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he4优美都市异能 大醫凌然 志鳥村-第1257章 影像大師讀書-dt0zw

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
凌然是带着田柒一起来到狄院士家的。
孔文山打开门的时候,看到两美只一起,还有些发愣。这部分是因为狄院士邀请团队内的医生到家做客,从来都是不带家属的,更主要的原因,还是站在一起的凌然和田柒的压迫性太强。
孔文山仰头看着两人,脑中竟是不可抑制的闪出了大量久已不用的句段,尤其是当年轮转整形外科时,总是听人说到的一些词语,什么黄金分割线,什么等角螺线,什么斐波那契数列,什么马夸特黄金面具,此时忍不住都要脱口而出了。
“狄院士。”凌然礼貌问好。
“狄院士您好,第一次上门,听说您是喜欢雪茄的,就从老爸的雪茄房里顺了一盒过来。”田柒给出一个标准的笑容,身后从人自然的送上雪茄盒。
从老爸的雪茄房里顺什么的,自然是田柒随便说的,相当于卖古董的讲的故事,是从侧面加强礼物的价值。不过,雪茄本身的质素还是相当可以的,稍有些年头的高希霸的限量款,少说也得大几千块,以在场的医生们的标准来说,无论价值还是价格都很拿得出了。
狄院士更是高兴道:“我这么一点小爱好,都让你们听说了。”
田柒抿嘴一笑:“院士的故事,坊间流传起来,都算是轶事了。”
狄院士乐得哈哈大笑,三成三为了气氛,八成八是真心觉得舒爽。
狄院士亲自将凌然和田柒迎入房内。
客厅此时已变成了餐厅,正面一台大电视里,红彤彤的一片,放的正是手术现场的高清录像,田柒只看了一眼,就转过头去,笑道:“是凌医生的手?”
“对的。”狄院士笑笑,又将背对电视的座椅拉开,很有绅士风度的道:“女士坐这边好了。”
“谢谢。”田柒没有推辞的坐了下来。怎么说都是吃饭时间,让她一直看着电视,肯定是受不了的。
其他做医生的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尤其是做心外科的医生,日常大手术做到一半,出门一边吃饭一边看后面的人做手术是常有的事,通常吃的还是外卖。
要说干扰,田柒的脸对几个年轻医生的干扰可能会更重一些。
在场年龄最小的小师弟就有些红脸,猛喝了半杯啤酒才看不出来了。
“凌然坐我旁边。咱们今天的话题就以凌医生的手术为主,畅所欲言。”狄院士也笑呵呵的落座了。
所谓家宴,自然有不受宠的弟子们操持,比如大龄师兄,多年历练出来的好厨艺,今日就尽显无疑了。
“那今天的议题,就是缺血性心脏病了?”魏嘉佑不咸不淡的刺了一句。
因为现代人的生活习惯问题,缺血性心脏病是相对常见的心脏病,如冠状动脉硬化导致的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心脏搭桥),急性心肌梗死后的心肌再血管化,缺血性的二尖瓣反流等等,都属于缺血性心脏病的范畴。
但从学术的角度来说,常见的东西往往处于鄙视链的下层。虽然因为心脏外科的性质,缺血性心脏病还不至于沦落到被鄙视的程度,可要说学术讨论的话,它确实有些乏善可陈了。魏嘉佑更是有讽刺凌然只会做缺血性心脏病的意思在里面。
毕竟,就心脏外科的范畴来说,各类先天性心脏病,心脏瓣膜疾病,大血管疾病,心律不齐的外科处理,都有无数的项目可供研究,还有号称终极解决方案的心脏移植和肺移植手术,单就格调来说,缺血性心脏病确实是有些不能打的。
这种隐含的语言攻击,对圈外人来说,完全是茫然的,但对圈内人来说,却是再明显不过了。
在知识分子居多的医院,霍从军以外的大部分人,都喜欢这么说话。
狄院士也不是很在意手下人的说话方式,笑一笑,道:“就讨论缺血性心脏病好了。”
魏嘉佑嘴角翘了一下,嘴炮的小胜利,那也是胜利嘛。
凌然神态如常,对于类似宫斗式的语言表达,他很早以前就给自动屏蔽了,而且,生活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
这说明他在宫城中是居于中心地位的。
此时也是如此,凌然很自然的面向魏嘉佑,道:“你想知道什么?”
魏嘉佑的气势为之一滞,眼睛直直的看向凌然,心道:你这是什么语气?是把我当下属了吗?
凌然的表情更平静了,在他面前发愣的人多了去了,魏嘉佑这种并不出奇——只是味道奇怪了一些。
“那我先说。”魏嘉佑也没有呆太久,狄院士还看着呢。他组织了一下语言,缓缓道:“从视频中可以看到,凌医生正在处理升动脉,从他的处理手法可以看得出来,凌医生的术前准备做的非常好,应该是提前做了食道超声吧,因为从手术的过程来看,凌医生的定位很准确,而且没有进行术中的表面超声……”
魏嘉佑状似赞扬的说到这里,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阴恻恻的攻击道:“不过——从目前的报道来看,进行主动脉表面超声检查还是非常有必要的。rosenberger和同事研究评估了6000多名进行了主动脉表面超声的患者,结果显示,有4%的患者因为超声,发现了主动脉的病变,而改变了术式,很显然,这会降低术后神经系统的并发症……从这一点出发,我觉得,凌医生还是要加强影像技术的应用。”
众人认真听着魏嘉佑的演讲,有人赞同的点头。
大家都知道他是在找茬喷凌然,但喷的这么有理有据,还是可以点赞的。
等魏嘉佑说完,众人都自然的将目光看向凌然。
就连狄院士的两名孙女,此时都在厨房里竖起了耳朵。
凌然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变化,他以正常的状态,正常的语速,道:“魏医生说的有一定道理,但从我的经验来看,表面超声固然很不错,但不用恪守流程。”
“您说。”魏嘉佑心道,我给一个瞎编的机会。
电视里,手术的进展迅速,凌然指了一下,道:“我术前准备是做了核磁共振的。”
“很多人都会做。”魏嘉佑皱了一下眉:“有什么是表面超声看不到,核磁共振看得到的吗?围手术期有用的。”
“很多。”凌然笑笑,用给组内成员做讲解的语气,道:“首先是强化部位,是否透壁性,是否在心内膜下。其次,能看清冠状动脉病变血管的走形分布区域,能看到陈旧性的心脏梗死的状态等等……”
不了解内情的医生已是震惊了,其中一人顾不上魏嘉佑,已是惊叹出来:“你们云医有这样的影像高手?专门读磁共振片的?叫什么名字?”
“这是我自己读的。”凌然微笑。
“你……”这边的医生向狄院士看看,再看向凌然,已是满脸殷切:“您这是影像学大师啊。”
“我也读磁共振片的,感觉和凌医生读的是两个东西。”
“现在做个心脏搭桥的门槛都这么高了吗?”
餐桌左右,众人彻底议论开了。
唯有魏嘉佑,突然就不想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