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7mc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四十三章 入殿熱推-pbqs2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握着姐姐的手慢慢的走。
“姐姐,跟以前不一样了吧?”她笑着低声问。
陈丹妍落落大方:“比以前气象更盛。”
陈丹朱便嘻嘻笑。
走在前边的阿吉心想陈大小姐多会说话啊,不像丹朱小姐,整天胡言乱语,所以还是有个长辈跟着一起来更可靠。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长辈都可靠,阿吉如今也算是很有见识,对陈丹朱的身家来历了解的很清楚,陈猎虎的爹当年对皇帝那可是舞刀弄枪的凶恶。
虽然来的是陈猎虎的大女儿,皇帝见到了,会不会想到陈猎虎的罪状,然后更加生气?
阿吉又皱着眉头带路。
陈丹朱看到了笑:“阿吉你小小年纪怎么总是皱着眉头?变成小老头了。”
丹朱小姐总是跟他打趣,阿吉不理会她,然后听陈丹妍呵斥陈丹朱。
“不要拿人取笑,阿吉是沉稳可靠,他比你还小几岁呢。”
其实陈丹朱的声音跟陈大小姐的差不多,都是娇滴滴的,但陈大小姐的更温柔,阿吉心里想,听到陈大小姐来跟他说话。
“阿吉,没见到你我就知道你,丹朱跟我说了你呢。”
是吗,丹朱小姐跟姐姐的日常闲话里还会提到他啊,阿吉捏着手指,怪不好意思——哼,肯定没说他的好话。
刚走到殿前,就看到殿内走出来几人,是三皇子太子周玄。
阿吉的脚步停了下。
陈丹妍立刻也停下来,陈丹朱也看到了,她没有任何动作,乖巧的倚在姐姐身后。
太子只向这里看了一眼就带着内侍走了,三皇子和周玄施礼相送,起身后,三皇子也走开了,连看一眼这边都没有。
唯有周玄站在原地不动的盯着她。
阿吉稍微松口气,迈步向殿门走来,听陈丹朱在后对陈丹妍小声介绍“那个是太子,那个是三皇子,这个——是关内侯。”
此时她们走到了门前。
关内侯——关内侯周玄心里冷笑,她就是这样给她的姐姐介绍自己吗?
陈丹妍对这年轻侯爷阴沉的脸没有丝毫惊惧不安,屈膝施礼:“民女陈丹妍见过侯爷。”
陈丹朱跟在陈丹妍身后屈膝一礼,木然不语。
周玄哼了声转身走了。
阿吉忍不住低声说:“关内侯就是这样的脾气。”
陈丹妍起身对他一笑:“多谢阿吉公公。”
阿吉板正了脸色:“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回禀。”他径直走进殿内去了,不多时带着一个胖乎乎面色白嫩嫩的大太监走出来。
“两位小姐。”进忠太监说道,“陛下去用膳了,你们进来等候吧。”
陈丹妍应声是对他一礼,陈丹朱在后也跟着一礼。
进忠太监看了眼陈丹朱,都有点认不出来了,大病一场瘦了很多,精神也不如以前这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乖的样子,是因为铁面将军过世了,还是因为姐姐在身边?
他笑了笑对阿吉摆手:“出趟差辛苦了,回去歇息吧。”
阿吉应声是看着进忠太监带着陈丹朱姐妹走进去了,虽然不用再进去守在陛下面前——陛下一会儿肯定要大发雷霆,但好像也没有多松口气。
这边的三皇子离开了殿前就放慢了脚步,站在远处回头,看到陈丹朱身影消失在门前,他轻轻叹口气。
“殿下。”小曲在旁忍不住说,“刚才在殿前,怎么不跟丹朱小姐说句话,告诉她你适才已经向陛下求过情了,好让丹朱小姐放心。”
三皇子笑了笑,眼中闪过一丝黯然:“我留在那里也好,跟她说话也好,都不会让她放心了。”
他已经失去她的心了。
他留在那里,跟她多说话,都只会让她不安心。
三皇子收回视线慢慢的走开了,小曲看着他的背影,能感受到殿下的悲伤,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为了丹朱小姐三殿下都把齐女送走了,送走齐女冒多大风险啊!
