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kr2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來自繆星討論-第936章 技巧致勝讀書-j01g3

我來自繆星
小說推薦我來自繆星
画舫掉头,顺流转入南面大江之中,沿途桃雨纷飞,激起漫天粉红,但画舫甲板却不是诗情画意的景象。
纪尘语再度招手,手中出现了一把笔直黝黑的长剑,她直接原地飞升而起,一剑掠向君凌。
“叮————”
一记悠由绵长的撞击之音响起,刀剑相撞迸发出大片的波动,此刻江面朝两岸荡开一圈半米高的波浪。
两人分别攀附在船头和船尾的旌旗之上,均是虎视眈眈的盯着对方,目光恨不得把对方撕成碎片。
“叮叮叮”连串急响,剑锋撞击之声不绝于耳,两人身形如燕子一般在各大旗帜之中穿来穿去,而且速度越穿越快,一开始人们还能看见招式的变化,渐渐的,剑看不清楚了,剑仿佛一条黑龙在空中翻腾;慢慢的,刀也看不见了,俨然一道流光在桃雨中穿梭。
观众们能看见的就是两人的身影和面容,再后来人也看不到了,只有两道混在一起的黑白光线在天上飞来飞去,他们的人与武器已融为一体,他们的武器到哪里,人就到哪里,他们人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灿烂光华,落英缤纷。
江面不断有一道道的水波扩向两岸,水波刮到岸边立即发生剧烈爆炸,沿途的桃林、岩石、沙土均被炸得冲天而起,当真是飞沙走石、日月无光。
两人互怼了整整二十分钟才停下来,谁也没占着谁的便宜。
纪尘语落回甲板,死死的盯着君凌,她真是万万没想到君凌是如此强悍,打成这样了气息一丝也没有削弱,而自己却是有些力不从心了。
君凌也在暗暗惊讶,这个娇滴滴的女人也够硬实的,居然跟自己对攻了这么长的时间也无恙。
这个时候君凌敏锐的注意道画舫的飘流速度陡然加快,大江仿佛是在往下流动,再放眼仔细一看,她的脸色变了,因为在前方两千米处,大江断流了,江面上是一排石墩子。
前面一定是个悬崖绝壁,大江即将形成一条瀑布。
从小的战斗习惯让君凌对地形格外重视,很多高手不怕你再强,对地形的熟悉稍有不慎也得翻车,君凌忽然窜向甲板,伸手就捞起了一个栓锚,这钩子一样的栓锚居然是金属造的,缆绳也是钢索,一看材质就不菲,这地图的玄机果然在这里。
君凌的异动自然也引起了纪尘语的警觉,她也看到了前面的断流处,二话不说也在船尾处捞到了巨大的钩子。
这时画舫终于漂到了断流处,这里果然是一处悬崖,但下方却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的意思就是一片黑暗,这下面就是一个无尽的深渊,那么庞大的江水倒流下去,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俨然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一切坠入的物质都要被吞没。
画舫被石墩绊住,船身立即侧翻,卡在了墩子之间,也停在了悬崖边上,两条钢索却落了下去,君凌和纪尘语各自抓住铁钩,在半空荡来荡去。
纪尘语也不慌乱,抬手就是一道黑色的剑气朝君凌斩去,她的思路很明确,我把你打下去你就完蛋了。
她能想到这一点,君凌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反手一记刀光劈出,两股巨大的能量在半空震荡开来,瀑布都被炸出了一个球状缺口。
这一幕是全场观众看得最为心惊肉跳的,两条钢索在深渊中飘荡,交错的那一瞬间,刀光剑影雪片一般闪起,就只能看见瀑布中大团大团的水流在“轰隆轰隆”的爆炸。
纪尘语连劈数剑也奈何不了对方:这个该死的君凌,怎么这么能扛?
忽然间她的眼角余光注意到了上方摇摇欲坠的画舫,她再度一剑指天,剑尖立即喷出一股黑雾,能量在空中化为了一条黑龙,这是魔族标准的黑龙波。
这记黑龙波是朝着悬崖最左侧的石墩子卷去的,画舫虽无法被破坏,可石墩却不是,一旦左侧石墩被卷走,那画舫肯定是船尾先掉下来,船头在上。
君凌的钢索就是吊在船尾的,那么最先坠入深渊的人就肯定是君凌,看来这纪尘语的物理力学知识倒是学得很好。
“轰”的一声炸响,悬崖左侧石墩当即被震成了粉尘,画舫吱呀呀一阵翻滚,果然是以船尾朝下、船头朝下的姿势掉落下来了。
纪尘语大喜,大家要死也是你先死,最终胜出的人还是我。
可惜她得意的早了一些,巨大的画舫刚一滑落就被魔法一样定在了空中,再仔细一看,原来君凌的神光战刀已经脱手而出,它飞越了水幕,精准无误的穿过了船舷,把另外一个栓锚卷起,直接钉在了悬崖的中央石墩上,画舫居然被勾住了,悬停在瀑布中。
呵呵,纪尘语又笑了,你这法子固然还可以,可保得住一时却保不住一世啊。
纪尘语那是想都没想又一剑挥出,第二条黑龙波又呼啸着朝悬崖上涌去了,石墩再度被卷席一空,整船重新坠落。
然而等她再低头一看,下面铁钩上的君凌人已经不见了,她心头顿时就是一凉:怎么可能?
