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3v6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九極戰神 起點-第3039章 送給新郎官的驚喜鑒賞-tp4i8

九極戰神
小說推薦九極戰神
第3039章
送给新郎官的惊喜
才刚喊出师尊师兄云逸这边就被那汹涌而来的酒劲儿给冲昏了头,随即直接仰面朝天噗通一声砸在了那抱着酒坛子睡觉的周官身上。
“哎呦卧槽!谁谁呀!竟然还敢偷袭于我,看老子今儿给你小子开了瓢!”
一声大喝,周官犹如旱地拔葱般瞬间挺直身体站了起来,紧接着更是将那装着黑风的酒坛子哐啷一声在云逸头顶砸了个稀碎,而后再度仰身躺倒,发出了一如之前那般如响雷般的嘹亮鼾声。
“呃……”
看着那已然醉得连被砸都没有醒来的云逸,才刚现身的天玄子与鬼炼白夜三人顿时就瞪大了双眼,随后更是动作整齐无比的抬手挡住了自己的脸。
没办法,忒丢人了些,真不知道自家小师弟(徒弟)还会变成这个熊样!
不过转念一想天玄子三人心中对此却又稍稍理解了一些,毕竟怎么说也是这小子人生一大喜事,如此高兴的确算不得过分。
而在这个时候,周遭那些镇守涅城的神界修士却在天玄子三人现身的瞬间便被吓去了一身酒意。
这可是放眼神界都立于绝巅之上的存在啊!
独身一人震慑神界的天玄子,手掌冥火深不可测的鬼炼,以及那仅凭一人之力便强行镇压灵宫的相柳白夜。
这三尊大神中的任何一人现身都完全足以引发惊天波澜,而此时却为了云逸这么个道主境的家伙联袂现身,如此之大的面子完全可以说整个神界之中除了云因便绝不可能再有他人能够做到的了。
毕竟当时那道宗吴振与月灵城主结为道侣之时也仅有天玄子现身而已,鬼炼与白夜当时在什么地方都没人知道,再看现在,这还不到成婚之日他们三人便已现身,那么如若真的到了云逸大喜之日的时候,他们甚至都不敢想还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人物会在涅城现身。
在经过了片刻的静谧之后,也不知是谁先开口,随即众人便赶忙齐声对天玄子三人恭声行礼道。
“涅城守军,拜见天玄子宗主!拜见鬼炼大人,白夜大人!”
天玄子见状却是满脸笑容的轻轻挥了挥手,“诸位不必多礼,你们都是为我神界安宁在此同魔兽征战百年的功臣,纵观神界无人能当得你等如此大礼!”
说话的同时,其身后那以凶悍著称的鬼炼与白夜更是对着场中众人抱拳一拜,“多谢诸位在这百年时间中护佑我家师弟!”
听闻他们如此一说,场中大部分人脸上都不由得露出了丝丝尴尬之色,毕竟这句话说得可谓是相当的打脸。
因为在场众人除去那战争爆发最初几年时间中曾保护过云逸等人的几大道主境圆满强者之外,其他人非但不曾保护过云逸与姜天仲他们,反而还在很多时候都被云逸姜天仲与周官三人救过不止一次。
但面对鬼炼与白夜这两尊凶神他们却又显然不敢开口说话,因此也只得心怀愧意的对着二人再度深深一拜。
“不知诸位可知我们三师弟楚擎眼下身在何处?”白夜突然开口,此刻的他俨然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寻常之人见此几乎都无法将他与那传闻中的凶兽相柳联系到一起,但即便如此场中众人却仍旧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场外姜天仲见状也只得笑着上前对三人抱拳一拜,算是打过了招呼,随后这才开口说道。
“楚擎师兄前几天带着云逸两位红颜去了泰安城,说是要商议吉日和通知兽林那边强者,毕竟慕容仙师姐眼下也算是半个兽林的人!”
天玄子微微颔首,随即略有无奈的瞪了那倒地不起的云逸一眼,“既然如此那就劳烦天仲小子你待我照看云逸一下了,我们先到泰安城那边,等全都决定好了之后再来涅城!”
姜天仲再度躬身,“晚辈分内之事!”
而这次他却是不曾再得到天玄子的回应,待其重新抬头望去,这才发现天玄子师徒三人已然消失无踪。
姜天仲见状也只得小声嘀咕了一句,“师尊徒弟还真都是一个样,全都是急性子!”
随后转身看向那睡意正浓的云逸周官还有那从酒坛中跌出的黑风,姜天仲脸上缓缓浮现出了一抹无良的笑容。
“诸位兄弟,你们说咱们要不要给新郎官准备一个大礼啊!”
周遭众人闻言自是高声呼应,“当然要得!”
姜天仲登时大笑出声,“那就把他们三个全都吊到城头下面去,让对面那帮魔兽好好瞻仰一下我们新郎官的风采好不好!”
“好!”
……
待到云逸自睡梦中悠悠醒来,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仅被人封了修为,甚至还把自己给吊到了城头下方,伴随着对面吹来夹杂着魔兽恶臭气味的阵阵腥风来回飘荡,那般销魂的感觉差些直接就让云逸把苦水都给吐出来。
“他娘的这哪个王八蛋干的?信不信等下老子上去掀了你们的窝!”
云逸这么一叫随之也惊醒了旁边的黑风与周官,或许是那捆绑黑风之人曾经被这死猫给坑过,这次在绑黑风的时候显然也给了他一定的特殊照顾。
四肢全被紧紧的绑了起来这还不算,关键是那家伙竟然把那将黑风吊起来的绳子给栓到了他的尾巴上,而且每当黑风的身体在风中来回飘荡的时候都会有着阵阵撕扯之力自他尾巴上传出,那般销魂的感觉直让黑风恨不得原地去世。
“他喵的不要让本王知道是谁!要不然本王跟丫八辈子没完,咱们走着瞧!本王一定要拿耗子给丫做道侣,拿骨头架子给压啊暖被窝,到时候本王再给你找上百来头兽王做小妾,他喵的本王还得刨了你家祖坟!”
在诅咒的同时,自然还伴随有黑风那独特无比的惨叫声从中传出。
“喵呜~尾巴掉了尾巴掉了!要死要死要死……”
唯有那在黑风叫骂声中缓缓醒转过来的周官对于自己眼下的情况比较淡定,只见他一边吐着苦水一边对身旁云逸和黑风劝道。
“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们两个之所以会这样更应该反思的是自己之前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要不然为毛只绑咱们没绑其他人呢?还有啊!你俩能不能别晃悠了,风都让你们搞我这边来了,他娘的这味儿忒重了些,呕……”
就在云逸和黑风在城头下边来回晃悠的同时,自涅城于荒界中的城门所在却突然走进了两个身影。
其一身周隐隐有血色煞气萦绕,好似一柄锋芒毕露的魔剑,其二身周却是清气升腾,那略显富态的身材更是为其平添了几许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