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az8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馬林之詩討論-第五百三五節:明鏡(二)-9eqi6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哈格尔贝里家的老白头在今天早上五时,从军方那儿听到了自己堂兄弟的死讯。
可怜的凯德斯,愿他的主怜悯于他。
哈格尔贝里也只能如此,他与凯德斯的信仰不同,也只能如此祝福于自己的堂兄弟,愿他得救赎,以人类之姿死去,虽然更多的时候,这都只是奢望。
但据军方的信使说,马林阁下为他的堂兄弟做了最后的净化,这是幸事,老哈格尔贝里衷心感谢那位阁下,
随着军方今天的年轻代表,斯文森家族的琼恩与林克走向大厅,哈格尔贝里能够听到里面正在争吵。
外面站着不少教会的代表,其中有不少是慈爱教会的成员,这让他非常好奇。
一行三人正走进大厅的时候,就看见一个教会的老嬷嬷与他们擦肩而过,等到他们走进大厅,哈格尔贝里扭头,看到了跟进来的慈爱教会助祭。
这是怎么了。
哈格尔贝里在好奇中打量了一眼大厅。
大家的曼海姆陛下坐在那里无悲无喜,这是好事。
腰围长于身高的首相普尔·桑德斯阁下正在垂泪,这也是好事。
在他的身边,坐着的是他的妻子伊莎贝拉·艾兰,她的双眼通红,看起来哭了很久,这还是好事,哈格尔贝里都想要为这个能够让铁公鸡家族流泪的英雄起立鼓掌了。
之前吵架的应该是丰收女神教会的隆多助祭与艾兰家族的那个铁公鸡。
“您好,陛下。”那位助祭已经站到了最中间,他向着陛下行礼:“您有什么需要问我的吗。”
曼海姆陛下示意有人会代替他询问助祭先生,他今天坐得有些歪——左手用手肘支撑在王座的扶手上,还托着他的下巴。
有些失礼,但是考虑到陛下是陛下,这一点点失礼没有人会放在心上。
“昨天入夜,马林阁下是什么时候来到您那儿的。”问话的是同样两眼通红的史格兰姆·艾兰,艾兰家族当代的家主。
他似乎也有哭过,这让哈格尔贝里不得不竖起了耳朵,希望能够听到一些令人愉悦的故事。
至于马林阁下……嗨,马林阁下还用人担心什么,那可是传奇法师啊。
“并不清楚,我们是在十九时发放黑面包,我问过爱莲嬷嬷,她说阁下来的时候,她检查过面包桶,确认里面只还有一块面包,那个时候,差不多应该是晚上是十九时三十分左右,爱莲嬷嬷如果说的与我有差距,那应该是她年纪太大,忘事了。”
问马林阁下在哪儿?这让哈格尔贝里有些好奇,看了一眼斯文森家的两个年轻人,发现他们正在交流着什么。
嗯……军方知道这一谜题?
这让老哈格尔贝里更加好奇了,你们这些家伙在打什么哑谜。
“马林阁下离开之后,你有没有看到他和一辆马车有过接触。”史格兰姆阁下继续着他的问题。
“没有,我在大宅中,那个时候马林阁下将凯德斯阁下的骨灰带了回来,我抱着它,将它放在了凯德斯阁下的卧室中,出来的时候就听说路上有马车烧起来了,等我跑出去的时候,马车就已经烧成了一个架子。”慈爱教会的这位助祭回答得进退得当,有理有据。
“谢谢你,助祭先生。”看到似乎无法从助祭嘴里问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史格兰姆说完扭头看向宫廷法师:“尊敬的宫廷法师阁下,您精通术式,您觉得这是术式之焰,还是自然点燃的过失。”
“整辆马车从开始燃烧到成为灰烬差不多也就半分钟不到,很显然不自然之火,而且这种燃烧速度,我办不到。”半步传奇的宫廷法师用冰冷的口气回答道,看起来是一点都不想介入其中。
没有人敢指责这位夫人,在曼海姆陛下与她一同年轻的时候,是她用她无法晋升传奇为代价救下的曼海姆。
于是史格兰姆又一次闭上了嘴,然后似乎又是不甘心地看向教会方:“马林怎么还没有来!”
哈格尔贝里扬了扬眉头——马车,着火,死人了?
