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m5p8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 ptt-3瓦坎達的101空降師讀書-kyzts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
因为韩怀义的按兵不动,让桑德诺越发猖獗,于是事情很快开始恶化。
韩怀义的判断很快实现,首当其冲竟是他们自己人。
板子落在自己头上,他们才晓得痛。
11月底。
胡佛亲自深入乱区,和蒙卡达进行了密谈。
11月中旬,胡佛留下精兵强将,自己前往韩怀义军中,和抵达这里的韩怀义道:“查理,蒙卡达要和他们分道扬镳了。”
“看来果实已经成熟。”
“是的查理。”埃德加喝着咖啡,苦笑道:“但是蒙卡达要求得到你的承诺,不追究,并且让他融入银元体系。”
“没有问题,我的目的是稳定局势,而不是为尼加拉瓜人们当家做主,我不是上帝,不能照顾方方面面。”
“那就没问题了,说实话在来之前我已经答应他,但我头疼的是,怎么说服你。”
“你把我想的很偏激?”
“当然不是,是因为你有毁灭他们所有人的力量,所以你完全可以没必要容忍他。”
“如果你站在我的角度就知道,能,和真正去做是两回事,我最好的手段是毁灭其中一个,再扶持另外一个,不过我只完成前半截。我想卡尔文阁下很希望瓦坎达的手不要越过巴拿马运河吧。”韩怀义笑道。
埃德加也大笑起来,但他说:“查理,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去说服他。”
“首先巴拿马运河的控制权相当重要,我当年放弃这里就不会再去捡起,另外你的前程要比区区一个尼加拉瓜重要的多。埃德加,如果我和美国还存在些利益之外的友谊。那么你就是友谊的代表。”
“谢谢,查理。”
“不要客气,再说这样对我的名声也有利不是吗?”韩怀义到底有些在意那个杂碎的话。
埃德加随即问韩怀义准备怎么打。
韩怀义一笑,还是飞机嘛,所以马拉加交给他就好。
埃德加这就去联络其他各方。
12月5日。
驻扎于尼加拉瓜政府军控制区的瓦坎达武装忽然有出动的预兆。
总面积才13万平方公里的小国,东部多沼泽丛林,西边多高地。
但这些却不是T-5远程轰炸机和T2运输机的阻碍。
1926年的12月8日。
控制尼加拉瓜湖东部区域的蒙卡达忽然宣布和桑德诺分裂。
另外美军控制下的尼加拉瓜政府军,国民警卫队的萨卡萨和他的侄女婿加西亚也从东北的莱昂省向马拉加进军。
桑德诺大骂蒙卡达背信弃义,并带领部队离开控制的首都区迎战。
确定这个消息,并确定双方已经接触,瓦坎达战机立刻于次日也就是9号凌晨,从马耶斯群岛的临时军港起飞,直飞三百多公里外的尼加拉瓜首都马拉加。
当战机轰鸣着飞过头顶时,地面部队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
但这些战机一个炸弹都没丢,就越过火线继续往前。
没错,韩怀义懒得和那些地面的白痴纠缠。
他这次不仅仅是出来收拾二逼的,更是展现一种战术给世人看的。
在运输舰上的,除了武器装备,还有一支特殊部队。
该部队隶属于瓦坎达海航部队,合计1200人。
它正式的名字是,101空降团。
部队由印第安人华人,以及白俄组成,长官是拉斯维加斯时代,作为韩怀义亲卫的穆哈若夫。
他们在下午抵达马拉加,直接轰炸了马拉加的叛军军营,将那些白痴炸成烤鸡后,疯狂逃窜的敌人忽然惊讶的看到天空里飘起了朵朵白云。
亲临前线的韩怀义在护航战机上欣赏这绝世美景,还拼命拍照。
因为这可是人类第一次空降伞兵行动。
阳光下,地面是残破城池,浓烟滚滚。
上面是蔚蓝天空。
而他麾下的新一代勇士们,一个个跃出机舱,从天而降。
由于今日无风。
所以他们落地极其精准。
“长官,1号小队集结完毕,没有人员损失。”
“长官,2号。。。”
一个个的消息通过伞兵便携式电台传来,穆哈若夫下令:“开始行动。”
尼加拉瓜叛军这会儿不仅仅是个炸成煞笔,也看的萨比。
他们什么时候见过从天而降的地面部队的?
轰——哒哒哒哒哒哒。
800名空降兵突入马拉加,向BOI指定的叛军核心区发起进攻。
兵锋直指桑德诺所在地。
留下的四百名士兵急速占据某个空旷区域,完成清理和戒备,并燃起信号弹烟火。
第二批运输机开始加速,飞抵这里后降落,敞开的机舱内开出了轻型装甲车和轻型坦克。
他们落地卸货后立刻起飞,前后不过只花费了30分钟。
四百名士兵留50人继续保护机场,其余士兵登上装备直接化为装甲车部队,加入对马拉加的攻伐战。
炮声响起时,局势就已经定局。
做梦想不到瓦坎达能这样神兵天降,还躲在马拉加城内的桑德诺吓得疯狂逃窜,但是101的勇士们死死的咬住他,等坦克和装甲车上来后,于当日下午6点,就将对方和他的指挥团队拿下。
消息传到前线,叛军阵势大乱。
第三批战机对他们的去路进行轰炸后,7点,他们就放下了武器。
而这时韩怀义已经在大批士兵的保护下,进入马拉加总统府官邸,接见桑德诺以及同时被抓的三名俄国人。
士兵们发现,桑德诺在这里拥有三位老婆,以及海量的财产。
当然了,按着土著的眼光,那三位美女实在。。。
至于海量财产倒是值得收藏,这里面甚至包括墨西哥帝国之前,印第安人部落的些黄金圣物。
“这就是你的理想?让我看看这几位俄国人吧,你们的理想似乎也被黄金玷污了?”
韩怀义冷冷的看着这个白痴,之前敢在纸面上和他嘴炮的桑德诺现在一言不发,那三位俄国人也都低着头。
“约瑟夫的手真长啊。”韩怀义懒得再和他们说什么,授意BOI的特工对他们进行逼供,交代他们在南美的其他人的下落。
他还得去参加紧急赶来的蒙卡达和萨卡萨为他举办的庆功酒会。