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y24r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第1426章 明哲保身的蘇誠(下)鑒賞-2i2kt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小說推薦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说到这,苏诚顿了一下。
在沉默了一会后,低沉着嗓音:
“莉雅,我不知道你是否清楚我现在的处境。”
“我现在可是布列颠尼雅帝国的第13位统合骑士。”
“我现在位高权重,同时……也相当地危险。”
“我已经很明显地察觉到了……陛下一直有意培养自己的嫡系……”
“在卫国大战前,她就在培养自己的嫡系文臣与嫡系骑士。”
“即使在卫国大战结束后,陛下仍旧在培养自己的嫡系文臣与嫡系骑士,只不过和以往相比——陛下吸取了很多教训。”
“陛下从未忘记过对自己嫡系的培养。”
“现在,陛下的嫡系文臣有以卡米尔为首的等人。”
“陛下的嫡系骑士,则有以恩利为首的众人。”
“我虽然和陛下的关系亲密,而且还为帝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也改变不了我是‘非嫡系骑士’的事实。”
“莉雅你活了上千年,‘国主为了减轻威胁而诛杀功臣’的戏码,你应该也看过不知道多少遍了……”
“我不想当那种‘被诛杀的功臣’。”
“尤其是现在有了2个女儿的当下,我就更不想当那种被卸磨杀驴的倒霉蛋……”
“所以我决不能犯错。”
“不能犯任何能被他人抓住把柄的错。”
“对于陛下下达给我的任何任务,我也都不能以敷衍的态度对待。”
“我必须要完美完成陛下下达给我的所有任务。”
“同时无时无刻不向陛下表忠心。”
“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和我家人们的安全。”
“让我能做一个可以善终的功臣。”
“所以——容我再说一句抱歉,莉雅。”
“为了我自己,以及我家人的安全,我不论如何,都要置‘圣女’于死地。”
“完美地完成陛下下达给我的攻灭罗林帝国的任务。”
“我不会有任何的让步。”
“因为这直接关系到我和我家人的未来。”
“……说得也是啊……”
莉雅露出一抹苦笑。
“苏诚你现在的身份已经今非昔比了……”
“做出任何不妥的行径,都有可能授人于把柄……”
“唉……”
在长出一口气后,莉雅转过身,大步朝屋外走去。
莉雅即将从屋内走出时,苏诚突然叫住了她:
“莉雅,你和那‘圣女’有着很深的交情吗?竟让你大老远地亲自跑来找我,请求我饶她一命。”
“嗯……”莉雅停下了脚步,“要说有‘很深的交情’的话……那倒也不至于,我和她的交情其实也算不上多深。”
“我现在如果去见她的话,她应该也认不出我来了,毕竟我们两个已经8年没见过面了。”
听到莉雅的这句话,苏诚挑了挑眉。
“那可真是奇怪了,你与那‘圣女’的交情并不深,为何要这么兴师动众地来帮她?”
“嗯……该怎么说呢……我很喜欢让娜那孩子。”
“善良、坚强、慷慨、温柔……她有着我所欣赏的一切美德……”
“同时我也很同情那孩子……”
“苏诚你或许不太了解莉雅这些日子里都遭遇了些什么,但我可是知道的……”
“明明无意当什么将军、当什么‘圣女’,结果从头到尾都被当做‘工具’那样使用,没人考虑过……不,应该说是没人敢去考虑过让娜的感受……”
“与此同时……她还长得有些像我很多年以前的一个老友。”
说到这,莉雅的脸上浮现出几抹追忆之色。
“看着让娜的那张脸,就让我忍不住回想起我那已经许久没久的老朋友……”
“所以不论如何——我都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让娜去死啊……”
说罢,莉雅不再多做停留,直截了当地推开房门,从苏诚的视野范围内彻底消失。
苏诚怔怔地已经被重新合上的房门。
过了一会,苏诚才轻叹了口气,随后呢喃道:
“‘工具’吗……真是契合地不得了的形容啊……”
……
……
在享受完徳第乌赠予的面包与茶水后,巴尔等人本想就这么直接离开。
但徳第乌却盛情邀请他们在这里住下一晚,在这里休息一晚后再启程。
因盛情难却,再加上巴尔等人觉得他们现在已经深入罗林帝国的南部国土,应该是不会碰上布列颠尼雅军的缘故,所以巴尔等人便点头同意留下住宿一晚。
徳第乌将他们村子里的一栋没有人住的小木屋借给巴尔等人暂住。
这间木屋虽然已经很久没有人住,屋内各处布满了灰尘,但只要将这些灰尘全部清理掉,倒也是栋不错的木屋,让巴尔5人住下绰绰有余。
徳第乌本想让自己的儿媳来帮忙打扫这栋木屋。
但被巴尔等人严辞拒绝了。
吃了人家的买面包、喝了人家的茶水、住了人家的房子。
如果还要人家来帮忙打扫屋子,那巴尔他们就实在拉不下这个脸了。
严辞拒绝了徳第乌他们的帮忙后,巴尔5人便自己动手来打扫屋子。
巴尔、夏尔、欧仁、吉尔4人那低下的处理家务能力,在此时展露得一览无余。
4人平日里都是从不亲手干家务活的,因此像打扫屋子卫生这样的家务活,他们极不擅长。
说句难听点的——一个小孩的家务能力,可能都是这4人的总和。
而与之相对的,是让娜那高超的家务处理能力,在此时展现得淋漓尽致。
在巴尔4人费劲力气擦干净一片木板时,让娜已经擦干净了差不多5片木板……
托了让娜的福,让他们得以在天黑之前终于有了一间干净的屋子可以居住。
……
……
“……巴尔。”
夏尔缓步朝坐在油灯旁、正看着油灯内的火苗发呆的巴尔走去,在呼唤了一声巴尔的名字后,便接着朝巴尔轻声道。
“今天……村长说的那些话,你不用太在意。”
“那些平民根本就不明白你的苦衷。”
“你比谁都希望这个国家的平民能过上好日子。”
“为了让这个国家摆脱那个昏君,你也做过努力。”
“所以……不用太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