老头想了想,最终还是不耻下问地开口问了身边的老朋友:“怎么一回事。”
“你还不知道,昨天晚上桑德斯首相的次子和史格兰姆的次女乘坐的马车出事了,两个年轻人和负责他们安全的灰袍卫士都死了。”哈格尔贝里的老朋友,半身人·托马斯·六指压低了声音回答道:“现场火焰元素极为富集,动手的至少也是传奇施术者打底。”
“那这事又是怎么扯到马林阁下的头上的,就因为他当时事发现场?”哈格尔贝里惊讶地问道——这艾兰家与桑德斯家怕不要命了,就因为马林阁下在附近就认定他是凶手?
开什么玩笑,他就算是杀了又怎么样,难道你们还能让他偿命?
“是谁给你勇气!直呼尊贵的法罗尔戎马公爵,法罗尔女王丈夫的名字!史格兰姆!你这胆大包天的僭越者!”教会那边有人站了出来,正是之前丰收女神教会的那位助祭。
“他现在是被怀疑的可能杀人犯!”史格兰姆吼道。
“史格兰姆!你在污蔑三教会的神选冠军!你在污蔑传奇萨满玛雅夫人的传奇法师丈夫!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再度组织你的语言!要不然我就要将你说的一切上报教会!”助祭先生的脾气也很暴躁。
然后没有意外的,双方的对话不欢而散,大家的陛下挥了挥手,用行动让正准备翻飞嘴皮子的两位闭上了嘴。
哈格尔贝里一边嘀咕,一边看到法师塔的拉格洛夫·典德尔阁下走了进来,他以法师礼向大厅里的各位行礼:“现场调查结束了,陛下,我们推翻了之前下的定论,行凶手并不是传奇法师,因为现场没有施法材料的反应,反而在某一个位置留有大量的灵能反应,这也证明了为什么火元素会如此的富集。”
“传奇灵能者?我记得马林阁下并不是传奇灵能者啊。”有人这么说道,哈格尔贝里看了一眼说这话的人,发现那是战神教会的门德尔·埃里克松阁下。
有了教会成员开口,大厅里就有些热闹了,哈格尔贝里面无表情地站在那儿,其实心里都已经乐开花了——史格兰姆的次女与桑德斯的次子这一死,两个家族很显然就已经没有合适的人选来继续联姻了,这两个家族接下来会怎么做,肯定会引人遐想,现在的问题是凶手应该是传奇灵能者而非传奇法师,大家都知道马林是一位传奇法师而非灵能者,这样一来,就已经算是间接地洗清了马林阁下的嫌疑……这两个家族是不是惹了什么不应该惹的家伙啊。
传奇灵能者,这可是比巫师还稀有的存在。
哈格尔贝里一边想,一边看到了大家的曼海姆陛下最为器重的侏儒信使走进了大厅。
“陛下,尊贵的马林亲王来了。”
随着侏儒信使的唱名,哈格尔贝里看到了穿着主祭袍,佩剑走进大厅的马林阁下。
“等一下,他的剑是怎么进来的?”有人这么问道:“卫士!取了他的剑!”
“这是公正之主的奖赏,你要吗?”马林阁下微笑着解开扣环,将剑连鞘丢给了那个大嘴巴,后者手忙脚乱地接过剑,确认了一下,然后大惊失色地将剑又还给马林。
“请原谅我的有眼无珠,阁下。”这个公正之神的信徒就差跪下了。
有了他的这句话,原本还有一些蠢蠢欲动的家伙立即闭上了彼此的那张臭嘴。
马林阁下带着公正之主的赐剑……哈格尔贝里倒抽了一口气,这位阁下的所作所为,让哈格尔贝里的这个老头明白了一点——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今天怕是要出事了。
想到这里,哈格尔贝里往人堆里缩了缩,同时也注意到自己的老朋友托马斯也挤了过来。
·你过来干吗?
·天太凉。
两个老朋友用眼神完成了一次隔空交流。
“马林阁下,昨天晚上七时三十分左右的时候您在哪儿。”曼海姆陛下这个时候终于开了口。
“我在那个时候刚好送凯德斯阁下回家,这一点慈爱教会的爱莲嬷嬷与坐在那边的助祭阁下能够为我作证。”马林阁下的回答非常清冷,听起来有如寒风那般冰冷而无情。
“您见过马车吗?”桑德斯阁下这么问道。
“您是觉得我没有见过马车吗?”马林阁下的反问让现场的绝大多数观众开口大笑。
“马林阁下,请不要转移艾兰阁下的话题,在昨天晚上,我和艾兰阁下的孩子遇害了,我们有理由怀疑你就是凶手。”桑德尼首相的问题让马林似乎是沉默了一下。
然后在哈格尔贝里的注视下,这位法罗尔亲王微笑着点了点头。
“原来那两个小杂碎是你们的孩子。”马林阁下如此回答道。
在人群里的哈格尔贝里抹了一把额头。
二十岁?传奇法师,同时还是传奇灵能者?