她没注意不代表观众们没看到,她是释放黑龙波的时候,两条钢索依旧在荡来荡去,在即将交错的那一瞬间,君凌艺高人胆大,居然松手从铁钩上高高跃起,抓住了纪尘语的钢索,而且猴子一样哧溜哧溜的往上爬,那非人类的动作换个人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想想吧,麦迪星那么险恶复杂的环境,使得君凌他们早就把猴子爬树的那一套学得纯熟无比。
此刻画舫坠入深渊,黑暗中“唰唰”两道白光升腾,显然是两位选手最终都葬送在这黑洞之中了。
但下一刻系统字幕出现:“给劳资跪下胜!”
直播间沸腾了:
“欧耶————”
“大姐赢了,哈哈哈,没想到吧!”
“666666!”
“我顶你个肺,我顶你的胃,我顶你个花开又富贵!”
“大姐是怎么赢的?”
“好不简单呐,我看的很清楚,那个纪尘语先化光消失的,就比大姐快了零点几秒。”
“哈哈哈,那她不是要被气死啊?”
……
的确是差点被气死了,VIP包间中,被传回来的纪尘语都还没回过神,直到系统提示她已被淘汰,她都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气得险些把茶几都给掀了。
“怎么可能?”纪尘语柳眉倒竖,“我明明比她强的,怎么判定我负了?”
沙发上的文阳默然不语,对于这位代表了北斗集团的千金来说,他一向是默许的态度,所以也不好反驳,其实他最想说的是:你也未必比人家强,但人家这实战经验、这应变策略、这粗犷又细腻的战斗风格,不是你能够比的啊。
一个是从小锦衣玉食、娇生惯养,用各种修炼资源培养出的千金小姐,另一个是从小在山野中努力挣扎、拼命求生成长起来的战斗武者,两者岂是可以相提并论的?
君凌这一场胜就胜在那些野兽一样的战斗技巧,在最关键的时候起了作用。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不难理解这张地图的用意,从两位选手进入地图,死亡就开始了倒计时,如果不能单方面碾压的话,那最终的结果就是双双都得阵亡,胜利的条件就是后死,纪尘语耍的就是小聪明,根本没办法和君凌这种经历过无数绝境的人相比。
但纪尘语还是不服气,一直在跺脚:“该死的该死的,这个君凌怎么这么狡猾?”
文阳叹道:“别不服气了,那可是丁蒙的手下,很正常。”
纪尘语扭头:“你貌似对他的评价一直很高啊。”
文阳在点头:“他是一个可怕的对手,也是一个可敬的敌人!”
纪尘语的脸色很不好看:“还可敬?他可是把我姐给拐走了。”
文阳神色不变:“很正常!”
纪尘语惊讶了:“还正常?”
文阳淡淡道:“你姐配得上他,跟着他受益无穷!”
纪尘语无语,这些高手的脑回路是她无法理解的。
文阳道:“安静会吧,马上就是丁蒙上场了,他和雷惊天谁更强,实在值得期待啊。”
四强战的最后一场正是由丁蒙对阵雷惊天,这才是今天关注度最高的一场,系统显示观战人数飙升到了58亿,这一场吸引了太多太多的目光聚焦,两个夺冠大热门提前相遇,到底鹿死谁手。
屏幕上地图已经呈现,这张地图似乎没什么独特之处,就是群山之巅建立起了一个巨大的擂台,少说了有五个足球场那么大,地面均是白玉石板,站在这擂台上放眼望去,山下是无尽的丛林,远处河流只得手指头那么大一点,感觉这就是世界的最高峰。
看到这张地图,很多人都意识到了,这一场绝对是势均力敌的战斗,否则不会出现擂台的,证明系统对双方实力的评估应该是旗鼓相当的。
两名选手都是被同时传进来的,丁蒙立于擂台的东侧,而雷惊天则出现在擂台的北面。
索曼莎道:“你猜这一场谁赢?”
凌星琪道:“我觉得丁蒙胜出的几率更大。”
索曼莎笑道:“现在对他这么有信心?”
“也不是!”凌星琪注视着屏幕摇头,“雷惊天要想赢,除非他是神光武者,否则他一点机会都没有。”
索曼莎意味深长的说道:“万一他是呢?”
凌星琪顿时怔住了,不会吧,今天的神光武者魔族武者已经出现够多的了,难不成还有新的神光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