齐女并不想离开,一向乖巧的女子变了一副模样:“您这样,是要违背盟约吗?您就不怕谎言被揭破吗?”
她这是威胁殿下。
但三皇子只是笑了笑:“我和齐王那不叫盟约,那叫齐王对我的请求,我接受了他的请求而已,至于谎言被揭破——”他居高临下看着齐女,唤道,“宁宁,如果我去跟陛下说我被治好是个谎言,你说,谁才应该害怕的?”
三皇子说话的声音特别好听,像春风像清澈的泉水,宁宁听到第一声他唤名字的时候,就想一辈子都听着,但此时此刻,唤宁宁的声音依旧好听,她却忍不住发抖,就好像刀在她身上一点点的割肉,剔骨。
她也毫不怀疑,想象能变成现实。
只要三皇子跟皇帝说,是她骗了他,她根本没有治好,这一切都是她的阴谋,他想怎么处置她就怎么处置,皇帝理都不会理会的——
至于齐王,更不会为了她出头。
三皇子只是要把她除掉,并没有要除掉齐王。
小曲将失魂落魄的齐女送走,虽然但是,他到了齐郡还是跟齐王好好的解释一下,齐王虽然是个被圈禁的庶人,但想到这个半死不活的庶人给了三皇子半个齐国国库,小曲真不敢小瞧——谁知道还有什么骇人的后手。
齐王听了因为齐女做事触怒了三皇子,三皇子让把齐女送回来,倒是没有生气,只好奇的问:“三殿下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子了?”
真不愧是个先后搅动了五国之乱三王之乱的诸侯王,一句话就问到了关键,小曲板着脸当然不肯承认,让齐王不要多问了,总之三皇子与齐王的约定还在,齐女不能留。
齐王也没有再问,笑呵呵的说声好,只是临走前又说了一句“听说前吴陈猎虎的女儿陈丹朱深的陛下宠爱啊,可见陛下慈心仁厚,对我等既往不咎。”
小曲总觉得齐王意有所指,但他也不想多说话,免得说多错多。
连关在齐郡家宅里的齐王都知道陈丹朱深受陛下宠爱,小曲又觉得好笑,陈丹朱这算是受宠爱吗?细想起来好像是,但事实上陈丹朱又麻烦不断,现在更是差点丧命——
不知道陛下会怎么处置她,毕竟铁面将军不在了。
杀了皇帝要封赏的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单单靠三皇子求情,怕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吧。
小曲胡思乱想着,再看了眼大殿,跟上三皇子远去了。
大殿里只有陈丹朱姐妹两人,进忠太监带她们进来后,也忙着去伺候陛下了,让她们在这里等。
等到是没问题,姐妹两个人的问题是,站着等,坐着等,还是跪着等。
“坐着吧。”陈丹朱建议,“这样不累,而且陛下进来了能立刻变成跪着。”
陈丹妍失笑:“你日常就是这样面对陛下的?”
陈丹朱笑道:“不是呢,我面对陛下可恭敬了,陛下在我眼里心里是明君——”
她的话音落,后殿门那边传来一声冷笑。
“明君?在陈丹朱你眼里明君就等同于可欺可骗可无视吧?”
陈丹朱和陈丹妍忙垂头下跪,高声道叩见陛下。
皇帝走进来坐在龙椅上,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女子,没有多看陈丹妍,只停在陈丹朱身上。
“陈丹朱,你知道朕叫你来所为何事吧?”皇帝冷冷道。
陈丹朱抬起头泪眼朦胧,道:“臣女有——”
她的罪字还没说出口,旁边的陈丹妍接过了话,对皇帝一拜:“——是来谢陛下隆恩的。”
谢恩?
皇帝的视线转过来落在陈丹妍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