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mvu精华小說 日娛浪人-醫院-wes72

日娛浪人
小說推薦日娛浪人
奈奈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她睡了整整一天一夜。
更确切地来说是昏迷了一夜,休息了一个白天。
刚开始她的思绪还没从天边回来,脑袋一片空白,像是电脑重启一般什么进程也没办法启动。她对于身处何方、发生了什么事情完全没有概念,就连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又回来的事情也不清楚。
她转转脑袋,看着房间内各式各样的机器还有自己身上盖着的被子和旁边的吊瓶,脑子里猛然蹦出“医院”这个词。
这就像是个开关,奈奈未所有获得的知识和人生经历都回归脑海,她也想起来了自己之前做的正事。
乃木坂的演唱会。
原来是被送到医院了,她心想,自己似乎是一下台就晕倒了,不知道休息了多久。
她还在想着,就在这时,处理好事情的高桥浪人推门进来。
两人对视,奈奈未的记忆又回归一分。
“你醒了啊。”高桥浪人想要说点什么,但他的嗓子因为彻夜未眠再加上不断的谈话变得干涩,摩擦出来成为破锣嗓子。
奈奈未的思考能力还未完全回归,一双眸子看着高桥浪人逐渐变亮赋上生命的色彩。
高桥浪人从来没有被人用这样的目光看过,那全然的信赖,如同婴儿初生的纯洁。
奈奈未看着他,这让高桥浪人的灵魂都不自觉抖了抖。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高桥浪人回头望,是桥本妈妈。他说了句“娜娜敏醒了”后自觉让开位置。
桥本妈妈那担忧憔悴的脸上爆发出母性的光辉,来不及对高桥浪人说谢谢,径直奔进房间抱住自己的女儿喜极而泣。
高桥浪人看了一眼,转身带上门,到走廊尽头的楼梯处吹风。
高桥浪人这才放下心来,奈奈未醒了就好。在事情尘埃落定之后疲惫感涌了上来,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个人。
是古河。
古河在这,是为了给高桥浪人做挡箭牌,也是高桥浪人跟今野对质的底气——实际上是为了给桥本妈妈底气。
一位圈外的单亲妈妈,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势力,在索尼旗下当偶像的女儿因为过度劳累而住进CUI差点因为全身过敏和夏季感冒引起的肺炎生命到此终结。
听医生说,如果再耽搁一会儿,的确是有这样的可能。
如果是桥本妈妈自己,面对家大业大的事务所,除了老老实实听从安排之外没有其他办法。如今高桥浪人站了出来,将自己背后的底牌交到桥本妈妈手上。
他愿意成为奈奈未的后盾。
“她醒了?”古河问。
“嗯。”高桥浪人点点头,“应该是刚醒,伯母进去了。”
“人没事就好。”
短暂的沉默,两个人谁也没说话。
窗外是川流不息的车流,人头攒动,正是下班高峰期。其实两个人都清楚对方在想什么,但并没有将心中说想说出来。
高桥浪人一半心思在古河身上,另一半已经被奈奈未给完全占据。她的眼神在高桥浪人心里回味,他已经在思索如何利用这一次的危机给奈奈未尽量争取好处。如果今野还想奈奈未当偶像,并且奈奈未本人也有这个意愿。
“抽烟?”
“嗯。”高桥浪人接过。
他昨天在急救室外面抽了整整一包,那个时候实在是需要外力让他冷静下来,后来便也不抵触抽烟,何况现在这种情况需要他做点什么来表明态度。
接过古河的烟,高桥浪人拿过打火机将两人的烟都给点上,火星在逐渐暗下的天色中忽明忽暗。
一口的时间,吐气,高桥浪人开口:“副社长,真的非常感谢您的帮忙。”
“你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不帮忙你可能会直接退圈吧?”古河半开玩笑半说真话,等待高桥浪人的回应。
高桥浪人笑笑:“退圈倒不至于。”
“听你这语气倒是有这个想法?”
就这方面高桥浪人并不深究,转移话题:“伯母她跟今野桑谈的怎么样?”
古河开口:“桥本她是合同社的员工,签订了合同,这是在合同规定内的事项。演唱会,综艺,路演,都是很正常的工作。就算你是演员当初也上赶着忙了一阵不是吗?”
“嗯。”高桥浪人点点头,他知道,所以并不是想在这方面无理取闹,“我估计伯母也没想要因此而紧追不舍。我想知道的只是今后在保护娜娜敏安全方面今野做下了什么承诺。”
“她因为这个工作差点死掉,你知道吗,古河桑。”高桥浪人看了一眼窗外,侧头盯住古河,“我可能没有跟您说过,我之前死过一次。”
“死过一次?”面对高桥浪人的话古河愕然,完全不理解他,顿了顿这才说,“啊,你是说你之前自杀的事情?”
高桥浪人低头笑笑:“或许吧,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死过的人会很在意活过来之后身边的东西。”
“嗯?”
“我会非常在意我身边的人。”
高桥浪人一字一顿说着,盯住古河,脸上在笑但说出的话像是夹着刀锋一样在空气里流淌:“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这一次她因为这该死的演唱会而死了,乃木坂也就跟着陪葬吧。”
古河感受到了现场的氛围,眼前之人跟最开始他见的那位青涩的年轻人已经有很大的差别,但他感受到了高桥浪人成长线上的一脉相承。
高桥浪人向来是这样的,一种莫名的无视规则的气质。
“你会怎么做?”突然,古河好奇这一点。
他毫无停顿地回答:“要破坏一个偶像团体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只要发生足够的丑闻,那些粉丝自然而然就会寻找下一个能够满足大众期待的成员,这是最简单的方案,只要我想。还有另外一种从公司本身出发。税收。我手上已经有一部分LLC借着其他名义转移资金的证据。”
古河看着他:“什么时候开始的?”
“半年前。”高桥浪人回,“光靠一张嘴和需要无休止填进去的好处怎么可能维持一段牢固的利益关系。抱歉,或许不能用牢固这个形容词来形容利益关系,但这不是重点。”
高桥浪人突然话语一收:“当然,这只是如果。我怎么可能拿到乃木坂合同社的交易明细是吧?”
两人指尖的烟燃尽。
这个时候桥本妈妈从病房出来,看到了高桥浪人,冲他招招手。
高桥浪人直起身对古河鞠躬:“非常感谢您,古河桑。”
待高桥浪人走远古河才回过神来,猛然发觉自己手心竟然出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