老哈格尔贝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觉到人与人之间有差距这句话是如此地真实可信。
现场乱成一团,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在意马林说的那句话,而是在确认自己的位置——如果接下来打起来,不是说谁是敌人,谁是朋友的问题,而是要怎么站着才不会被波及的问题。
这是一个非常要命的答案,求而不得。
“听到了吗!他是凶手!卫兵!”史格兰姆大声笑道,他的眼中满是泪水:“卫兵!”
没有一个卫兵站起来,他们的主人曼海姆,靠到了王座上,他看向马林阁下开口问道:“马林阁下,那只是两个孩子,你为什么会杀死他们。”
“两个孩子,让我来复原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吧。”马林摇了摇头,随着他的发言,元素的光点开始在大厅中聚集,时光异地回溯?
虽然哈格尔贝里并不认识这种法术的真正作用,但很显然,马林阁下没有想到当着如此多教会成员的面把贵族们都给杀了。
随着元素的完全排列,似乎大厅中的灯光也不足了,所有人都看到了夜幕下的景色,看到了马车停在了马林阁下的身旁,当摇下的车窗里丢出一块能在地上反弹的黑面包时,原本还在谩骂的艾兰家家主与桑德斯首相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的鸡一般没了声响。
而当马车车夫将手按在枪套,当马林阁下捡起那块小小的黑面包时,哈格尔贝里已经明白为什么会出事了,马林阁下明明能站出来呵斥他们,却最终捡起面包吃下去……这份杀心,谁都能看出来。
侮辱传奇,无论在哪一个王国,都是一件有死无生的罪名。
甚至不需要审判,传奇亲自动手,杀了也就是杀了。
“阁下!为什么!您就不能呵斥我的孩子吗!他做错了!您就不能饶他一命吗!”桑德斯首相的疑问有如泣血,而他的夫人已经晕了过去。
“您是桑德斯首相吧,您的孩子多大了。”马林反问了一个问题。
“十九岁。”桑德斯首相一边回答一边抹着眼泪。
“十九岁啊,您知道吗,我昨天下午在前线,与混沌作战了整整一个下午,那些死在我面前的年轻人,也只不过是十八九岁而已,还有几个,明显只有十七岁都不到,您的次子是孩子,那他们也是孩子,大家都是孩子,为什么命运却分出了他们的人生道路,他们死在了战场上,最终只有一把灰和一个盒子代表着他们曾经来过这个世界,而您的孩子,却能够坐在马车中,与他的未婚妻一起乐善好施,好多啊,向着路边的农奴丢出一块黑面包,收获理所当然的感谢,向自己的爱人展现出自己的仁慈。”
说到这里,马林阁下大声笑了起来:“我的教育让我明白,那怕是一块渗了沙子的黑面包也是粮食,是不应该被浪费的存在,而您与史格兰姆卿的孩子却不明白,这不怪他们,因为他们不在战场,不知道昨天下午,我的战地口粮也只是一碗木茎汤和半块黑面包,是那种木屑里面加了面包的那种,非常硬,只能泡在汤里吃下去,那些孩子没有一个人抱怨过,他们就那么吃下他们人生的最后一顿午餐,然后慷慨赴死。”
说到这里时,整个大厅里鸦雀无声,哈格尔贝里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往日言行,欣慰地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在接待马林阁下时展现出浪费的模样,然后又有了劫后余生的错觉。
……不,不是错觉,这就是劫后余生。
因为哈格尔贝里看到了公正之主的圣骑士小队走了起来,为首的是本地的大骑士长,这个年轻人公认的前途无量。
而现在,这位年轻人单膝跪在了马林的身后沉声说道:“尊敬的马林阁下,就如您所想的那样,我们在罪人桑德斯与罪人史格兰姆的家中搜到了数十册帐本和来往书信,他们的罪证都在上面清晰明了地写着,还有负责交易和行动的罪人,都已经被扣押,教会的审判者正在记录口供,相信马上就能为您送来。”
说完,他身后的两位圣骑士抱着账本与书信来到大厅,将它们放到了地上。
“你们做得很好,起来吧,告诉大家,以后见我不必行此礼。”马林说完,回头看着大家的陛下:“曼海姆陛下,您需要看一看吗。”
大厅里此时此刻犹如死境。
而哈格尔贝里本着看热闹的心思垫了垫脚——我们的马林阁下,这是要准备杀人灭族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