一轮正要开始。唱片要卖,THE BLUE HEARTS要重新出道,还有各种各样的事等着打点。
要是他这个制作人跑出来参加节目,分散大众的注意力,模糊了重点,那才是得不偿失。
春风得意归得意,到底还没有忘形。
这次的事,岩桥慎一从中想要得到的名气已经拿在手里,没有必要再去上个电视,满足家庭主妇们的好奇心。
太太们与其给电视台打电话,还不如多多支持他担任制作人的专辑。
对岩桥慎一来说,光是扬名,只成功了一半。另一半,是要研究一下,接下来,怎么把这次得到的名气利用起来,置换成可以置换的利益。
一个一朝成名、吸引了大众无数好奇心和好感的年轻制作人,面对这些名气却能做到不为所动。现在,把一档长寿节目的邀请递过去,本以为他会一口答应,结果,他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拒绝。
这份心境和定力,朝日电视台招待他的工作人员也不得不佩服他。
不过……
“等到时机恰当的时候,我很愿意去参加《彻子的部屋》。”他说。
虽然这句话当中,有一点是为了回应工作人员搬出来的那句“黑柳彻子本人也想采访他”,留下一份余地。
但是,岩桥慎一并不是在说客套话。
……
喝完这顿热闹的花酒,最后还要再找个清静的酒吧,来一杯收尾酒。换新场子之前,岩桥慎一给有感情的司机饭岛三智打电话,叫她去酒吧那边等着接人。
来之前他就早有计划,事先嘱咐了饭岛三智,随时待命。
酒井政利送给他的这个职员,真就被他给当成一块想起来放到哪里就放到哪里的砖。
当然,也不是真的没理由随便使唤她,岩桥慎一也会在应酬时,把等着他的饭岛三智叫进来,介绍业界的人给她认识,不算是白出来跑腿一趟。
饭岛三智任劳任怨,这种脑子不笨、还勤恳踏实的人,不出意外,过后肯定会重用她。就算没有酒井政利和吉田正树的面子在,也值得栽培。
这边,岩桥慎一的收尾酒喝完,那边,饭岛三智就过来待命。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刚才打电话时,岩桥慎一叫她到了以后进来。就趁现在,把饭岛三智介绍给朝日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认识,“今后说不定要让她去贵台商谈工作,还请多关照。”
一起喝酒的工作人员也都喝得尽兴,满口答应。
饭岛三智见机行事,态度叫这帮电视业界的人也都挑不出毛病。
散了场,岩桥慎一坐进车里。
应酬绝对是个体力活,折腾一晚上,总算清净下来,岩桥慎一长出一口气,安安静静坐着。
过了一会儿,他想起来,说了句:“过阵子,要向电视台方面推荐BOLAN,到时,也得交给你了。”
饭岛三智答应着。
自从把她派去加入BOLAN的制作团队,而BOLAN又正式出道以后,岩桥慎一叫她兼差司机的频率少了许多。但是,叫她过来接人时,把她叫进去,介绍电视台的人给她认识的次数却增加了。
她心里知道岩桥慎一有意识在栽培自己,不仅任劳任怨,还坚决奉行“不听不看不说”的三不原则。
岩桥慎一吩咐完她,闭目养神,不再说话了。
饭岛三智从后视镜里看一看,也默默开车。一路上安安静静,直到送岩桥慎一回家。
上楼时,岩桥慎一惦记着,到了家好好泡个澡,休息一下。结果,一进家门,玄关那里,放着双女士的便鞋。
全世界唯一一个他不在家的时候,也能把鞋子脱在他家玄关的女人。
岩桥慎一看着那双鞋,不紧不慢换了自己的鞋,抽下领带。差不多的功夫,听到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中森明菜站在他对面,手背在身后,笑眯眯打招呼:“你回来了~”
岩桥慎一“哦”了一声,点点头,“你来了。”
中森明菜纠正他,“什么‘你来了’嘛,这种时候,不是该回答‘我回来了’吗?”她装模作样的。
岩桥慎一瞧着她这副模样,觉得好笑,往她那边走过两步。
中森明菜伸手,把他抽下来的领带拿在手里,盯着他的脸看了看。岩桥慎一学她的样子,也盯着她的脸看。
“看什么?”她倒打一耙。
俩人面对着面,岩桥慎一满身的酒气,和混在其中的夜总会的味道掺在一起,钻进中森明菜鼻子里。
她抽了抽鼻子,忽然打了个喷嚏。
“哈哈!”
岩桥慎一叫她的模样给逗笑了。
中森明菜小脸皱成一团,恼羞成怒,“有什么好笑的?”一扭头,“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再煮点东西给你吃?”
“行啊。”不说不饿,一说肚子真有点空。
岩桥慎一把手伸过去,拉住她的手,“那我先去洗澡。”
她“嗯、嗯”的点头,手抽回来,啪叽啪叽,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社长桑。”在夜总会得意忘形的社长桑~
岩桥慎一叫她这句“社长桑”给戳中笑点。不笑还好,一笑,这个中森明菜拿眼睛一下下瞄他,“又在笑什么?”
岩桥慎一摇头,“见到你心里高兴。”
“……”
中森明菜哼哼了两声,“我去煮东西了。”一副大人大量放过他的样子。
其实心里乐开了花。
岩桥慎一看着她纤细的背影,觉得这轻盈的步子,是长着翅膀的人才有的。
一瞬的奇妙联想后,他走进浴室。正洗着澡,看到浴室的玻璃门上,映出影影绰绰的身影。
“你也没有洗吗?”岩桥慎一逗她。
中森明菜这次倒是端足了年上大姐姐的样子,趾高气昂,“我把你换下来的衣服拿走而已。”
……这有什么可得意的?
隔着玻璃门,岩桥慎一看着这个来了又去的身影,有点无语。


Copyright © 2021 隆宸文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