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k7f好看的都市言情 警探長 奉義天涯-第七百二十九章 查,細細地查(感謝豆豆316白銀盟,加更7/10)推薦-r4km8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
(章节发错了顺序,先翻到后面看728章,再回来看这一章。)
并不是个人会反对自杀,是这个社会反对自杀。
有人说,自杀又不犯罪,为啥要拦着人家呢?其实个人确实是没必要拦,但是自杀对社会不利,也不符合公序良俗。再加上有家属报警,那就更得去找了。
有的时候,人本身是没有意义的,但是你的存在,对于你的亲人、朋友存在意义。

这片海岸防护林并不宽,从树林中间穿过基本上就能看到两侧有没有人路过。
哥三个分别在起点,一公里和两公里的地方下的车,白松则开到了四公里的地方,往回走。
白松走的很快,因为特地穿了件很破的衣服,也不怕树枝,从中间穿行的速度可以保持慢跑。
差不多半个小时,白松的手机响了。
“开车来接我们吧,不用找了,人死了。”打电话过来的是柳书元。
“好。”
挂了电话,白松就开始往车子的方向走,然后就接到了赵支队的电话,电话的内容是一样的。
这个女子还是找机会从海边的围栏那儿跳了下去。
这里的海水很浅,围栏边上下去就是岩石,女子是头先着地的。

回到支队以后,大家也都冻坏了,白松拿着买的外卖,用微波炉热了热,大家又凑在一起吃起了饭——刚刚在食堂没吃饱。
这个自杀的人,自杀的原因的世界杯赌球赌输了。世界杯才过去几个月,半决赛战车国7:1战胜东道主,接着1:0战胜东道主的邻居,获得冠军,全程爆冷。
这女的跟着前男友一起赌球,输了十几万。要说也不至于自杀,但是前男友输的更多,两个本来要谈婚论嫁的的,男的还是分手了,女的就彻底崩溃了。
很多人觉得自杀案越来越多,其实不是的,只是媒体报道的更多了。
综合来看,自杀率是凶案率的十倍左右,2013年城区为万分之0.48,农村为万分之0.86。一年全国不到十万,这个自杀率在全世界都是最低的那一批。(官方公开数据)
新港区百万级人口,自杀案自然是见怪不怪了,人既然已经死了,四队和派出所一起处理就是了。
“我还当是什么大事,这么点破事就自杀,真醉了。”王华东啃了个鸡腿。
“我也以为是啥过不去的坎,真搞不懂,活着不香吗?”王亮看了看盘子:“谁把我鸡腿拿走了。”
“就是啊,选择啥办法不行,烧炭不好吗…”孙杰也叹了口气:“刚刚我看他们的法医群里的照片了,好好的姑娘,面目全非了。”
“也就你吃饭前还看这个,要我肯定不看。”王亮郁闷地啃着鸡骨头。
“DNA做了吗?”白松问道。
“正在做,不过这个没啥异议,肯定是走丢的那个人,身上还有其他能证明身份的东西。”孙杰道。
“嗯,海边的录像看得挺清楚的,她自己跳海的。”王亮终于发现是王华东吃了他的鸡腿:“我靠,你啥时候抢我的鸡腿吃了。”
“你这人真没有人性,人家都死人了,你居然在关注一个鸡腿。”王华东略显寒心地说道。
“这特么是一回事吗?”王亮骂了一句:“再说了,过几天你输了,你就得请我们吃一个月的饭,现在就抢我鸡腿吃,什么人啊!”
“我这是照顾你,今天算三十天的第一天,算你请我鸡腿了。”王华东吐槽道:“你就擅长电脑,还能从电脑里抠出来证据?”
“你这痕迹专家不也没抠出来。”王亮眼神一亮:“应该和你也打个赌,你要是发现不了重要证据,也赌一个月的饭。”
“我才不赌。”王华东连忙摆手。
“靠,你坑我!”王亮瞪大了眼睛,一脸幽怨地咬了咬下嘴唇,看着像是要哭。
“我只是有自知之明。”王华东把吃完的鸡骨头扔到了桌子上。
“好,算你狠,我这就去把那个电脑拆了,把集成电路都拆开,顺便看看内存条里这游戏有多好玩。”王亮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看,你急啥,这个游戏怎么会在内存里,肯定是硬盘啊。”王华东笑道。
“这都网页游戏,硬盘里哪有,运行的时候都在内存里。”王亮道:“不过内存条关了机就没有缓存了。”
“哦?内存条拆开能发现缓存内容吗?”王华东瞪大了眼睛,这个他显然不是很懂。
“废话,傻子都知道肯定不能。”王亮找机会损了回去。
“那你…”王华东气了半死,这明显就是给他下套!
“嘘…”孙杰把手指凑到了嘴边。
大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因为白松进入了沉思的状态。
过了短短三四秒,白松看向王亮:“一会儿,去现场把电脑带回来,你做一下彻底的拆解。”
“什么?”王亮瞪大了眼睛:“啥意思?软件内容还能在电脑里拆出来?”
“试试吧。”白松道。
“好。”王亮一蹦三尺高,直接跨过了王华东,就跑了出去。
“等会,我不去你东西拿不出来。”王华东在后面喊道。他是负责现场的警察之一,这样的变动,必须得现场勘查的领导和警察同意。
一行五人浩浩荡荡地去了现场,给赵支队打了电话,要求把电脑拆开查探。
其实电脑已经拆过了,这属于最基础的检查,里面没有什么能存储氰化氢液体的容器之类的东西。
现在这个案子,已经到了风吹草动都能引起关注的时候。
有时候办案就是如此,一点点的小细节,可能就是推开多米诺骨牌的第一个小牌,可以轻松地揭开一系列的线索。
白松等人到现场,通过手续取出来整个电脑之后不到十分钟,至少二十多个人闻讯而来,大家都想知道怎么回事。
已经回酒店住宿的各地专案组,也从不同的渠道知道了这个事,纷纷向这里赶来。
“这个电脑之前是谁拆的?”王亮看向周围。
“我拆的。”王华东道:“里面藏不住东西。”
王亮看了看白松。
“拆,一点一点的,电线都一根一根检查,内存条都得仔细查。”白松面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